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地頭蛇崩牙駒曾經的門生「洗米華」,從「疊碼仔」變成「大集團主席」崩牙駒落難后翻臉不認人

上世紀的澳門,有一個土皇帝,叫崩牙駒,他是「14K」在澳門地區的龍頭,手下馬仔逾10萬,勢力鼎盛時期能與澳門總督抗衡。

當初崩牙駒有四大護法,分別是「洗米華」周綽華、軍師石永祥、「猛鬼添」葉錦添、石岐嘟,只手遮天,風光無限。

當年向華強想進軍澳門賭業也是遭到崩牙駒的輪番阻撓,最終無奈之下舉白旗投降,返港發展。

周綽華當年也只是混跡在澳門賭場的一名默默無聞的疊碼仔,在1995年的時候拜入了崩牙駒一位馬仔的門下,論輩分來說,崩牙駒是洗米華的師公。

然而洗米華的野心遠遠比看上去的大,他想方設法接近崩牙駒,借機討好他,留下好印象。

由于樹大招風,又恰逢港珠澳打黑大行動,在何鴻燊的指點下,叫崩牙駒弄點事情進去,崩牙駒在1998年因涉嫌犯罪入獄14年,之后的澳門風平浪靜。

在崩牙駒入獄以后,洗米華拉攏了他一部分的勢力,開始另起爐灶,但他并沒有多少資金,自知靠自己成不了大事,因此開始多次到監獄探望崩牙駒,將自己的藍圖生動地講解給他聽,如此一來,崩牙駒也覺得他是個罕見的人才,并且有情有義。

后來洗米華向崩牙駒暗示自己手頭緊,需要資金來啟動自己的藍圖,崩牙駒也沒思索多久,就托人在他身上投資了3000萬港元。

有了資金的洗米華在2007年的澳門成立了太陽城集團,開啟了自己所謂的「藍圖」,太陽城集團涉及的業務范圍包括博彩、酒店、娛樂、電影、餐飲等等,從此風生水起,一路高歌猛進,成為澳門新一代賭場大亨。

崩牙駒當年發展迅速,其中少不了賭王何鴻燊的幫助,正是因為迭碼權都在何鴻燊手上,沒有了何家的鼎力相助,崩牙駒也不見得能夠坐到那個位置,深知這個道理的洗米華找到了梁安琪,在梁安琪在背后撐腰,洗米華才拿到了迭碼權,當然梁安琪在從中也得到一定的收益,從而實現雙贏。

也正是因為梁安琪的相助,洗米華才能順風順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2014年,曾經的土皇帝崩牙駒經歷了接近14年的牢獄之災終于重見天日,但是人走茶涼、時過境遷,澳門再也不是那個屬于他的時代,以往的馬仔也沒有幾個來探望他。

崩牙駒也深知自己勢力已去,想要東山再起,必須做點大事,他開始成立了「洪門歷史文化協會」,自己擔任會長,但是卻遭到了洪門總壇對其的否定。

后來崩牙駒又發行了數字貨幣割韭菜,不過是以洪門的名義,結果洪門總壇又對其進行了譴責,再接著向進軍柬埔寨賭場,又由于缺少資金啟動而擱置。

無奈之下,崩牙駒找到了洗米華,聲稱要太陽城集團一成的股份,后來洗米華說集團不是自己的,最后只答應給他3000萬,這也是當年崩牙駒在他身上投資的那筆錢,現在原數歸還。

如今的洗米華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馬仔,今天的他常年混跡在上流社會,早已對自己洗白,成為澳門知名人士,身價超百億。

雖然名義上洗米華還屬于「14K」,但是做事卻基本沒有動用過「14K」的人馬,想想也知道他這麼做就是想跟黑道撇清關系,更加不想再與崩牙駒有任何瓜葛,兩個人早已經不屬于同一條船,洗米華的野心甚至將目標瞄準了下一代賭王。

崩牙駒也知道世態炎涼,甚至在2016年為了祝賀母親80大壽而豪擺133席,2018年國瀛貴賓會賭廳開張,都邀請了洗米華,但最終洗米華還是找了借口都沒出現在現場。

2019年在一次宴席上,崩牙駒和洗米華兩人都在現場,洗米華敬酒時遇到崩牙駒,也只是禮貌性地敬上一杯,便匆匆離去,沒有逗留,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