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庸置疑,梁朝偉《無名》一上映,諜戰片的全新天花板誕生了!

賀歲檔的電影局面基本已定,《無名》可以說是最沉得住氣的一部電影了。

電影2021年8月開拍,12月19日殺青,而官宣定檔的時間是2023年大年初一。

從開拍到定檔,電影只發過一張海報,一組劇照,一支30秒的預告。

就算是正式定檔,《無名》的動作還是很「小心」。

一張定檔海報,一張王一博、張婧儀合照,以及一張否認電影全片均為上海話的辟謠海報。

照這物料的發布頻率,可真的是要急死觀眾。

好在,《無名》終于發力了。

就在1月7日,電影《無名》一口氣連發2個預告片。

兩支預告片加起來時長約為2分半,雖然預告片中一句話都沒有,但依舊信息量爆炸。

從預告片的第一個畫面開始,就需要我們無數次暫停,細細琢磨畫面里給出的信息。

毫無疑問,預告片一出,觀眾的期待就爆炸了。

要小編說,《無名》這部電影一出,華語電影諜戰片的全新天花板出現了。

《風聲》之后,又見諜戰片

「諜戰」題材,是很多觀眾為之著迷的題材之一。

在電視劇領域,諜戰作品不僅量大,質量上乘的還有不少。

以2006年的《暗算》為開山之作,緊接著《潛伏》《黎明之前》《懸崖》等,每一部都是9分上下的「神劇」。

和小熒幕熠熠生輝的諜戰題材作品相比,大銀幕上的諜戰片不多。

往前數,有質量極佳的《風聲》,這部電影還被韓國買走版權。

如今,我們等來了這一部《無名》。

《無名》是一部諜戰電影。

電影聚焦的是1937年-1945年的戰爭時期,這期間日軍偷襲珍珠港。

隨著太平洋戰爭全面爆發,抗戰形勢也因此完全改變。

這是黎明前的至暗時刻,同樣的,上海也正處在「艱難時刻」。

在這里,有無數地下工作者前仆后繼,用默默無名的奉獻換來了革命的勝利。

《無名》的主角,就是這些默默無名的地下工作者們。

預告片里,可供我們猜測的信息不多。

我們熟悉的臥底劇情,經典的斗智橋段似乎都沒有正面表現,但是正反雙方的心理博弈這點很明確。

而且,僅從預告片的呈現上,我們就能看出來:這部諜戰電影,不簡單。

首先是場景里傳遞出來的懸疑感。

預告片里出現的場景有很多,比如開場梁朝偉坐著的這個走廊,看起來空間很大,且通透性極強。

這是哪里?他想要干什麼?

之后以王一博的背影切入,遠處是一個小攤販,點著暖黃色的光,煮著熱氣騰騰的食物,看起來一片祥和。

但是注意了,鏡頭拉遠的時候,這個地方是被電網給圍住的。

一張電網,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這個原本溫馨的深夜小攤變了味了。

其中一個預告片里,有一個主場景,是一個類似于酒店或者公寓的地方。

暖色調的墻漆和粉色碎花的墻紙,還有墻上的壁燈,讓這個場景蒙上了點夢幻。

但很快,門牌上的一個日文符號,讓這里變得危險起來。

而和暖色調成對比的冷色調場景里,更是直接出現了拿著槍的王一博。

之后的一個相似場景,王一博的傷容又是為什麼?

沒有直接把場景信息給出來,而是通過一個個畫面,一點點信息去拼湊。

這部電影,真的是從預告片就在玩諜戰。

其次是剪輯帶來的緊張感。

諜戰片里當你猜不透這個人的身份時,就是最緊張,最吊人胃口的時候。

《無名》的預告片里,通過剪輯帶來的緊張感也不輸給猜身份的過程。

一場槍戰戲,卻能通過剪輯的手法,隱藏了關鍵信息。

梁朝偉和王一博是對立關系嗎?

這一槍是王一博開的嗎?

除了這兩人之外,出現在樓道里的第三人又是誰?

王一博和一個臉上都纏滿繃帶的人扭打在一起,這個人又是誰?

當然,預告片里出現的人物,哪些是正,哪些是邪,也很難猜透。

同一場景里,森博之、梁朝偉、王一博和王傳君各自都是什麼身份,他們又在哪?

最后有構圖帶來的反差感。

眾所周知,程耳導演對于畫面構圖的精益求精,已經「瘋魔」了。

從導演上一部作品《羅曼蒂克消亡史》里,就有很多構圖精妙的例子。

在新出的兩款預告里,構圖依舊是重頭戲。

這個梁朝偉出現在畫面中間的構圖,一明一暗的對比,橫豎交叉的窗格立于人前,讓這個人看得不那麼真實,有故事。

更多關于構圖的美學,下面我們還要著重來聊聊。

極致的電影美學

《無名》之所以從預告片就讓人期待值拉滿,很大一個原因在于導演——程耳。

程耳是個資深導演了,1999年就從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

他的職業生涯里,作品并不多,甚至可以說超低產。

加上即將上映的這部《無名》,只有四部長片。

盡管作品不多,但每一部都極具風格,程耳把電影美學這四個字給吃透了。

2016年,程耳導演自編自導的電影《羅曼蒂克消亡史》上映。

無論從畫面質感,敘事方式,影片故事,這部電影都值得載入電影史。

當然,這部電影超強的演員陣容也令人驚嘆。

葛優、章子怡、淺野忠信、杜淳、鐘欣潼、倪大紅、袁泉、閆妮、霍思燕......

