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探》30年:周潤發直接上真炸彈,險些毀了整間醫院,梁朝偉拒領金像獎!

加油娜娜酱 2022/09/17 檢舉 我要評論

1992年4月16日,《辣手神探》香港首映,至今已經30年。

《辣手神探》由金公主和新里程聯合出品,黃炳耀編劇,吳宇森執導,周潤發、梁朝偉、黃秋生、毛舜筠、陳欣健等主演。

該片是吳宇森赴好萊塢前執導的最后一部港產片,同時也是金牌編劇黃炳耀的遺作,以及周潤發和吳宇森的最后一次合作。

今天,就來詳細回顧一番《辣手神探》的幕后故事。

繼續宣泄

1990年,吳宇森傾盡心血制作的《喋血街頭》票房遭遇滑鐵盧,成為那一年投資最貴、收益最差的電影,這無疑令他大受打擊。

而投資方金公主卻對這部電影非常滿意,并給了吳宇森極大的支持和鼓勵。為了感謝東家,他決定向市場妥協,拍了一部他本人并不喜歡但票房大賣的《縱橫四海》。

《縱橫四海》的商業勝利,令很多人眉開眼笑,唯獨苦大仇深的吳宇森本人笑不出來,這一點從他臉上顯出的大大「囧」字便可看出。

他仍然需要宣泄,像《英雄本色》那樣奔放的宣泄,或者像《喋血街頭》那樣壓抑的宣泄也罷。

那一年,香港本土的案件特別多,歹徒走私重型武器作案,打劫銀行,當街槍戰,過分兇殘。

對此,吳宇森的心理并不好受,他認為需要在這個時候伸張正義,所以決定開拍《辣手神探》。

邊緣情節

這一次,吳宇森并沒有像往常一樣,讓周潤發繼續塑造殺手、槍神、大盜等江湖角色,而是扮演一名警界神探。

另一邊,吳宇森安排梁朝偉擔任警匪對立下的殺手。后來,由于殺嬰情節無法通過審核,所以才改成臥底角色。

就這樣,在無意之間,吳宇森構建了一個「龍虎風云」式的臥底片大綱。

「在法律上,在人情上,我沒有責任要告訴你。」

「可是我有責任告訴你,那天我槍里有子彈的話,我又殺了一個自己人。」

「你這說法太夸張了吧?其實在云來茶樓,你已經殺了一個自己人了。」

「就算他是,也不是第一個在警界被誤殺的自己人。」

「你說錯了,你應該說,他不是第一個為消滅罪犯而殉職的警察。」

「殉職?這也叫殉職?為什麼你不能說得清楚一點?誰是賊,誰是兵?為什麼要讓我們自相殘殺?」

「你也太多為什麼、太多問題了吧?不要忘了你是個警察,你的責任是執行任務,不是問為什麼!為什麼?這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問為什麼的。」

「為什麼警察進民宅需要搜查令,而做賊的不需要?為什麼警察開槍要寫詳細的報告,而做賊的不需要寫報告呢?為什麼在法庭上我們要證明做賊的有罪,法庭才會判他們坐牢呢?為什麼做賊的不可以證明自己沒有罪呢?為什麼?警官!」

