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歲遇伯樂,卻因8個酒瓶分道揚鑣,黃一飛和周星馳的恩怨有多深?

還記得電影《少林足球》里的大師兄嗎?

近日,扮演者黃一飛在內地舉辦了80歲大壽。

有網友曝光了他舉辦壽宴的場地,是在深圳一家高檔飯店。

餐廳裝潢豪華,每張餐桌上都鋪了喜慶的紅色桌布,角落里還擺放了黃一飛和朋友們的合影,布置得非常用心。

黃一飛還邀請了30位特約嘉賓,除了黃一山等臉熟的香港演員,還有各界名人。

高雄、麥長青、邵音音、陳國坤等香港演員,也紛紛在社交平台上為他送去生日祝福,可見他的人緣非常不錯。

為了配合當天的氛圍,黃一飛特意穿了件點綴著金色碎花的紅色唐裝,顯得他精神抖擻,派頭十足。

宴會開始后,黃一飛簡單講了幾句話,隨后各大網紅相繼亮相,表演了熱舞、魔術、唱歌、模仿秀等,猶如一台小型的晚會,引得台下觀眾連連叫好。

有網友估算,宴席、酒水、場地、表演等開銷加起來,至少得有幾十萬了。

看來混跡影視圈多年的黃一飛,早已積攢了豐厚的身家。

但也有人感到疑惑,為什麼一手將黃一飛捧紅的周星馳沒有到場呢?

其實,跟周星馳合作過十幾部電影的他,跟對方的關系并不算好。

01、通往金像獎的「黃金配角」之路

在認識周星馳以前,黃一飛只是一個在演藝圈摸爬滾打的「龍套」演員。

他出生于1946年,33歲才憑借電視劇《天蠶變》里的小角色正式出道。

1983年,37歲的他出演了第一個有名字的角色,就是《射雕英雄傳》里的馮長老,戲份并不多,留給觀眾的印象也不太深刻。

此后整整7年,他幾乎沒有正經角色可演,演藝事業一片空白。

直到1990年,他參加了綜藝《笑星撞地球》,憑借喜劇感獲得了一定的知名度。

隨后,他接到了一些小角色,比如《與龍共舞》里的阿蟲,還參演了喜劇電影《沙灘仔與周師奶》。

轉眼間,黃一飛已經年過40了,卻依然是個籍籍無名的群演,接到的大多數角色連句台詞都沒有,演藝道路相當坎坷。

不過,他從未想過放棄表演,并在46歲那一年等來了自己的貴人。

1992年,自帶喜感的黃一飛被周星馳看中,在電影《威龍闖天關》里飾演了一個家丁。

次年,他又在周星馳主演的電影《濟公》里扮演了天將。

而真正讓觀眾認識他的,是電影《九品芝麻官》中的黑心知縣大人。

眼睛瞪得像銅鈴的他,讓觀眾看一眼就覺得好笑。

最后被游街示眾的片段,更是大快人心。

憑借這個角色,黃一飛才真正開啟了周星馳電影「黃金配角」之路。

此后,他頻頻在周星馳的電影中擔當「綠葉」,在大眾面前賺足了眼球。

《破壞之王》里的老板、《回魂夜》里的鐵膽、《百變星君》里的李一飛、《大內密探零零發》里的白云城主葉孤城……

其中,最經典的一部電影,莫過于讓黃一飛一舉拿下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少林足球》。

這部電影的陣容非常豪華,吳孟達、張柏芝、莫文蔚、陳子聰、陳國坤等人紛紛出鏡。

黃一飛飾演的鐵頭功大師兄,更是令觀眾津津樂道。

他和周星馳的對手戲都非常搞笑,兩人貢獻了電影里最經典的那句台詞:做人如果沒夢想,跟咸魚有什麼分別?

兩人換上光頭扮相彈吉他、唱歌的片段,也是電影里的名場面,「少林功夫好,少林功夫棒……」,至今都是觀眾難以忘懷的回憶。

這部電影上映后,首次打破了香港電影6000萬(港幣)的票房紀錄。

2002年舉辦的金像獎,將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和最佳男主角都給了周星馳。

作為電影中最出彩的配角,黃一飛也獲得了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和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男配角獎。