一個低調作品少的導演,怎麼能夠把這麼多大牌演員都招攬過來,參演他這部電影呢?

因為他本人。

在影片中出演管家的閆妮曾在采訪的時候說過,她來參演,主要是因為導演程耳,和他的劇本。

結果就是,《羅曼蒂克消亡史》在電影層面大獲成功。

這一次,程耳導演依舊吧「視聽盛宴」這四個字發揮到極致。

僅從預告片里,我們就能被畫面折服。

程耳保持了他之前的影像風格,常用對稱構圖,利用畫面色彩來區分情感。

時不時有高空俯拍的上帝視角,在細節上又做到了極致考究。

電影《無名》在一次拍梁朝偉與日本人在哨所雨中對談,雨水把風衣淋皺,為了追求完美,程耳一直讓服裝師整理捋平為止。

負責電影《無名》前期勘景的美術指導孫立說,在程耳導演的世界里,只要有一點不對,都不行。

不僅是要有真實感的上海建筑,就連群眾演員的服裝、走路的狀態也要還原到上世紀40年代的樣子。

因為在程耳導演看來,「一兩個不對路子就能看出來」。

就連皮鞋在地上的節奏,都能卡在點上。

一個連預告片都完美到這個地步的電影,正片怎麼能不讓人期待呢?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畫面,又不僅僅是追求極致的構圖美感,還有深意。

程耳導演在鏡頭語言這個命題上,也交出了滿分答卷。

影片的主題是「隧道盡頭終有光」,預告片里很對強烈反差的對比畫面。

一邊是大好河山,藍天白云,風光無限好。

一邊是殘舊破敗,陰沉暗淡,恐難見天日。

一邊是騎著腳踏車,在林間穿過。

一邊是換了樣子,只剩冷漠凝視。

這個鏡頭的對比,沖擊力太強了。

電影里的超豪華陣容

是時候聊聊這部電影的演員陣容了。

其實程耳導演的每一部作品,演員陣容都是超豪華級別的,這次也是。

主演陣容里,有影帝梁朝偉,從電影首款海報公布,梁朝偉的魅力就已經展露無遺。

預告片中,他呈現了更豐富,也更讓人著迷的演技。

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甚至連他的皮鞋尖都有戲。

電影里的另一個主要演員,是青年演員王一博。

導演程耳在談到選角時則表示:「王一博演的這個人物沒有其他任何人選,只見了他一個,就確定是他了。」

為了讓王一博能夠進入到角色里,程耳導演使了一個「絕招」。

王一博進組后很長時間都沒有任何通告安排,他被要求自己一個人待在酒店房間,不能玩游戲、看手機,更不能離開劇組拍廣告,甚至和朋友家人也不能天天聯系。

直到一周后,他才被「放」出來。

這個時候,程耳才花大量的時間跟他講當時的歷史,劇本中的人物,表演的設想以及重點。

經歷過了這一周「自閉」訓練,王一博在抓角色特質的時候,就有如神助。

預告片中,他的眼神戲內斂深沉,隨便一個截圖,都能看出故事感。

還有程耳的老朋友王傳君,以及一個表情就讓人入戲的黃磊。

在預告片里鏡頭不多的大鵬也來了個大顛覆。

他以往的角色多為喜劇,在《無名》里,他是陰沉憂郁的汪偽政府官僚。

從扮相到感覺,他把這種味道演出來了。

就連最后出現的三位女性角色,也都有各自魅力。

眼神里寫滿復雜的周迅,自帶憂郁氣質的江疏影,讓人看的心生憐愛的張婧儀。

能把演藝圈這麼多重量級的人召集到一起,搭台演上一出,這戲自然值得我們期待。

超級商業大片的誕生

在《無名》新發布的兩款預告片里,有一個新概念的出現,讓小編看的熱血沸騰。

超級商業大片。

「商業大片」很好理解,畢竟我們看了太多商業大片,但何為「超級」?

從前文所述來看,「超級」兩個字如何體現,我們也能摸出一點門道。

一個是從演員陣容,兼具了質量和流量,這是最優的選擇。

一個是從電影表現,也就是前文提到的電影美學。

從《無名》的幾個預告來看,「電影美學」這四個字相比已經不需要贅述。

這里小編想說的是,事實上,這部電影已經超出了電影美學的范疇,開始往電影哲學的方向發展。

一部優秀的電影,免不了被人解讀分析。

程耳導演卻能做到,每一部電影都能被解讀分析。

1999年,剛剛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的程耳導演交出了他的畢業作品。

一支31分鐘的劇情短片《犯罪分子》,至今都還是「北電最牛的畢業作品,沒有之一」。

他的第二部長片《邊境風云》在敘事上做了創新,采用了非線性敘事,賦予了傳統黑幫警匪片一種截然不同的影像風格。

之后的《羅曼蒂克消亡史》,則是在《邊境風云》上更進一步。

無論是敘事結構,還是畫面質感,視聽影像,以及演員表演,甚至影片的內核,都有質的飛躍。

如今,7年磨一劍,《無名》帶給我們的只能是更好。

有程耳這個名字做保,我相信,電影的超級商業大片時代即將到來。

賀歲檔這部《無名》,就是第一槍。

而這最驚艷的一槍,一定會給我們最大限度的滿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