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寫了7天,整組人拍了18天,王晶寄予厚望的電影,卻成為了周星馳電影生涯最爛的作品!

加油娜娜酱 2022/09/29 檢舉 我要評論

2022年,一個靜默的年份。

用脫口秀演員呼蘭的話來說:

「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其實什麼也沒發生。」

想起周星馳電影《算死草》里,周星馳抱著留學回來的老婆莫文蔚問:

「我很孤獨,英文怎麼講?」

莫文蔚突然福至心靈回答了一句:「I love you.」

這個翻譯堪稱天才,絕對的周星馳。

《算死草》是周星馳電影里評價較低的一部,這部編劇寫了7天,整組人拍了18天,周星馳進組僅僅5天的快餐電影,充斥著大量屎尿屁的情節,搞笑的很生硬。

但當中的一些文化隱喻和背景思考,在回歸25年后來看,五味雜陳。

也許香港人回看過去這25年,也同樣是五味雜陳吧。

今天我們來盤點《算死草》,這部王晶寄予厚望把葛民輝拉成周星馳平番卻一敗涂地的作品,粗糙而自信,劇本不重要,邏輯更不重要。

在那個港產片瘋狂圈錢的年代,我們很難完整地記住一部無厘頭電影的情節,卻能記住那些夸張了再夸張的表演。

反派的哈哈大笑、小弟的上躥下跳、男主擠眉弄眼的微笑、女主的冷若冰霜與溫柔可親。

這種「表里不一」自成一派,成為一種專屬于時代的獨家記憶。

一 雷宇揚

《算死草》里的雷宇揚是個小的不能再小的角色,《算死草》拍攝于1997年。

1997年,是雷宇揚最春風得意的年份,

1996年,雷宇揚在犯罪電影《狂野三千響》里塑造了一個心狠手辣還有腦洞的悍匪角色。

他的演出讓觀眾發現,花臂也可能是個好人,悍匪不一定要滿臉橫肉。

雷宇揚有種不動聲色的陰郁感,這種特別的表演讓觀眾迅速認可了他。

在此之前,雷宇揚已經在TVB跑了五六年龍套,又在電台當了好幾年甘草。

電影圈給他的是他不曾得到過的饋贈。

1997年,雷宇揚得到了演藝生涯最重要的一個角色——《陰陽路》里的「講古佬」畢彼得。

這個角色戲份并不多,但他串起全局,雷宇揚在孤墳前講鬼故事那個特寫鏡頭實在令人毛骨悚然。

那年整個電影市場低迷,美麗華戲院、國泰戲院和超過十年歷史的麗新戲院相繼結業,娛樂圈一片愁云慘霧。

市場要求價格低,收益高的演員,于是,時代選中了雷宇揚。

97年到98年雷宇揚拍了20多部電影,《算死草》里他是個只有兩三句台詞的小角色。

1999年,雷宇揚更是爆發式拍了30多部電影。

這種產量,按道理質量應該不敢恭維。

但你回頭去看,其中不乏與《陰陽路》媲美的恐怖喜劇《自*殺前14天》,也有和吳鎮宇飆戲的《逆我者死》,還有充滿教育意義的《監獄風云之少年犯》。

這樣講起來,雷宇揚的演技是相當過關了。

他的表演很有港劇特色,算是時代遺珠。

2000年前后雷宇揚在港圈存在感很強,那時一些優秀的導演和演員已經開始北上發展,香港電影有過最后一段落日余暉。

