黑拳傳奇陳進生:徒手殺掉竹聯幫6人后,偷渡美國成為黑市拳壇王者

1970年7月一天,美國舊金山一場地下黑拳場上,兩名拳手在台上相對而立,是一名健碩的華人和一名健壯如健美先生的強壯白人。隨著主辦者一聲「開始」,白人拳手跳著小碎步試探著接近華人拳手。

華人拳手我自巋然不動,冷冷地看著對手,就在對手像袋鼠一般向前又靠近一步時,華人拳手右腳閃電般踢出,正中頭部,白人拳手如一樁木頭栽倒在地,主辦者上台查看,隨即宣布獲勝者「唐龍」,不久又傳來一個消息,白人拳手已當場死亡。

一時之間觀眾議論紛紛:「又是一腳爆頭,太狠了,絕對實力的橫掃。」

「沒有選手能在他手里撐40秒啊。」

」太殘暴了……「

這位被稱為「唐龍」的黑市拳手是誰?他真名叫陳進生,黑市拳壇的傳奇之子,上世紀最出色的黑市拳手代表性人物,英文名弗蘭克陳,出生台灣新竹。

進入美國黑拳界后自稱「唐龍」,據說是致敬李小龍電影《猛龍過江》,那里面的主角,名字就叫唐龍。。

在美國,拳友們更喜歡喊他「鯊魚」,因為他敏捷、兇狠,身高181厘米,體重94公斤,在歐美以大塊頭著稱的拳壇中略顯瘦弱,但陳進生卻成為黑市拳史上公認的最兇狠的拳手,97次出戰96次獲勝,其中95場擊斃對手。

天生殺戮機器

陳進生的黑拳職業深受其家族影響,也有自身原因,他出生在一個格斗世家,家境優越,但他成為一名黑市拳手更多的是嗜血的本性和好勇斗狠的性格。

陳進生的父親精通傳統武術,因而陳進生從小就受到嚴格的訓練。當代的功夫經過數千年的演變,尤其是進入近代,隨著熱兵器的出現,越來越偏重于健身和表演。

陳進生對此非常唾棄,他堅決抵制,追求以最短時間內擊倒對手為目的,并進行了大量針對性訓練。

陳進生使用的木樁和人形沙包都標注好了頭部、心臟、下陰,進行多角度攻擊,而且他對格斗充滿癡迷,一天要練習10個小時以上。

陳進生父親對陳進生的練習內容感到非常吃驚,因為他的格斗技術純粹是要把人置于死地,對此陳進生毫不避諱地說:「我就是在追求最簡潔和有效的招法,一招致命。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我沒有時間練習那些軟綿綿,華而不實的東西。」

12歲時,陳進生已經在同齡人中脫穎而出,在拳擊比賽中憑借碾壓的實力輕易擊潰對手,這一時期他受到父親的約束和叮囑,比賽中陳進生并未下重手。

作為12歲階段冠軍,陳進生參加了跨年齡段的競賽,比賽中陳進生身高、體重均處于劣勢,不敵對手,但這一戰卻影響了陳進生的整個拳手生涯的打法。

如何彌補身高、體重的不足?陳進生經過多種嘗試后把目光盯向腿功,雙腿的長度遠超手臂,掄圓了的腿踢出的力量和破壞力更是遠勝雙手。

為了訓練腿部肌肉,陳進生進行大量膝頂和踢沙包,尤其沙包,充填物從最開始的沙子換成砂石,接著是直接踢樹木,從密度和硬度最小的開始,芭蕉樹、泡桐、桉樹,直至非常剛硬的鐵力木。

經過訓練,陳進生雙腿殺傷力驚人,一腳斷木,但在實戰中陳進生又發現 ,雙腿攻擊速率比不上雙手的頻率,如果無法形成連續性進攻,而二次攻擊前產生的間隙,會被對手利用。

不是每次都需要大腿和腰部發力,為此陳進生磨練腿腳的靈活性,他甚至能用腳寫字,發力方式改為小腿,因為小腿的擺幅小,意味著可以在短時間內多次無間隙攻擊。

提高小腿攻擊力,主要是提升爆發力,陳進生進行深蹲訓練,提升膝關節和腳踝力量,最重100斤的沙包能被陳進生輕易踢飛,樹干、木樁一腳斷開。

最終把雙腿練得能保持快速節奏,融合正蹬與掃腿的組合銜接,形成左右腿不間斷地連續掃腿,即便是訓練中,陳進生一雙可怕的大腿上下翻飛,逼得帶著厚重護具的陪練對手節節后退和不停摔倒。