可以說,這部電影將周星馳推上了「神壇」,也讓黃一飛從「死跑龍套的」晉升為了知名演員。

但令人意外的是,《少林足球》成了兩人最后一次合作,此后黃一飛和周星馳漸行漸遠。

02、合作中積怨頗深,一拍兩散

眾所周知,周星馳拍戲是出了名的嚴格,跟他合作過的明星都吃了不少苦頭。

為了完成那些令人捧腹的名場面,黃一飛時常在拍攝過程中遭罪。

拍《九品芝麻官》里的游街片段時,黃一飛飾演的知縣要被圍觀群眾拿菜葉、雞蛋砸頭。

因為對效果不夠滿意,周星馳要求黃一飛一次又一次地被砸,導致他的臉都被雞蛋砸破了。

電影《少林足球》中,他飾演的大師兄,也有一個被老板用酒瓶子砸頭的片段。

戲里的他面不改色,戲外卻差點被砸暈過去。

拍攝時,周星馳不是覺得力氣太小,就是嫌棄酒瓶砸得太碎,所以這場戲拍了很多遍。

雖然用的是道具酒瓶,但周星馳沒有選質地較軟的蠟瓶、膠瓶,而是為了追求真實的效果,選用了仿真度高、硬度高的瓶子,跟真酒瓶沒什麼區別。

連續8個這樣的瓶子,全都打在了黃一飛的頭上,直接打到他腦袋出血,鼓起了一個大包。

工作人員看到他受傷都嚇壞了,不忍心看他繼續被砸,收起剩下的4個瓶子,謊稱道具已經用完了。

周星馳這才結束這場拍攝,接著去拍下一條。

還有一個片段,是黃一飛被人從后面用瓶子襲擊,依舊是砸頭頂。

黃一飛發現襲擊他的演員經驗不足,下手很容易沒輕沒重,便提議換一位特技演員來砸,卻被周星馳否決了。

那位演員果然沒掌握好力度和技巧,用瓶子最厚最結實的位置砸了黃一飛的頭,導致他當場暈倒。

但更加讓黃一飛不爽的是,周星馳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安危,只關心電影的拍攝進度,「剛一醒過來,就要我繼續拍。」

除此之外,周星馳在拍戲上很固執,不太愿意聽取旁人的建議,這讓時常與他意見不合的黃一飛感到很委屈。

拍攝《少林足球》彈吉他唱歌的經典片段時,周星馳要求黃一飛表情嚴肅地認真唱,黃一飛卻覺得放松一點會比較好。

兩人爭執不下,黃一飛一氣之下就提出,兩人分別按照自己的想法來演一遍,哪個效果更好就采用哪個。

結果,周星馳表演時,現場工作人員的反應很冷淡;黃一飛上台后,大家卻被逗得捧腹大笑。

周星馳這才采納了黃一飛的意見,最終呈現出了非常好的喜劇效果。

但大多數時候,黃一飛只能按照周星馳的要求來,久而久之就對他的專斷產生了不滿。

而且,據說黃一飛拍攝《少林足球》時,片酬只有2000元,特約演員、不知名小配角都不止這個價。

總之,周星馳的過分嚴格、固執己見,以及兩人之間可能存在的金錢矛盾,讓他們的關系越來越差。

拍完《少林足球》后,正處于高光時刻的黃一飛,就與周星馳分道揚鑣了。

這些年,他也隱隱透露過對周星馳的不滿,比如總在媒體面前說周星馳走紅后就飄了。

黃一飛在采訪中自曝,周星馳還未大紅大紫時,經常稱呼他「飛哥」,成名后卻叫他「那個誰」、「喂喂喂」。

從那以后,黃一飛也改掉了對周星馳的稱呼,不再叫他「星仔」,而是客氣疏離地稱他為「周先生」。

外界普遍認為周星馳是黃一飛的「貴人」,但黃一飛覺得,有沒有周星馳,對自己的事業根本沒所謂。

甚至在主持人問他和周星馳關系如何時,他也懶得說「場面話」,直言:「我沒見過他,怎麼知道,我跟他沒什麼,又沒有殺父之仇。」

從他的言行和態度來看,兩人當年或許不能算是好聚好散,他對周星馳的提攜似乎也并不領情。

但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黃一飛也逐漸理解了周星馳的良苦用心。

每當有人說周星馳太嚴苛、脾氣暴躁時,黃一飛會解釋:他的出發點是好的。

他還否認當年嫌棄周星馳給的片酬太少,并感謝對方為他提供了很多拍廣告的機會。

不管孰是孰非,周星馳確實捧紅了黃一飛,而離開周星馳以后,黃一飛的事業就走起了下坡路。

這些年,他接連拍了《情癲大圣》《書劍恩仇錄》《刺陵》《中華小子》等影視作品,卻始終無法超越當年的「大師兄」。

2014年,他還頂著周星馳御用配角的名頭,出演了致敬周星馳的微電影《漫話仙游》。

不知道是在懷念當年的美好,還是徹底跟過去告別。

結語:

雖然黃一飛后來拍的作品都反響平平,但他倒是一直不缺戲拍,也很熱愛表演。

79歲高齡時還參演了網絡電影《齊天大圣·無雙》和《非常·主播》。

如今,他已經定居深圳,除了偶爾拍戲,平時還愛收藏古玩。

去年7月份,河南鄭州爆發特大暴雨災害時,他還把自己的古玩變現,為河南災區捐款。

網上曝光的影片中,他在一家飯店的餐桌前,向好友展示自己的手機屏幕。

屏幕中顯示了別人向他發送的某公益組織的文章鏈接,還有黃一飛的轉賬記錄,顯示為12800元。

爆料人表示,黃一飛的這筆錢,是他變賣了自己收藏多年的古玩后才捐出的。

從不知名龍套演員到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再到逐漸被觀眾遺忘,黃一飛的演藝之路可謂是跌宕起伏。

往日紛紛擾擾都已過去,祝福他今后身體健康,平安喜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