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龍的遺作,不是1978年的《死亡游戲》,劇組用厚紙板做出腦袋,完全是一部「贗品」

據悉,李安將拍攝電影《李小龍》,力捧兒子李淳擔當主演。

李安曾夸贊李小龍是東方與西方之間的橋梁,讓全世界認識功夫,將武術與動作片帶出一場革命。

李小龍的一生是短暫的,在有限的生命里,他用截拳道和電影,將自己對武術、生命和文化的感悟,傳遞給世界各地的觀眾。

他輝煌的銀幕生涯是短暫的,一般我們說他留下了四部半電影,《唐山大兄》《精武門》《猛龍過江》和《龍爭虎斗》,這四部沒有任何爭議。

剩下的半部電影,有人說是1978年上映的《死亡游戲》,但真正稱得上遺作的是《死亡的游戲》,完整版直到2000年11月,才在香港電影資料館首映。

兩者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內容卻是千差萬別,《死亡游戲》可以說是「偽」李小龍電影。

01、李小龍版《死亡的游戲》

李小龍曾這樣評價自己的電影:隨著更多李小龍電影的面世,觀眾們將意識到,不僅在表演能力上,就連在身體的功力上,他們都將看到我和其他電影的不同。

《唐山大兄》和《精武門》由羅維執導,到了《猛龍過江》,他就開始自編自導自演,建立自己的獨立風格。

《猛龍過江》之后,他著手準備《死亡的游戲》,這是一部「多元化」的電影,他將闡述對武術的個人哲學。

這一次,他身兼多職,除了導演、編劇、主演和武術指導,他還是制片人,也會介入布景、攝影和燈光,一個人擔負了八個人的責任。

影片從1972年8月到10月,拍了整整3個月時間,加上NG鏡頭的話,大概100分鐘左右。

他是一個完美主義者,要求很嚴格,比如一段只有5分鐘的動作場景,拍了4天時間;還有他耍雙節棍那段,只有3.5秒,卻拍了10遍。

原本不出意外的話,《死亡的游戲》可以順利拍完,但中間有個插曲,華納公司和他合作,準備與嘉禾,一起拍攝《龍爭虎斗》。

回香港之前,李小龍曾在美國拍過劇集和電影,但并不順利,華人在好萊塢影片中,要麼就是齙牙、戴細框眼鏡的矮小餐廳服務員,或是出租車司機,根本不受重視。

后來李小龍決定曲線救國,事實證明這條路走對了,華納公司找上門來,他覺得《龍爭虎斗》是個機會,可以讓世界加深對東方傳統文化的理解,并且讓國際市場接受中國電影的一個台階。

1973年1月到4月,李小龍一直投身于《龍爭虎斗》的拍攝,據說在拍片過程中,他至少有七次以上頭痛病發作,有一次昏迷數小時,不省人事。

可惜最后李小龍也沒有等到電影上映,于1973年7月20日去世。《龍爭虎斗》于7月26日在香港上映,在全球賣了9000萬美元,他完成了推廣傳統文化和功夫的使命。

在他去世那天,他仍然在討論《死亡的游戲》的劇本創意,甚至還定下了1973年9月20日,是電影再次開機的日期。

02、嘉禾版《死亡游戲》

李小龍在銀幕上活力四射的表演,穿越了所有文化的界限,引起了觀眾的共鳴。

他的去世,是華人電影的一大損失,至今為止,他的名字,依然是武打電影的象征。

李小龍雖然走了,但他和嘉禾還有兩部片約未完成,鄒文懷作為生意人,自然不想就此了事。

他們首先將《死亡的游戲》改成《死亡游戲》,然后重新編寫劇本,再找來《龍爭虎斗》的導演羅伯特·高洛斯執導。

李小龍的《死亡的游戲》完整版100分鐘左右,里面大概三分之二是刪除的部分或重拍的部分,真正可用的只有30多分鐘。

但嘉禾并沒有全用,只用了大概11分鐘左右的鏡頭,剩下的全都放棄了。

為了發揮李小龍的最大價值,他們甚至找了3個替身來扮演李小龍,韓國演員唐龍(原名金泰中)負責大部分文戲和打戲。

令人意外的是,四大惡人之一的何家駒,當年在本片也擔任過李小龍的正面替身,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的分辨不出來。