陳進生的父親看到后,后背發寒,禁止兒子參加武術比賽。因此,陳進生為了獲得比賽和實戰機會,開始踏入台灣黑拳市場,迅速在台灣黑拳界刮起一股旋風,所向披靡。

陳進生家境優越,一般的家庭也不會也沒有這樣的實力讓子女這樣訓練,加上他打拳的初衷就是癡迷和興趣,特別享受黑拳拳台上的無規則,因此絕對不打假拳。

黑拳市場賭博橫行,尤其是各方大佬之間的私人賭局,金額動則幾百上千萬,而陳進生超高的贏率自然成為拳賽莊家的重中之重。

獨闖龍潭,偷渡美國

1969年,陳進生18歲時,台灣最大幫會竹聯幫找到陳進生要求他配合打一場假拳,故意輸掉比賽,陳進生斷然拒絕,對方以其家人作為要挾,逼迫陳進生妥協。

陳進生也狠,比賽時直接在場上打死對方安排的拳手,黑拳場上拳腳無情打死人是常事,但這一次陳進生捅了馬蜂窩,竹聯幫不僅損失慘重而且還丟掉了面子。

一天晚上陳進生在夜市遭到10多個人提著棍棒圍攻,他毫無怯意,沖上去如老虎入羊群,把這群人全部打倒在地,斷腿斷手比比皆是。

三天后,陳進生的父親外出時,被一輛疾馳而過的無牌車輛上的槍手開槍打死,陳進生悲憤不已,隱忍兩天,安排好家人,布置好后路后,趁夜獨闖龍潭,沖進當地最豪華的夜總會何日君再來,十分瘋狂地赤手殺掉了六個他懷疑是殺死自己父親兇手的竹聯幫骨干,隨后連夜坐船離開台灣,以偷渡的方式進入美國。

到了美國后,陳進生接觸了越來越多的格斗術,陳進生開始瘋狂改進自己的攻擊技能,尤其是接觸巴西柔術后,他通過嚴酷的柔韌性訓練,將雙腳進攻到比手還靈活,能從常人難以想象和意想不到的地方和角度發起進攻,攻擊點全部落到對手頭部。

如果說前期在台灣,陳進生的攻擊是以擊倒對手為目標,經過家庭的一系列大變后,他的格斗風格已經改變為純粹的殺人技巧。就這樣,陳進生的雙腿成了之后在拳台上專門踢爆人頭部,橫掃黑市拳壇的利器,被稱為「大斧」。

陳進生天生為格斗而存在,他的生活十分自律,不好煙酒,不近女色,每天除了正常的飲食和休息之外,就是瘋狂地訓練,深蹲、臥推,用最堅硬的物體練習肉體,始終確保自己處于最佳的身體狀態。

然而陳進生偏執地專注于訓練殺人技巧及絕對力量訓練,忽視有氧訓練即耐力,如跑步和爬台階的體能訓練,這為他後來的生涯唯一的一次失敗留下伏筆,而這一敗陳進生再未能站起來。

陳進生進入美國地下黑拳界后,犀利的雙腳所向披靡,許多對手面對他的鞭腿打擊,手擋手斷,腿擋腿折,而陳進生的瘋狂和殘忍此刻也展露無遺,他不會給對手投降的機會,永遠是以腿爆頭結尾。

這讓對手對陳進生恨得咬牙切齒,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他是黑拳歷史上攻擊力和擊斃率最高的拳手。

作為唯一從陳進生手下生還的拳手——拉爾森·皮特回憶說:「陳進生在他的全部獲勝的比賽中,沒有一場超過四分鐘。我122公斤,他90公斤,當他的雙腿攻擊我時,感覺猶如巨斧加身,胳膊一下就斷了,整個過程他只用了38秒鐘。我急忙忍著劇痛滾下拳台,避免他的后續攻擊,保住性命。這真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對手。」