因為人才流失,給了雷宇揚這批后備軍上位機會,他得到參與制作和創作劇本的邀約。

這里就不得不提到陳小春和應采兒的定情之作《黑道風云》。

那是應采兒的顏值巔峰期啊,山雞嫂美得出塵脫俗。

也是陳小春的氣質巔峰,當時被張柏芝當備胎的陳小春一臉生人勿進,是應采兒讓他整個人放松下來。

這部《黑道風云》是雷宇揚編劇且制片。

雷宇揚和陳小春合作的另一部《墨斗先生》,風格詼諧,小成本制作卻拍出了港片的精髓。

私以為,陳小春就是從《墨斗先生》開始由古惑仔風轉變為現在輕幽默的風格。

雷宇揚真的是香港電影史上的一個寶藏。

但這個寶藏,近年來過得似乎不太好。

雷宇揚在2012年和廣東經濟科教頻道一檔財經節目的主持人馬荔戀愛結婚。

馬荔面目姣好,身材火辣,是主持界一枝花。

兩個人年齡相差21歲,結婚時,他們沒有辦婚禮,對外宣稱工作太忙。

事實上雷宇揚那幾年事業幾乎是停滯的,能有多忙呢?

婚后他們有一個兒子,但坊間很少聽聞這對夫妻的消息。

近年馬荔突然在短視訊平台發力,拍了大量很有爭議的內容,她一心打造「完美老婆」人設,從不回應和雷宇揚有關的留言。

如果一直問,馬荔就會拉黑。

還有網友爆料,馬荔在直播時笑稱自己單身。

雷宇揚自從和馬荔結婚后就定居大灣區了,可他不是一個會經營的性格,這幾年因為疫情影響生活也不易。

據說只要有商演和活動找他,他都去,不問價格不問地點。

想到雷宇揚已經快60歲了,難免還是有點感慨,當年的港星曾經是我們這些小影迷最羨慕的一群人,如今隨著時代浪潮,他們紛紛被拍在了沙灘上。

二 葛民輝

葛民輝的失敗是定位的失敗。

如果他當年定位不是接周星馳,而是接吳孟達的班,估計早就紅了!

和雷宇揚不同,《算死草》是葛民輝演藝道路上濃墨重彩的一筆,當年所有報道都是寫周星馳在喜劇屆一家獨大,拍5天電影要價2000萬。

美亞娛樂老板李國興因為幫周星馳發行了很多部電影,就邀請周星馳拍《算死草》并帶一帶自家新人葛民輝。

效果顯而易見,葛民輝沒有帶起來,《算死草》也沒拍好。

這部戲讓葛民輝被嘲很多年,認為他自不量力。

但多年后,葛民輝辛酸地說:

「當時好多人問我和星爺是否互斗,其實做喜劇很難有雙旦,必定是一個高一個矮,才會有效果。

那麼誰是高的,誰是矮的呢?

其實一目了然,不過當年的炒作者卻將其翻了過來。」

葛民輝認為在《算死草》里,自己的功能和吳孟達,黃一山等知名甘草演員沒什麼不同,都是配合周星馳出戲而已。

怎麼講呢,時隔二十年來看當然覺得當初把希望寄托在葛民輝身上是件荒唐事,但當事人當時怎麼想,現在已經不可考證。

反正《算死草》就是最沒周星馳味道的周星馳電影,不容反駁。

比起在電影圈的成就,「軟硬天師」更能代表葛民輝。

「軟硬天師」是一對搞笑組合,其中軟天師是葛民輝,硬天師是林海峰。

林海峰的弟弟是大灣區五子之一的林曉峰。

上世紀80年代,「軟硬天師」在樂壇展露頭角后,不放過任何賺錢機會的葛文輝與嚴格挑選工作的林海峰在為人處事上產生矛盾,但因為兩人搭檔原因不得不共同進退。

林海峰希望愛惜羽毛,做事計劃周詳;

