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潤發和郭富城主演,口碑和票房雙豐收,莊文強為何不開拍《無雙2》,而去拍了《金手指》?

加油娜娜酱 2022/09/15 檢舉 我要評論

在《無雙》這部電影上映之前,其實小編并不太看好,

有的朋友可能會問,導演是莊文強、主演是郭天王與發哥,你為什麼事前不看好!沒錯,這些都是大腕,但發哥在這之前剛拍過《澳門風云3》這種超級爛片,郭天王發揮不穩定,莊文強的強項是劇本,一直都是和麥兆輝綁定拍片,他單獨執導的作品非常少,所以我說不太看好沒毛病吧。

但這次《無雙》的成片確實超過預期,聲畫語言用的非常嫻熟,各方面都比較平衡。

不過我看完后觀影快感倒不是那麼強,主要是后面那個反轉驚喜不夠,不是我多麼高明早早看穿一切,而是和《非常嫌疑犯》的套路有些太像了。

如果你沒看過《非常嫌疑犯》,那《無雙》的觀影快感至少提升一顆星,我當年看就被完全騙住, 凱文•史派西的最后一個鏡頭看的我目瞪口呆。

其實莊文強也早就把最大的那個梗放在了片名里,只是觀眾沒觀影之前不可能意識的到, 《無雙》,不就是「沒有兩個人」的意思嘛。

我相信朋友們看完電影肯定有不少疑惑,我也一樣,

下面我試著深入的剖析一下, 雖然有模仿《非常嫌疑犯》的地方,但這個劇本還是編的很巧,不過有一兩個地方我想的腦仁疼也沒琢磨明白,和大家探討一下。

《無雙》講述了兩層故事,第一層是郭富城飾演的李問向警察講述的,第二層是導演的上帝視角,主要出現在故事的結尾。(其實還不止兩層,我會在下面講到)

我們先來看第一層。

電影開頭,李問在泰國的監獄里,后面我們會知道,他是因為使用假幣被警方逮捕,他在獄中畫了一張足以亂真的郵票,偷偷將信扔到了獄警的郵件袋里,這時候香港警方因為假幣案提審李問,把他帶回了香港。

這時一個叫阮文的著名女畫家叫了一堆社會名流要來保釋李問,警方說只要李問把假鈔集團首腦,也就是「畫家」的事情講出來,他就可以走,于是李問開始講述他的故事。

看過的朋友都知道,這個故事是李問編造的,他口中周潤發扮演的「畫家」吳復生是個虛構的形象,但他并不能天馬行空的說瞎話, 這從本質上來說是個命題作文,他主要有兩方面的約束條件。

一,警方知道的事情,不能胡說。超級美鈔、搶取油墨、金三角叢林大戰、酒店公寓里的火并,這些都要對的上。

二、李問的最終目的是脫罪,「畫家」要把大部分的鍋都背了,所以他的故事里,自己是很被動很委屈的, 一句話,壞事都是「畫家」干的。

但同時呢,故事里又不可避免的注入李問自己的影子,文學圈里流行這樣一句話: 「每個作家的處女作,講的都是他自己。」所以「畫家」身上寄托了李問的一些理想人格,比如做事沉穩、灑脫,當機立斷,這都是他希望自己身上能有的質量。

包括他做偽鈔的動機,電影里「畫家」多次說要幫助他追回阮文,這就是李問潛意識里的防衛機制在起作用, 他說服自己犯法是為了愛情,多麼感人至深的動機。

在這些約束條件之下,李問完成了一篇可以打高分的虛構現實主義作品,把警察耍的團團轉,自己則成功洗白溜之大吉。

第二層故事是導演通過上帝視角呈現的,也就是大結局里的「揭秘」部分,但并不全是,在搶劫完變色油墨后,[插·入]了一段女警的回憶,講他怎麼跟那個加拿大警察認識的,這段也應該算是上帝視角。

但在游艇上加拿大警察化妝成馬主教與黑幫接觸時,時序是打亂的,因為其中有一個人少了一條胳膊,李問講述的故事中,他是在之后的叢林大戰中受傷, 這可以算是導演埋設的一個「錨點」,提醒觀眾不要搞錯。

