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不敗愛上令狐沖?30年前李連杰的這部影片,差點氣暈金庸:影視版權永遠不會授權給徐克!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90年代的香港電影界,人才輩出。

吳宇森、王家衛、周星馳、徐克等電影人佳作頻出,一舉撐起了香港在國際影壇的「東方好萊塢」地位。

1992年正是這一時代的縮影,眾多經典之作在這一年上映。《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以下簡稱東方不敗)正是其中一部。

王晶曾回憶說:當年看《東方不敗》時,只看了十分鐘,就覺得頭皮發麻,渾身雞皮疙瘩。

看完整部電影用一句話形容就是,勁到飛起。

那麼,1992版《東方不敗》到底強在哪呢?

1991年,由徐克擔任監制和編劇的《東方不敗》計劃籌拍。這部電影改編自金庸著名小說《笑傲江湖》。

經過徐克的大膽改編,原著中的邊緣人物東方不敗成了本片的主角。在這之前,無論誰來翻拍《笑傲江湖》,東方不敗都是由男藝人來扮演。

而徐克秉持著「別人拍過的我不拍,我想拍的別人拍不來」的原則,決定這次啟用女藝人出演東方不敗。

誰來扮演呢?其實徐克心里早就打好了算盤:這一角色,非林青霞莫屬。

原來,9年前徐克執導《蜀山:新蜀山劍俠傳》時,就被林青霞的古裝扮相所傾倒了。

在這部劇中,林青霞飾演的瑤池仙堡堡主,翩若驚鴻,婉若游龍,驚艷了眾人。

所以當徐克為東方不敗選角時,心里想到的第一人選就是林青霞。

但沒想到,徐克的想法引起了一個人強烈的反對。

這個人就是《笑傲江湖》的原作者金庸。

一天,徐克接到了金庸的電話,被告知他非常不贊同林青霞扮演東方不敗。原因很簡單,林青霞的氣質,與原著角色嚴重不符。

在原著里,東方不敗是一個令人厭惡的人物。他貪婪權力,為練絕世武功,不惜揮刀自宮,之后心性大變,養男寵、殺小妾、涂脂抹粉、成了不男不女之人。

金庸本人似乎也不喜歡這個角色,在原著中,東方不敗只出場了一次,就被令狐沖等人聯合誅殺了。

這樣一個變態老男人,由林青霞這樣的絕世美女去演,徐老怪,你是不是瘋了?

他甚至直接對徐克放出了狠話:如果你堅持這麼拍,那麼我其他小說的影視版權,以后再不會授權給你。

徐克雖然很敬重金庸,但他最終沒有聽從建議,除了林青霞,他不信任何人能演活東方不敗。

為此他得罪了金庸,從此后,真的再沒拿到過金庸其他作品的版權。

金庸的擔心不無道理,但他也確實低估了徐克的創作能力。

原著里的東方不敗,是個又老又丑的男人。

徐克反其道而行之,讓林青霞出演,既不讓他老,也不讓他丑。甚至選擇性地忽視了他本來是個男人。

而這樣搞到底行不行?別人心里都沒底。黃霑也曾經跑過來問徐克,你是怎麼想的?

徐克不愧為鬼才,只用了兩場戲,就打消了人們的顧慮,并讓千萬觀眾成了東方不敗的影迷。

第一場戲,東方不敗出場。

只見他背著雙手,立于樹尖之上,隨后從樹尖迎面飛來,如敦煌壁畫一般,簡直風華絕代,讓人過目難忘。幾秒鐘的鏡頭,承載了觀眾幾十年的回憶。

第二場戲,更加精彩,被公認為香港電影的四大名場面之一。

東方不敗偶遇令狐沖。他把令狐沖的二鍋頭貼近鼻子一聞,就倒進了湖里喂魚,只因嫌棄他的酒不夠好。

隨后把自己的酒拋給令狐沖,只喝了一口,令狐沖就興奮地空中打滾,大贊好酒,真是好喝到飛起。

隨后令狐沖再將酒拋回對方,一襲紅衣的東方不敗仰頭飲酒,喝出了武俠片史上最有質感的鏡頭。不但看呆了令狐沖,也看呆了熒幕外的觀眾。

正所謂: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不得不佩服徐克的人物設計功力,給東方不敗營造了別具匠心的場景。