狹路相逢勇者勝

陳進生聲名鵲起,比賽獎金快速提升,格斗對手也迅速從青銅到王者。黑拳界比賽分兩種,一種是普通賽制,一種是客戶定制,普通賽制選手自動報名參加,碰到誰就是誰,獎金和賭注一般;客戶定制則是由頂級富豪自帶選手參賽,這種比賽賭注和獎金最高,也最受關注。

頂級富豪自帶的選手大部分出自俄羅斯西伯利亞拳手訓練集中營。沒有需求就沒有殺戮,為了滿足黑市拳擊和超級富豪的需要,各種拳手訓練營應運而生,不斷向世界各地輸送高質量的拳手,這其中最著名的訓練營便是西伯利亞訓練營。

西伯利亞訓練營的拳手來源復雜,沒有人會在意妳的過往,只要妳簽下一紙合約,無論妳曾經多麼臭名昭著或桀驁不馴,還是默默無聞,在這里妳都只有一個身份——格斗機器。

西伯利亞訓練營沒有自動退出這一說,不成功就成仁,訓練營設立在寒冷、荒涼的西伯利亞高原,冬天溫度達到零下4、50度,周圍一片荒蕪,逃出去也是戈壁、雪原和猛獸,更何況訓練營周圍架設有電網、荷槍實彈的警衛巡邏,插翅難飛。

教官來自于原克格勃教官及其他格斗項目的高手來訓練他們,從第一天起,死亡就開始伴隨,這里沒有淘汰,達不成訓練目標的人只能無休止的繼續下去,最后累死或被打死在訓練場上。

很多人在訓練中傷亡,就地掩埋,妳的墳墓沒有墓碑,就像妳沒有來過一樣,因為弱者不需要被銘記。拒絕訓練也不行,會被當場處決,這樣殘酷的訓練,稱之為「自然選擇」。

犯錯的拳手輕則毒打,重則處決,有時犯錯誤的拳手多,會得到一個寬大處理的「機會」,多人被關押在一起,只能有一人活著出來,如果是單人犯錯則與灰熊關押在一個10平方公尺房間內,20分鐘后能站著走出來的人會被寬恕。

這里走出去的拳手殘忍而鎮靜,沒有憐憫之心,彪悍的戰績令「西伯利亞來的拳手」在世界各地的黑市拳場,令人聞風喪膽。

安東尼馬庫斯,西伯利亞訓練營出產的優秀產品,他能一腳踢斷27英寸的鐵柱,每秒鐘踢出4腳,徒手殺死一頭北極熊,當他離開西伯利亞的時候,就連最苛刻的教練都對他贊賞有加。

安東尼馬庫斯出道后,把西伯利亞的嚴寒帶進了美國的黑市拳場,他的前六名對手都是被他一招擊斃的,總共花費的時間不超過兩分鐘。

1979年安東尼馬庫斯與陳進生在黑市拳台上狹路相逢。安東尼馬庫斯一開場試圖近身格斗,但陳進生的雙腿讓他無法靠近,交手20秒后,安東尼馬庫斯放棄上肢進攻,與陳進生比拼腿功。兩人的雙腳堅硬如鐵,砰砰作響聽得觀戰者都膽顫心驚。

安東尼馬庫斯的力量是勝過陳進生的,但陳進生的出腳速度超過安東尼馬庫斯,尤其是攻擊角度,令人防不勝防,這是安東尼馬庫斯從未面對過的對手。

2分30秒時,陳進生抓住間隙,掃腿踢在安東尼馬庫斯腰部,令對手失去平衡,身體微微一個趔趄之際,陳進生抓住機會一腳踢在安東尼馬庫斯頭部,成功爆頭。

這一戰后陳進生在黑市拳壇幾乎封神,無人敢與之正面爭鋒,其強大的震懾力甚至出現其他黑市拳手要雇傭槍手干掉他,因為跟陳進生比武那時提著燈籠撿大糞——找死。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重傷之下必有勇夫,1979年圣誕期間前夕,陳進生迎來其黑拳生涯最后一戰,對手是綽號「推土機」的克里斯蒂·保利。

從綽號可知,保利也是一名以攻擊力著稱的拳手,就在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唐龍會像砍斷一根木柴一樣輕易地結果他,保利的教練和隨從人員卻格外冷靜。