《無雙》最容易出現歧義的地方在于: 李問講的那個故事里必定有真有假,那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

我二刷電影之后,覺得最關鍵的人物是馮文娟飾演的那個出現了沒有幾次的偽鈔專家: 秀清。(整容之后就是張靜初演的了,也就是「假阮文」)

就是女管家后面的女人

警方在一開始的會議室里把所有牽扯到偽鈔集團的人物都介紹了一遍,唯獨沒有介紹秀清。

秀清到底是誰?在故事里承擔什麼角色?

我們回想一下,秀清是怎麼出場的。

在「畫家」去將軍的老巢前,先與將軍的副手見了一面, 副手介紹說秀清是他們的偽鈔專家,這時候李問拿著調試成功的變色油墨從房間里興沖沖的跑出來,一個趔趄,把油墨灑在玻璃墻上。

這時候李問與秀清有一個好幾秒鐘的對視鏡頭,我第一遍看的時候有些奇怪怎麼會給這麼個鏡頭,二刷的時候我明白了。

原來秀清,就是虛構故事中李問的原型!換句話說,李問是根據秀清的事跡來虛構他自己的。

這就跟作家寫小說一樣,無論再虛構的人物,都有個模模糊糊的原型,或者是幾個人物拼貼在一起, 故事中的「李問」,就是根據秀清為模版「創作」的。

我的證據是在李問、秀清見面時,出現了很明顯的矛盾點。

與副手見面時,李問的變色油墨剛剛調制成功,他興沖沖跑出來就是為了告訴「畫家」這個好消息,但與此同時,秀清卻對副手說,美鈔上的變色油墨非常完美,將軍愿意與他們合作, 這就非常不合理了。

有朋友可能會說這是之前搶來的油墨,這里我覺得不對, 將軍之所以愿意合作,是認為他們自主調配出了變色油墨,所以后來才會說你把技術教給我的人,如果是搶的,那這筆生意風險太大,誰知道下次還能不能搶到?

而接下來,在將軍的老巢里,有一個鏡頭是軍人在槍斃人犯,秀清處于被扣押的狀態, 注意看她身上有被打的痕跡,臉也很臟,說明她處于危險之中,這就奇怪了,她為什麼會被抓?沒有任何情節交代。

所以只有一個解釋,虛構故事中的李問,就是秀清,她是李問的一個映射。你回想一下,秀清是不是也像李問一樣,都顯得很不情愿,很受委屈,自始至終都很被動?

真實的版本應該是這樣:

李問在研發超級美鈔的過程中遇到了瓶頸,他搞不定變色油墨,而每次都去搶的話,人力物力成本太高,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得知將軍的團伙也在研發偽鈔,并解決了變色油墨的問題, 這里面的關鍵人物就是秀清。(那個通過被車身上的油漆啟發的細節應該就是真實秀清的事跡,被李問安到了自己身上)

李問對警察說「畫家」之所以要襲擊將軍,是要報殺父之仇,這完全是他胡扯的,沒有什麼殺父仇人,他們到金三角叢林里大打出手的唯一目的, 是要把秀清給綁來,幫他制造超級美鈔。

但在槍戰的過程中,秀清的臉被毀容,所以干脆李問就把她整容成了心中女神阮文的模樣,秀清慢慢的還對李問產生了感情。

那真實故事里的秀清又是個什麼人物呢?她有可能是警方的臥底,將軍之所以要殺她,可能是不小心暴露了身份。但這個點沒有太強的支撐證據,只有片尾那個打火機我覺得不夠,她有可能是后來才決定要幫助警方的。

她可能就是個單純的偽鈔專家, 將軍之所以要殺她,是因為她沒用了,配方已經做出來,兔死狗烹,正在他要殺死秀清時,李問一干人殺到,將秀清救走。

我看的時候覺得叢林槍戰這段有些太過傳奇,這是一部相對寫實的電影,而發哥突然就變身成了不死小馬哥,很跳戲,當然,你也可以說這是向老式的警匪片致敬,效果確實也達到了, 發哥與子彈共舞的場景對觀眾來說真是印象太深刻了。

