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年前陳小春演的邪典片,結局迎來神反轉,錄像廳時代的陰影!

在華語電影圈,經常發生一部電影,被拍了不同結局的現象。

眾所周知,由于不可抗因素的存在,華語電影經常會有「內地特供版本」。

很多國外或是港台電影,在進入內地院線之后,要麼遭遇剪刀手,要麼以補拍結尾或是添加片尾字幕的形式,對電影的劇情進行處理,才能得以上映。

在這種情況下,才催生出了很多電影,不同版本的結尾截然不同,導致故事風格大變。

很多香港犯罪電影,到了內地上映后,通常都會被打上一串字幕,強行交代真兇伏法。

如郭富城主演的電影《 殺人犯》,內地改名叫做《罪與罰》,原版時長120分鐘,內地版足足剪掉了三十多分鐘的戲份,本來一部懸疑驚悚片,內地版的結尾直接讓故事變成主角的一場噩夢,簡直離譜到家。

而除了這種情況外,也有些電影是因在不同地區的定位受眾不同,而做了情節調整。

比如徐克早期的仙俠片《 蜀山:新蜀山劍俠》就有標準版和國際版的區分,標準版就是常規的仙俠片,但國際版卻截然不同,增加了很多現代戲份。

生活在現代的主人公元彪遇到了一名神秘少女,遭遇一場交通事故后,穿越到前世的蜀山仙俠故事中,所以《蜀山》片名里所謂的「新蜀山劍俠」,就新在 它其實是一部科幻穿越片

又如此前介紹過的武俠片《 新流星胡蝶劍》,該片明星云集,最初版本的結尾是甄子丹與楊紫瓊飾演的角色雙雙跳崖自盡,葉翔抱著高老大一起,淹沒在海水中。

但影片在台灣上映時是被當做春節檔賀歲片,作為一部全明星陣容的武俠賀歲片,片方認為原版結尾過于悲情,因此又在上映時臨時刪掉了最后的悲劇結尾。

更具代表性的案例,則是今天要推薦的這部港產喪尸片《生化壽尸》。

影片由陳小春、李燦森主演,是香港電影為數不多的喪尸題材佳作,而最為人稱道的則是,影片由兩個截然不同的結尾,成為此片的一大亮點。

本期「 被遺忘的邪典片」,就來聊聊這部港產喪尸電影——

《生化壽尸》

Bio Zombie

香港僵尸電影曾經在八十年代興盛一時,但喪尸電影卻相當小眾。

雖然香港電影中的僵尸元素,本身也是受到了歐美恐怖電影中的吸血鬼和喪尸元素的影響,但其賣點仍舊是港片中的玄幻武打、中式恐怖元素的雜交,純粹的喪尸電影則少之又少。

九十年代中后期,受到電子游戲《生化危機》風靡的影響,導演 葉偉信以此為契機決定效仿歐美喪尸電影,拍攝一部定位為年輕觀眾的本土喪尸片,于是有了這部《生化壽尸》。

葉偉信如今與甄子丹合作的《葉問》系列、《殺破狼》等電影,而被視作動作片導演,但早期入行卻是驚悚恐怖片成名,首次執導電影就是低成本恐怖片《夜半一點鐘》,該片的主演之一,正是《生化壽尸》的主演陳小春。

影片的另一位主演 李燦森,原是素人出身,結尾被導演陳果相中出演了電影《香港制造》,從此入行電影圈,有趣的是,他和主演陳小春都演過《古惑仔》中的山雞一角(李燦森演的是《新古惑仔之少年激斗篇》)。

九十年代末,李燦森曾經得到力捧,和謝霆鋒、吳彥祖、馮德倫一起主演了賣座動作片《特警新人類》,可惜受限于長相氣質,后來仍以飾演配角居多。女主角是TVB女星湯盈盈,后來的視帝黎耀祥和《余罪》中的反派「老傅」,都在片中有出演。

再說故事,本片因為成本不高,劇組經費有限,導演便效仿了歐美喪尸片,將主要的故事場景設定在非常具有香港本土特色的一座商場內,打造了一部封閉空間的喪尸災難片。

全片的劇情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 古惑仔大戰喪尸之逃離商場

電影的主要故事都發生在香港的一座中小型商場內,這種小商場是一種非常具有香港特色的地域文化特征。

因為地價寸土寸金,這類商場的店鋪不僅狹小且擁擠,進入后仿若一座迷宮,而且由于開店門檻不高,導致樓層的店鋪分布毫無規則,里面什麼店面都有,販賣著各式各樣的廉價商品,不乏一些灰色產業。

除了具有地域特色的場景之外,故事的主角也帶有鮮明的港片特色。

當時陳小春的古惑仔形象風靡港台,片方大約也是有意延續陳小春的形象,讓他和同樣以扮演街頭混混出身的李燦森一起,延續了雙方的戲路,飾演兩個游手好閑、高不成低不就的年輕古惑仔,分別叫做 無敵喪B

他們是兩個靠在商場賣盜版碟為生的三流古惑仔,每天三四點才到商業大樓里看顧VCD攤子。他倆平常在商場的VCD專柜打工,插科打諢,悠哉度日。

世紀末的香港電影市場盜錄[偷.拍]產業泛濫,很多院線電影剛剛上映,就有盜版商私自攝錄將其做成盜版碟出售,對電影市場造成了很大沖擊。影片設定了無敵和喪B兩人的盜版碟商的身份,正是在影射當時的盜版產業的亂象。