葛民輝崇尚賺錢至上,對工作來者不拒,廣告、主持、電影、設計、開店都一手包攬。

葛民輝隱婚多年,身上有養家重擔,據說上世紀末每個月養家費用就高達20萬,他不得不搏命。

葛民輝有「活命三寶」,香煙、可樂、麥當勞。

他喜歡吃快餐,工作忙時連妻兒都少見,兩三天換一次衣服也是常事。

兩人理念不合后,分開工作。

葛民輝在電影圈打拼,卻屢屢受挫。

2008年,林海峰的演唱會上,葛民輝再次出現,「軟硬天師」合體。

可是,演出進行到一半時葛民輝突然心肌梗塞倒地發病。

送醫后馬上進行心臟擴張手術,醫生一直說葛民輝命大,送來得很及時,如果發病時沒人發現,他恐怕已經一命嗚呼。

這件事之后,葛民輝激進的作風稍有改變。

疫情后,葛民輝給網綜《敗者重生戰》擔任導師,因為葛民輝是最早涉足潮牌的藝人,他也是疫情后香港為數不多,表態要和員工共進退的老板。

但是一句簡單的「共同進退,同舟共濟」,葛民輝付出了至少兩套房子的代價。

2021年葛民輝為了縮減生活開銷,帶著家人搬出了原本在清水灣月租13萬的豪宅。

搬離大屋就是因為入不敷出了,為了保障員工基本薪資,他甚至掏空了積蓄。

當年他因為太愛財飽受詬病,誰知道大難當前,他是最舍己為人的老板。

人,是世界上最復雜的生物。

三 莫文蔚和邱淑貞

在《算死草》里,莫文蔚和邱淑貞一中一西,代表兩種價值觀的沖突。

「算死草」是粵語中的俚語,形容一個人心計很深,對事情的掐算準到極致,是個貶義詞。

這部戲原本是個「正義戰勝邪惡」的勵志故事,但因為導演馬偉豪錯誤理解了周星馳的無厘頭風格,將整部作品格調拉低,實在讓人難以忍受。

莫文蔚和邱淑貞是電影里僅存的美好。

莫文蔚從國外留學回來之后,和周星馳生分了很多。

晚上睡覺前,兩人謙讓了一番,把婚姻中的相敬如賓表達得淋漓盡致。

好不容易躺在床上,二人貢獻了「愛是孤獨」那個對話名場面。

周星馳飾演的陳夢吉認為妻子不夠有水準,配不上自己這個大律師,于是送妻子出國念書,但莫文蔚卻執意學了一個服裝設計的文憑回來。

有些生活的哲理就藏在那些無厘頭的細節里。

愛是孤獨,愛也是不要試圖去改變你的另一半。

邱淑貞扮演的水姑娘,感情線是和葛民輝發展的。

水姑娘的感情觀細思極恐。

一開始葛民輝扮演的何歡什麼都不是,他拿著師傅給的玉佩找水姑娘去告白,水姑娘說:

「你自己留著吧,路上遇到劫匪還能有個東西被搶。」

這句話乍聽是為了何歡考慮,但稍微有點善良的姑娘說話都不會這麼狠。

后來何歡成為大富豪的私生子,水姑娘對他態度大轉變,兩人談婚論嫁,你儂我儂。

工具人水姑娘身上匯集了導演對女性的所有惡意。

莫文蔚和邱淑貞這兩個代表中西女性的角色,最終表達的都是對感情的悲觀。

但現實中,莫文蔚和邱淑貞都嫁的不錯,邱淑貞嫁了商人沈佳偉,盡管有破產傳聞,但她隨便帶塊表,還是價值500萬;

莫文蔚嫁給17歲初戀,金融行業高管Johannes。

不久前她曬出和老公一起慶祝她52歲生日的照片,配文:

「謝謝大家的祝福,永遠17歲!」

特意提到的17歲,就是她和先生相遇的年份。

求財的得財,求愛的得愛。

四 葉競生、李健仁、方保羅

拍《算死草》時,是八兩金最風光的時候。

他憑96年《食神》里那句「自從我吃了撒尿牛丸后,頭腦都靈活了好多,每次考試都100分呢」嘗到了走紅的滋味。

娶了老婆生了兒子,可是1999年,他老婆在股市輸光家產離家出走,之后就是八兩金帶著兒子過活。

李健仁這個名字不太熟,可是看到他扮演的濃妝艷抹,手指掏鼻,不男不女的「如花」你一定認得出!