還有一個解釋,就是這場槍戰不止是李問團伙加入,還找了雇傭兵,因為開頭警方說這場槍戰死了上百人,如果只有他們五個,顯然太扯了。

好,假如秀清只是個單純的偽鈔專家,那就又有個地方講不太通, 她怎麼會有能力在電影的開頭,找到那麼多上流人士出面來保釋李問,就算整過容和阮文一模一樣也說不通,那些上層人士里還有 「太平紳士」,這在香港社會可是非常有頭有臉的人物,僅僅是一個女畫家,能有這麼大能量麼?

這就引出了《無雙》的另一個懸念: 幕后的那個大的Boss,到底是誰?

從電影給出的結局看,大Boss就是李問,一切都是他策動并施行的。

但真的是這樣麼?

電影中發哥扮演的「畫家」說過一句話: 「一百萬個人里面只有一個主角」。

還說: 「你只要當上主角,想怎麼樣都行」。

「畫家」是李問杜撰的,所以這兩句話其實是李問說的,他為什麼要說這兩句話?

很明顯,因為他之前不是主角。

在電影最后的上帝視角中,多年前的李問見到阮文后,失落的回到造偽鈔的房間,鑫叔說了一句話: 「別想了,我們注定是要當配角的」(大意如此我記不太清楚了)。這句話無論是口氣還是語調,都不像是對一個大Boss說的,說明李問當時只是一個打工的。

但他有一顆想做主角的心,他后來碰到了秀清這個技術大牛,終于可以拉出隊伍來單干了。

所以在李問之上,一定還有一個人,也就是終極Boss。

種種的跡象表明,很有可能,這個人就是那個李問暗戀的女神、片尾在西北閑云野鶴作畫的,真正的知名女畫家: 阮文,她就是警方一直要找的「畫家」。

按照阮文的說辭,李問是她在加拿大的鄰居,不熟,最多就是見面說聲Hi,再見說聲Bye的那種, 但這一段并不是上帝視角敘述,而是阮文自己說的,導演如果要清晰的表示,那滿可以讓女警來說,為什麼要讓阮文來陳述?

還有就是「畫家」這個人物的神秘性,鑫叔說「畫家」三代印假鈔,從沒有一人被抓,因為他們非常非常謹慎,但我們看發哥扮演的「畫家」是個什麼揍性?他經常自己拎著槍跑到第一線去搶東西, 就這個中二勁在電視劇里活不過三集,更別說「三代沒有一人被抓」了。

李問可能并不知道誰是真正的「畫家」,他只是聽命行事, 而阮文住在偽鈔工廠的隔壁,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知道了李問對自己的迷戀,所以干脆將之作為一步棋,到了適當的時候打出來。

這也就是開頭的假阮文可以找到那麼多上流的人物來保釋李問的原因,這背后都是真阮文的授意, 她背后的能量一定是非常大的,遠超一個畫家給他帶來的影響力。

假阮文去警局,很可能是真阮文的授意,可能最初的目的不是保李問,而是去探聽情況,假阮文為什麼要聽她的話?可能是她許諾會把李問救出來,這一點導演沒有解釋的太明白。

有朋友可能會問,她是那麼知名的畫家,肯定不缺錢,還會去印偽鈔麼? 但確實有這種人格特質,把犯罪當作快感的一種,多年前大明星薇諾娜·瑞德的偷竊案不就曾轟動一時麼?她偷東西肯定不是因為缺錢。

當然,這里面有我猜測的成分,但如果一部電影, 最大的那個Boss不在可見的角色內,那只能說明劇本太坑爹了。

分析了不少,下面探討幾個容易引發爭議的點。

1、李問是怎麼被捕的?