讓他在樹上飛仙,讓他在湖里暢飲,以至于,似乎沒人在乎他到底是正是邪,是男是女,只要美,就足夠了。

林青霞版的東方不敗,一下子就站在了美學巔峰。

徐克曾經說:林青霞是那種50年才能出一個的美人。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在下一個林青霞出現之前,江湖上再無東方不敗。

作為影片的另一個主角,李連杰版的令狐沖同樣經典。

相比于《笑傲江湖》第一部里42歲的許冠文,時年28歲的李連杰更符合原著的形象。

與酒相伴,御劍如風,李連杰版的令狐沖瀟灑愜意。

金庸老先生也贊許,對李連杰飾演的令狐沖很滿意。

可當時的李連杰,對于該如何演繹令狐沖,其實完全沒有頭緒。

那時他剛拍完《黃飛鴻2》,就受到了徐克的邀請。從清朝的武師,一下子穿越到明朝的俠客,李連杰一時找不到狀態。

他自言摸不準令狐沖的人物心理,更難以拿捏他對幾個女人的不同情感。

可即便不是最佳狀態的李連杰,依然演出了歷來最好版本的令狐沖。

這個令狐沖,頗有幾分「魏晉名士風度」。

比如,他愛酒如命。

影片開頭,令狐沖騎馬喝酒,根本不看路。急得旁邊的小師妹氣得說:「師兄,你一邊騎馬一邊喝酒,總有一天會撞山的」。

再比如,他追求自由,不為權勢所累。

任我行以女兒為條件誘惑令狐沖加入日月神教,一邊是可能失去任盈盈的愛情,一邊是別人夢寐以求的未來教主之位,令狐沖斷然選擇了拒絕,自由的本性與魏晉風骨無二。

這里有導演和編劇的功勞,但李連杰自身正氣瀟灑的氣質,無疑是扮演令狐沖的加分項。

除了李連杰與林青霞之外,影片另外的兩大美女,也是難得在一部電影里同框出鏡。

扮演小師妹的李嘉欣時年21歲,以香港小姐身份出道的她,曾被香港媒體冠以「香港第一美人」、「東方珍珠」等稱譽。

但在本片中,導演卻讓她收斂起自己的美,而以假小子的裝束出現,意圖打破觀眾對她固有的花瓶印象。

可即便這樣,李嘉欣的美還是奪眶而出,不經意間,成就了最美版本的小師妹。

沒辦法,觀眾里從來不缺乏發現美的眼睛。

其實,這只是李嘉欣的第二部電影,作為影壇新秀,她演活了小師妹喜歡吃醋的可愛模樣,實屬難得。

比如她看見「情敵」任盈盈的鞭子纏在樹上,就知道令狐沖去見她了。

于是醋意十足地罵:死酒鬼,肯定去找任盈盈了,好酒又好色。

后來聽見令狐沖可能和別人洞房了,氣得不知該說什麼好,「師兄啊,你們……」

演活了情竇初開的小師妹的神韻。

而另一大美女,則是扮演任盈盈的關之琳。那一年她29歲,正是女人最美的年紀,也正是影壇當紅辣子雞。

與李連杰一樣,她也剛剛從《黃飛鴻》劇組殺青。

她與李連杰年紀相仿,《黃飛鴻》里二人的CP感,毫無違和地代入了《東方不敗》。

而關之琳最讓人難忘的,是在夜空下的屋頂上,獨自飲酒時,那雙奪人心魄的大眼睛。

以及在影片最后,一人目送令狐沖乘船遠去的孤單背影。

在熒幕之內,林青霞、李嘉欣、關之琳三大美女爭奇斗艷,各有風韻。在熒幕之外,關于三個女人之間的對比,30年來就沒停過。這也是該電影的另一個熱議話題。

有人贊美林青霞,說她一個人就撐起了影片的顏值,有人力挺關之琳,說她美得不可方物。

這也促成,黑木崖上的最后決戰,李連杰+林青霞+李嘉欣+關之琳的組合,成了武俠片史上顏值最高的一場戲。

這部影片的主題,用八個字可以概括: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令狐沖帶領一眾華山子弟,一心想退出江湖紛爭,去過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可是,江湖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想退出,沒那麼簡單。

這句話有兩層含義。首先, 江湖有兒女情仇,剪不斷,理還亂。

風流倜儻的令狐沖,與小師妹、任盈盈、東方不敗三人的情感糾纏,充滿了江湖味。

他最不愛的人可能是小師妹。但小師妹卻一往情深,她曾對令狐沖說,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叫退出江湖,反正能跟你在一起就好。

他最愛的人可能是任盈盈。但任盈盈最后拒絕了和令狐沖遠走高飛的請求,身為魔教教主的女兒,他比令狐沖更加身不由己。

至于東方不敗,被令狐沖懷疑與之共度良宵的人,卻是殺死令狐沖師弟們的兇手,真是造化弄人。

這讓恩怨分明的令狐沖,一劍將其刺傷。

此時鮮血噴涌的東方不敗質問令狐沖:我對你處處手下留情,你居然對我下這麼重的手?