周潤發和陳欣健的激烈爭辯,不僅是對臥底這一特殊警種的深度思考,更是對《邊緣人》、《龍虎風云》等臥底片的又一次復盤和升華,這也直接影響到后來《無間道》的創作。

阿浪的故事

眾所不周知,除周潤發之外,吳宇森最鐘意的演員就是梁朝偉,以及暗黑破壞版「梁朝偉」——李子雄。

梁朝偉和李子雄,這一對訓練班同班同學,最大的相同點便是,都擁有一雙會放電的眼睛,這令吳宇森非常觸電。

早在拍《喋血雙雄》時,他就想安排梁朝偉和李子雄主演。然而金公主認為這兩個年輕人并沒有票房號召力,所以才換成周潤發和李修賢。

到了后來的《喋血街頭》,吳宇森終于如愿以償,安排偉梁朝偉和李子雄、張學友共同演繹自己的個人真實經歷。

經過這次合作,吳宇森更是完全相信了梁朝偉的表演能力和雙方的合作默契。所以拍攝《辣手神探》二次合作,導演給了偉仔全盤的信任。

在和王家衛的對談中,梁朝偉回憶起這部電影:「吳宇森給我很多空間去創作這個角色。他所告訴我的只是一個故事,我可以自由自在地演。」

「我自己思量這個角色的樣子,我知道我必須給角色創造出一個模樣,頭髮要很短,舉止要很硬朗,必須跟我從前扮演過的所有或知識分子式的或軟弱怯懦的角色都完全不同。」

次年的金像獎頒獎典禮,梁朝偉憑借本片提名最佳男配角獎項。對此,他選擇拒絕接受——因為他認為自己的片中的戲份應該是主角。

劉嘉玲和張曼玉頒發「最佳男配角」時,劉嘉玲更公開替男友鳴不平:「梁朝偉的戲份跟周潤發一樣多,數下來還多三個鏡頭,為何只能角逐男配角?」

槍戰地獄

作為香港槍戰片的執牛耳者,吳宇森拍每部電影都會將大部分預算投入到槍戰場面,這次同樣不例外。

再加上拍攝中途,編劇黃炳耀因心臟病突發在德國去世,缺少了文戲的支撐,吳宇森所幸將電影后半段變成了全槍戰。

如一場醫院槍戰戲,刷新了《喋血雙雄》教堂血戰的28天拍攝記錄,拍了將近38天還沒有拍完,直到預算燒光。

當時,劇組所有人都覺得自己陷入了永無休止的槍戰地獄,就連導演自己都快到了崩潰邊緣,更不必說演員的心情了。

在一場爆炸戲中,吳宇森親自安排炸藥與炸點,軍火專家認為他炸藥放得太多,有可能會炸毀整間醫院。

由于懼怕吳宇森,專家沒敢當面提出,而向監制張家振提出。經過張家振的一番苦勸,吳宇森最終決定將炸藥減少至四分之一。

即便如此,炸藥的威力也遠超劇組人員的想象。

周潤發抱著嬰兒從走廊中沖出來時,吳宇森為了追求場景真實,竟沒有告訴發哥走廊里安排了爆破點,直接拿過炸藥遙控器,向原定時間提前按下了爆炸按鈕。

我們在銀幕中看到發哥的慌張表情全都是真實反應,直到拍完以后仍舊驚魂未定。可以說,這段片場經歷完全復刻了麥當雄拍《省港旗兵》火燒沈威的事件。

四分之一的炸藥量尚且如此兇殘。很難想象,如果沒有減少炸藥數量的話,劇組豈不全軍覆沒?

早在1986年,吳宇森拍攝首部槍戰片《英雄無淚》時,就曾上演過如此「慘無人道」的拍攝手法。

為了增加真實感,吳宇森讓劇組使用真槍實彈上陣,結果劇組出現重大事故,一位演員大腿中彈,這也導致他直接被老板開除,《英雄無淚》也遭到雪藏。

嚴酷下求溫暖

盡管身處在這樣高壓的片場環境下,但周潤發和梁朝偉等演員還是保持樂觀主義,不僅自我調控,還不忘照顧旁人感受。

在避風塘拍外景時,媒體到場探班,發哥為他們每人點了一碗燒鵝瀨;剛吃飽偉仔就出場,又請他們吃瑞士雞翼和干炒牛河。

記者對偉仔說:「發哥剛請我們吃燒鵝瀨,好飽了!」

偉仔聽后回答:「發哥買東西給你們就吃,我買的你們是不是就不吃呀!」

為免順得哥情失嫂意,幾個媒體人努力將偉仔的愛心外賣全部吃完。這個小插曲也算是槍戰地獄中的一點溫暖傳遞。

望盡天涯路

《辣手神探》上映以后,僅取得1900萬的票房成績,甚至沒有突破兩千萬大關。這無疑是吳宇森繼《喋血街頭》后的又一次商業失利。

從《英雄本色》起,歷經《英雄本色續集》、《喋血雙雄》、《喋血街頭》、《縱橫四海》,直到《辣手神探》,吳宇森的英雄片在商業表現上,一直呈現著過山車式的高低撞擊,在個人風格和市場取向之間反復橫跳。

盡管是如此的發揮不穩,但是在每一次碰撞下,吳宇森都能夠不斷強化英雄主義的表達和對槍戰場面的把控,暴力美學實現不斷進階。

可以說,無論票房所傷,還是歐美崇拜,去好萊塢都成為他的最優選擇。在香港犯罪槍戰片這一領域,他已經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吳宇森,真正改寫了香港電影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