不過在《算死草》里,李健仁并沒有以如花造型出現,盡管依舊梳著蘑菇頭,這個形象總歸還是比如花順眼多了。

李健仁的形象其實比八兩金容易接戲,他不化如花妝時看起來也是個清秀男子。

而周星馳電影御用洋人方保羅則是這三位里戲份最多的。

《算死草》最重要的一場戲就在方保羅身上,方保羅飾演的是英國法官,周星馳飾演的陳夢吉是中國律師。

這部影片既諷刺了英國的程序法,也諷刺了英國殖民地的心態。

在法庭上,陳夢吉滔滔不絕對英國法官方保羅不屑一顧,他言之鑿鑿地說:

「開口閉口都講大英帝國,這家伙好像忘了香港只不過是借給他們,要歸還的,老兄!」

25年后,原名葉競生的八兩金兒子已經成年,他長得不丑但造型相當特別。

父子倆搭檔在內地登台演出,最近一直在做直播。

方保羅原本就是電影學專家,拍戲是他的愛好,他過得也不差。

「如花」李健仁相對慘一點。

2019年時,李健仁與助理一起蒸桑拿時,突然頭暈昏倒,送到醫院搶救后發現中風了。

這也導致他半邊身體癱瘓,喪失了語言功能。

這幾年李健仁一直都在努力和病魔斗爭,但中風后遺癥強大,60歲的李健仁現在能獨自站立就不錯了。

當然,他一直很努力的復健,爭取再次回到電影行業。

五 陳豪,林保怡和唐寧

《算死草》里,林保怡是配角里非常搶眼的一位。

他飾演的何中是何歡(葛民輝)的弟弟,反派。

他想要搞掉哥哥何歡,然后侵吞家產。

那幾年是林保怡相當高產的階段,《算死草》這種幾天就能殺青的電影甚至沒有收錄在他的作品集里。

林保怡的表演是很有邏輯的,在不按牌理出牌的周星馳面前,他竟也hold住了整個場面。

林保怡的代表作《鑒證實錄》也是那年開播,至今依舊是經典。

除了林保怡之外,陳豪也在片中客串出演,他飾演被林保怡設計槍殺的對象。

那時陳豪在電影圈混飯,出演的都是大龍套,直到2000年TVB給了他一紙合約,陳豪才冒出頭來。

而女星唐寧則扮演星爺的丫鬟,當時她只有16歲。

唐寧是童星出身,4歲就在電影《縱橫四海》里出演角色,配戲的是周潤發,張國榮。

在《算死草》里客串一個丫鬟,這工作對于她來說太簡單了。

唐寧在TVB向來有「甜妹」的稱號,但她的星途很不順利,也曾北上發展,拍過《聊齋》可是沒有走紅。

2010年,唐寧嫁給了舞台劇才子鄧偉杰,對方比她年長13歲。

2011年她生下兒子,第三年又生了女兒,湊成一個好字。

可是2016年唐寧宣布失婚,并且透露一年多以前就分居了。

也就是說,她女兒一歲多時夫妻倆感情就出了問題。

現在唐寧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還曾在社媒喊話求工作!

后記:

《算死草》里還有戰勝肝癌,如今和汪明荃感情穩定的羅家英。

這部當年被星爺粉絲罵到不行的「爛劇」竟然還有7分的高分,可見回憶是最好的濾鏡。

周星馳本人從1999年之后就不再單純做演員。

值得一提的是《算死草》的導演馬偉豪曾是周星馳鐵桿粉絲,但拍完《算死草》之后,他和周星馳交惡,馬偉豪在后來的采訪中更是直言:我和周星馳在互相傷害。

因為當年拍攝時,每個鏡頭拍完周星馳詢問導演馬偉豪的意見,馬偉豪都稱贊:

「太好了,演的太好了!」

這反而讓周星馳暴躁起來,「你是個導演,你怎麼什麼要求都不說,什麼都不知道呢!」

兩人的合作是不歡而散的。

后來馬偉豪總結:不要和偶像走的太近。

最近圍觀了那麼多的塌房☆事件,你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句真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