這場景,像極了癡情女對負心漢的靈魂拷問。

而令狐沖的眼神分明在說,你干嘛不躲?我雖然想報仇,但我并不想傷你。

這是充滿了兒女情仇的江湖,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江湖,是血氣方剛的令狐沖躲不過的江湖。

但是, 江湖不止有兒女情仇,更有刀光劍影。所謂: 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如山鳥驚飛。江湖自有他血雨腥風的另一面。

說起刀光劍影,不能不提《東方不敗》的武打設計。

導演程小東是最不該被忽視的人。每個人都在稱贊徐克天馬行空的創作力,但讓這些創意能真正落地的,還是程小東的功勞。

而他是如何體現刀光劍影與絕世武功的?拿任我行和東方不敗這兩大高手舉例。

任我行的吸星大法,看起來是最狠毒的武功。

在程小東的設計下,任我行能將兩個守衛吸成肉球,能將扶桑武士胳膊吸成臘腸,這樣的創意,既恐怖又讓人拍案叫絕。

而對東方不敗武力的呈現,也是前所未有的。

除了讓她抖肩就能發出強大的內力,最典型的就是繡花針的設計。

將繡花針拍成致命武器,程小東對小說的還原度完成極好,同時與任我行的琵琶鉤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琵琶鉤至剛至陽,蠢大恐怖。繡花針至柔至陰,小巧靈動。然而一交手,色彩繽紛的繡花針卻威力無比,勢不可擋。

一個公認的事實,《笑傲江湖》系列的打斗場面,是武打設計的里程碑。為后面眾多武俠片的動作設計開創了模板。

同時,徐克快節奏的鏡頭剪輯,完美結合了程小東的武打編排,形成了極具特色的打斗風格。

之前有專業影人做過對比,70年代的武俠片,在暴力段落的處理上,平均速率是每4~5秒一個鏡頭。最快的是胡金銓的《俠女》中的一場戲,鏡頭平均速率是1.5秒一個。

而徐克在他的電影《蝶變》中有場戲,鏡頭速率平均是0.48秒一個,節奏之快,被人稱之為「暴戾剪輯」。

從技術角度上說,「暴戾剪輯」是對傳統武俠片「弒父」級別的改造。

而到了《東方不敗》這一階段,徐克電影的「暴戾剪輯」技術已經登峰造極了。

可以說,沒有該系列的摸索實踐,就沒有后來的《新龍門客棧》等新派武俠片的精彩打戲。

塵世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

我們對這片江湖戀戀不舍,也許是因為我們都有笑傲江湖的夢想。沒做完的江湖夢,在《東方不敗》里繼續做著。

我們都如令狐沖一樣,曾經對酒當歌,義薄云天。我們都曾是令狐沖,為世事煩惱過,想逃離這片江湖。

然而就如任我行所說: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麼退出?

沒錯,這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終極解釋。這是江湖的無奈,也是江湖的魔力。

而《東方不敗》構造的江湖之所以經典,有影片自身原因,也有時代的因素。

那時的香港,本身就是一片熱血江湖。結金蘭,拜關公,是港人常態。恰逢九七回歸在即,暗流涌動,部分港人對前途的迷茫與惆悵,亦如東方不敗自我身份認同感的缺失。

徐克此后的武俠片,再難達到那樣的痛快淋漓,那樣的目酣神醉。

《東方不敗》里的熱血江湖,再也回不去。而徐克的高明之處就在于,他不許我們相忘于江湖,而要我們在心底留住這片江湖。

30年了,始終忘不了東方不敗和令狐沖之間最后的對話。

黑木崖上,令狐沖問:那一晚到底是不是你?

東方不敗回答:我不會告訴你的,我要你永遠記得我。

也許,這也是這部電影想告訴觀眾的:我要你們永遠記得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