因為他們已經找到陳進生的弱點,如果放在一年前,陳進生的這個弱點也不叫弱點,但如今的陳進生精神出了大問題,越來越嚴重。

格斗場上陳進生不遺余力地瘋狂進攻,從不吝惜體力,但他最差的就是體力,此前在他可怕的攻擊力下,這個弱點被成功掩蓋,但不是被消除。

克里斯蒂·保利要做的事就是放大這個弱點,直至致命。因此比賽一開始,克里斯蒂·保利立刻怪叫著滿場飛奔,連滾帶爬躲避陳進生的進攻。

保利的怪異行為成功激怒了陳進生,他瘋狂地追著保利掄圓那兩只「大斧」不停掃射,但始終無法碰到對手。

台下觀眾瞠目結舌,繼而炸開鍋,罵保利是懦夫,保利毫不理會,他的團隊被罵火了向觀眾豎起中指。

陳進生此時如果能夠審時度勢停下來,停止無效的攻擊,保利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機會。

然而陳進生本身的精神問題,讓他陷入癲狂,6分鐘以后,陳進生的攻擊開始變慢,保利在拳台上明顯猶豫了一下,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最保險的方式,繼續滿場狂奔,引誘陳進生繼續進行無效進攻。

第10分鐘的時候,陳進生氣喘吁吁,所有人看出他已經不行了,陳進生的助手對他大叫:「跳下拳台,跳下拳台。」意思是這局認輸,黑拳沒有扔白毛巾一說。

只要休息一個小時,甚至幾十分鐘,陳進生又會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黑拳王。

但此刻陳進生不知道腦海中被何種東西趨勢,他依舊在進攻,毫無力道的進攻,最終,保利回身一記掃腿。

陳進生體力耗盡,慢了不止一拍,無法躲避,頭部被重重擊中,像折斷了的木棍直挺挺地倒在拳台上。

滿場無聲,觀眾全是嘆息,唯有保利和他的團隊再次滿場飛奔和蹦跳,如猴子一般欣喜若狂地慶祝。

所以說人可以有弱點,但不能是致命的弱點。

黑拳與職業拳手孰強孰弱

很多人在比較黑拳拳手和職業拳手孰強孰弱,很大一部分人認為像美國拳王泰森、梅威瑟,泰國拳王曼尼·帕奎奧這些人在黑拳場上,進行無限制格斗只會被秒殺,其實不然,真正的黑拳拳手在職業拳手面前只會被虐菜。

陳進生的戰績97戰96勝,95次殺死對手,這些數據背后其實是這些參賽選手絕大部分是沒有經過專業訓練或只接受了短暫訓練的拳手,無知者無畏,被生活所迫時,面對高額獎金,以為自己是東方不敗,上了拳台才知道自己是衰神二代,面對陳進生這些高手只能被砍瓜虐菜。

職業拳手經受的是專業的、科學的體能、力量、柔韌性、協調性、爆發力、反應能力訓練,甚至包括飲食和戰略戰術管理,如今在電腦技術、仿真和各種測量儀器的加持下,拳手出拳最佳距離和擺幅都是有嚴格規定,這些遠非黑拳拳手自己摸索可比,即便是西伯利亞訓練營出來的選手。

黑拳拳手的彪悍戰績太多是注水的,打倒的人絕大多數是毫無經驗的菜鳥,他們的故事以訛傳訛,被過度神話。

本世紀來自美國福洛里達洲的金波,高中時期是學校橄欖球隊的王牌選手,大學專業是刑事司法,畢業后,金波不想去當律師,在美國一些酒吧與賭場打黑拳,戰績非常顯赫,所向披靡,橫掃美國的街頭霸王、打架之王,名聲大震被稱為黑市拳王。

梅威瑟和曼尼·帕奎奧的拳擊賽一場高達上億美金,面對如此高額的獎金,金波借助自己在黑市拳台上如日中天的名氣,開始征戰職業賽場。

結果金波的體能在職業拳擊中,連前三個回合都沒能撐過去,出拳毫無章法,被一名毫無名氣的職業拳手暴擊,打得鼻青臉腫。

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后,金波立刻轉行去[色.情]公司去當保鏢,就是那種女明星出席活動時,保護她們不受瘋狂粉絲的騷擾。

由此,黑拳拳王和職業拳王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