他在泰國花的錢是真鈔(馬主教帶來的),被捕后泰國警察說了一句:「這美金這麼真,不會是抓錯了吧」,說明李問被捕并不是被現場抓包,而是上層接到了舉報,我猜應該就是秀清舉報的,她想讓李問收手跟她走。

2、那個打火機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里導演交代的不夠清楚,打火機一共出現了四次,第一次是女警來泰國接李問時,第二次是女警給馬主教,說里面裝了追蹤器,第三次是馬主教還給她,里面夾了個約會紙條,第四次是假阮文把游艇號碼放在打火機里提醒警方。

有一個一閃而過的鏡頭大家有沒有印象,在假阮文最后與李問【啪☆啪】啪的時候, 給了一個警局里的空鏡頭,背景音是做愛的嬌喘聲,說明假阮文(也就是秀清)身上有竊聽器,很可能就是在這個打火機上。至于打火機是怎麼拿到的,導演沒交代, 我覺得這里可以證明,假阮文與警方合作了。

3、為什麼在酒店房間火并時,其他人會用槍指著李問。

這一幕是按照上帝視角展現,應該就是真實發生過的,當秀清逼著李問殺死阮文和她未婚夫時,所有人都突然拿槍指著李問, 按理說李問是老大,應該指著秀清才對。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個點,那就只有一個解釋, 被綁在床上的阮文,就是大Boss,團隊中的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只有李問不知,所以在大Boss遇到危險時,會臨陣倒戈。

但這也有牽強的地方,阮文行事那麼縝密的人,應該不會對手下曝光身份,想不通啊想不通,這麼明顯的一個爭議點,我覺得導演不會考慮不到。可能我漏掉了什麼信息?

4、警方是怎麼認定一定存在「畫家」這個大Boss?

這一點我覺得解釋的也不夠清楚, 警方的說辭是拍到一張模糊的背影照片,但僅憑這一點,怎麼就會那麼篤定還有另一個人呢?還給了李問就坡下驢編故事的機會。如果非要解釋,我覺得應該放在公寓火并那里,現場發現了兩個人的痕跡,但人不見了,反而會更合理一點。

好,我猜你可能已經有些暈了,說真的我也是。我現在有些后悔去二刷了,有時候單純一點觀影,挺好的,這樣掰碎了分析我也感覺心好累啊!你要說我過度解讀,那我也認,這片子讓我很有深入剖析的欲望。

不過我對這個劇本還是挺認可的, 雖然整體框架很像《非常嫌疑犯》,但有原創的東西在里面,從演出到場面調度都是高水準。我最喜歡的一幕是張靜初抽著煙流淚那里,感受到了她的演技,很動人。

《無雙》的英文名叫 《Project Gutenberg》,Gutenberg(古登堡)是14世紀的德國科學家,發明了現代印刷術,「Project Gutenberg」(古登堡項目)是1971年7月由Michael Hart發起的數字圖書館項目, 意在將海量的舊版書籍電子化,成為人類的共同財富。

我覺得莊文強起這個名字,很有些懷舊的意味在里面,港片曾經多麼的輝煌燦爛,現在每年只有那麼可憐的幾部產量,他在《無雙》里注入了很多舊式港片的元素,光是發哥的那幾個鏡頭就讓人感慨萬千。

像《無雙》這樣一部口碑、票房兼收的電影,導演不開拍續集,反而另外開拍了一部八十年代商業犯罪題材的新戲,究竟是為什麼?

當然,他早在《無雙》熱映期間就說過不考慮拍續集。

而與之同時,也在另外的場合說過票房如果達到多少,就會考慮開拍《無雙2》,也說過會原班人馬再開拍另外一部新電影,講一個新故事。

這些看起來不一樣的描述其實都很正常,人的想法總是在改變的。

然后一晃三年,他果然沒有開拍續集。

推測去看,最大的可能是莊文強導演不愿意重復自己,因為《無雙》這種劇情模式,對續集劇本的要求會非常高,不但要續前情故事,還需要在架構和手法上進行創新。

而莊文強并不是王晶,或者應該說他比王晶要有野心得多。

所以他不會冒著砸掉招牌的風險貿然開拍《無雙2》,如果開辟新題材成功,也必將更能顯露出其對電影的駕馭能力。從這個思路去看,他或是試圖在這個香港電影衰微的年代里,去證明自己有撐起香港電影的能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