除了無敵和喪B之外,商場內還有幾組人馬。

首先是女主角 細卷,是一家美容院的按摩小姐,她年輕漂亮,同時又勢利潑辣,無敵幾次調戲這個牙尖嘴利的女孩都沒占上風。

商場壽司店的四眼仔員工 阿來,一直暗戀著細卷,可卻始終不敢向對方告白。

此外還有賣二手手機的夫妻檔駒哥與太太駒嫂。

某天,兩人奉老大的命令去取車,碰巧此時本地的黑幫老大在做不法交易,交易的貨物是裝有生化病毒的飲料,不料在驗貨的時候發生意外,黑幫老大被僵尸咬死。

一名小弟帶著生化病毒飲料逃走,好死不死,被無敵等人開車給撞傷,奄奄一息的黑道小弟始終不忘那罐特殊飲料,毫不知情的無敵和喪B灌他喝掉一罐生化病毒,災難從此開始。

期間兩人為了躲避警察巡視,只好將尸體藏在車內,暫時帶回了商場。

不料,病毒很快發作,這名黑幫小弟迅速變成嗜血喪尸,咬死了停車場保安,如此一來,喪尸迅速擴大,被咬的人也變成了見人就咬的喪尸,瞬間商場被喪尸占據。

最麻煩的是,商場晚上歇業之后,大門也被保安關掉,所以無敵、喪B等人相當于是被困在這棟大樓里,眾人只能選擇從喪尸群眾殺出重圍。

逃亡過程中,壽司店的阿來被喪尸咬傷,但即使變成喪尸之后,阿來仍舊對細卷一片癡情,努力保護女神,當有別的喪尸要侵犯細卷時,他拼盡全力對抗,最終被同類殺死。

災難之下,兩個本來貪生怕死的古惑仔,湖義氣上身,和喪B一起與喪尸們搏斗,拯救商場的其他店員。

但也有人經不起人性考驗,手機店老板駒哥在出現危險時,幾次三番地為了保全自己,推出老婆和其他人去冒險。

駒嫂原本是個對丈夫百依百順,即使受氣也一聲不吭的妻子,但當丈夫為了生存犧牲他人時,氣得駒嫂扇了老公一個耳光。

可是即使是人品差到無法說的駒哥,在看到駒嫂很快就要被幾個喪尸咬死時,還是從躲藏的地方跑出來救駒嫂,顯示了這個角色身上的擔當與勇氣。

然而,無敵的好兄弟喪B也在混戰中被喪尸所咬,希望無敵給他拍張遺照然后殺死他,無敵雖然不忍動手,但喪B還是死在其他喪尸的攻擊下,只剩下無敵和細卷逃出了商場。

電影最后有兩個不同版本的結尾,一種結尾是:

逃出商場的無敵和細卷路過加油站,無敵意外看到電視廣播說,市面上大部分飲料已經有了生化病毒,而此時細卷因為口渴已經拿著車里裝有生化病毒的飲料喝下,無敵經過一番思想斗爭也喝了那瓶飲料。

而另一種結尾則是,當無敵看電視時,細卷已經喝了細菌飲料,等無敵走到車前,發現車中沒人,突然,變成喪尸的細卷沖上來一口咬中無敵的脖子,電影到此戛然而止。

觀眾普遍認為, 第一版的結尾更加意猶未盡,那種絕望感更加讓人不寒而栗

這部《生化壽尸》雖然是在模仿歐美喪尸電影,而且影片本身成本不高,所以制造也相對簡陋,片中的喪尸特效妝現在看來比較假,但從敘事節奏和影片完成度層面,電影不失為一部合格的喪尸災難電影,尤其是放在港產電影領域,更是少有的精品之作。

在為數不多的香港喪尸片中,《生化壽尸》拍得還算精彩刺激。片中融入了cult元素,無厘頭文化和古惑仔元素,事件在一天時間內發生,地點是一個封閉的小百貨商場,就像迷宮一樣沉悶而壓抑。

幾個男女主角和大批喪尸斗智斗勇,四人拿著武器,擺著pose,帶有很強的游戲感,過程驚險動人,最后只有無敵和細卷逃出商場,但們最終卻難逃命運的安排。電影前半部分較為平靜搞笑,作為鋪墊和介紹,后半部分較為激烈,沖突斗爭不斷。

在「古惑仔大戰喪尸」這個命題,具體呈現在最后的停車場大戰,當中陳小春揮刀的動作和氣勢,如果對手從喪尸換成人,那無論動作或運鏡,都跟古惑仔片的劈友場面沒兩樣。

人性永遠是喪尸災難電影中,最經久不衰的命題。電影對于幾位主角的性格塑造非常成功,敢跟壯漢單挑的陳小春,在對抗喪尸時變成最勇敢、最有作戰能力的那個,挺身保護同伴,同時也看到,原來他和李燦森間的友情是那麼深厚。

眾人逃避喪尸時,大多還是互助互救的,除了黎耀祥飾演的駒哥,總是貪生怕死甚至想要犧牲別人,但他對妻子的感情卻是真的,最終良心發現挺身阻止喪尸妻子。

整體來看,雖然看似喪尸驚悚片,實際是一部講述愛情和友情的災難片。

影片上映后取得了六百萬的票房成績,算是相當出色,可惜之后同題材的《生化特警》卻票房慘敗,讓香港喪尸電影未能真正成為潮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