有一些高難度的動作,唐龍完成不了,還請了元彪前來協助,畢竟洪金寶當時是動作指導,請小師弟幫忙也在情理之中。

最夸張的是,劇組竟然還使用厚紙板做出李小龍的腦袋,以此來糊弄觀眾。

當時他們的種種行為,確實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狀態,1978年上映的時候,一舉斬獲了343萬港幣,位列年度票房榜第4位。

但《死亡游戲》沒有李小龍的動作設計,劇本和主題,完全是一部「贗品」,如果把它當成李小龍電影的話,絕對是一個荒誕的笑話。

3年后,嘉禾又集齊了吳思遠、洪金寶和元奎3位導演,拍攝了《死亡塔》。

又是一部消費李小龍的電影,由黃正利和唐龍主演,用盡了李小龍之前幾部電影的素材,各種拼湊剪輯,生硬無比。

當然了,如果拋開李小龍的話,唐龍、黃正利、李海生,他們的武打動作可看性很高。

03、《死亡的游戲》劇情和主題

1994年,李小龍的《死亡的游戲》,原始劇本和動作設計稿被發現,他親手寫下的12頁的劇本,包括所有的失敗鏡頭和篩選的對白。

之后在多方的努力下,2000年,找到了《死亡的游戲》的原始底片,這一刻,李小龍的原始底片與手寫劇本終于又重逢了。

通過劇本我們大概了解到影片的劇情,李小龍在片中扮演一位名叫海天的,保持不敗戰績的退役武術冠軍,被迫和韓國黑社會分子參與一場,針對一座5層佛塔的大膽襲擊,傳說它的頂層藏有價值連城的寶藏。

塔外,是一群功夫武士把守,有小麒麟、元華、林正英、楊斯等,其中洪金寶是門衛。

然后進入第一層,守塔的是黃仁植,他是合氣道高手,被譽為「左腿攻擊之王」。

他和李小龍之前合作過《猛龍過江》,最出名的一個角色當屬《師弟出馬》里的金腳帶,打得成龍沒有脾氣。

第二層是豹殿,由木村武之守塔,他是李小龍權威弟子,也是李小龍最好的朋友之一。

上面都是未拍攝的,之后的三四五層,是已拍攝的。

第三層虎殿由丹尼·伊諾山度守護,也是李小龍的弟子之一,李小龍去世后,他成為了不折不扣的截拳道第一人。

第四層龍殿由池漢載守塔,他是黃仁植的師傅,韓國合氣道掌門人,擒拿摔投功夫爐火純青。

第五層無名殿由職業籃球運動員賈巴爾守護,他也是李小龍的徒弟,這場打斗最為人稱道,后來成龍在《城市獵人》中還致敬了一把。

最后李小龍打敗所有高手,拿到寶盒,但寶盒里卻只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人生是一個等待死亡的歷程」……

李小龍在電影中,匯集了不同武術門派的高手,而他自己穿著那套經典的黃色連體運動服,卻代表著他和任何已知的武術流派沒有任何關系。

他曾師從詠春宗師葉問,對中國傳統功夫傾注了極大的熱愛,認真潛習,同時又是「離經叛道」的改革者。

李小龍創造截拳道,摒棄門派之見,任何人都可以學習。

關于李小龍的《死亡的游戲》,大家可以觀看紀錄片《李小龍:勇士的旅程》,里面收錄了完整剪輯版,同時也介紹了他創作這部電影的歷程以及他的哲學思想。

2023年是李小龍逝世50周年,不知道李安的《李小龍》明年會不會上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