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兩次票房慘敗,如今從新開始「套路」的成龍,還能翻盤嗎?

加油娜娜酱 2022/09/01 檢舉 我要評論

內地從1997年的《甲方乙方》之后,春節檔成了兵家必爭之地。

面對一年里最為肥沃的春節檔,很多電影在此時就已經開始做宣傳。

不得不說一句,每一年的春節檔可能要把所有人的腰包都給掏干凈,面對如此商業化的市場,幾乎所有電影都是「有備而來」。

比如2019年的春節檔:徐崢的《囧媽》,陳思誠的《唐人街探案3》,林超賢的《緊急救援》。

或許,只有陳思誠的《唐人街探案》明晃晃的說了自己是第三部,但仔細一想,其實這三部電影都是系列電影的第三部作品。

無論是導演情懷還是前兩部斬獲的大量粉絲來看,這三部電影的票房無疑是重量級巨頭,幾位導演幾乎是把全部家當壓在了春節檔,可見這檔期之強。

此外,除了這三位巨頭,還有一個令人期待的巨頭,即便是不是ip系列的續作,但光是他的名字,就是一個ip。

他就是獲得奧斯卡終生成就獎的大哥——成龍。

這一年成龍帶來了他的新作品《 急先鋒》,與楊洋,艾倫,母其彌雅共同飾演。

說起成龍,我想很多人都打開了自己的話匣子。

沒錯,2019年的成龍是令人失望的。

上映的兩部作品都給了人們很不好的映像和評價,就連票房都造就了這幾年的最低紀錄。

同樣是春節檔的《神探蒲松齡》,上映后就引起一片「哀嚎」,成龍摒棄了之前所打造的城市冒險的輕喜劇風格,一下子變成了一個說教老頭。

最重要的是成龍在該作品中雖然標榜領銜主演,但電影進入中段之后,幾乎成了阮經天和鐘楚曦的愛情劇。

連林柏宏飾演的嚴飛都和成龍的戲份幾乎平齊, 或許成龍的角色蒲松齡在該故事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成龍在該電影中卻根本沒有在挑大梁。

然后《神探蒲松齡》就創造了這幾年的「歷史最低」票房。

在遍地金錢的春節檔,頂著成龍的名字竟然只收獲了 1.53億票房,無論是票房還是分數,都達到了成龍作品的底線。

但這就完了嗎?成龍在2019年中期又給大家帶來一個「驚喜」。

8月16日,《龍牌之謎》悄然上映,很多人都沒聽過這部電影,電影也幾乎沒有買多大規模的宣傳,僅僅是在上映前晉級告知了一波。

當人們打開這部電影的海報,一個名字赫然在列且坐擁頭牌——成龍。

這又成龍又施瓦辛格的,兩大動作巨星的合作風頭完全不亞于當年的《功夫之王》啊,但上映之后情況如何呢。

最終竟然落了一個「上映七天被迫下映,總票房只有1845萬票房」的慘劇。

原因除了電影本身的質量低下之外,很多網友說成龍大哥這一次又「騙了」他們一次。

如果說《神探蒲松齡》里的成龍是戲份少的話,那麼《龍牌之謎》幾乎可以斷定為「客串」了。

成龍在該電影中只起到了一個開頭的作用,在和施瓦星格打了幾場架之后, 鏡頭一轉姚星彤就成了主角,就連前作的主角杰森弗萊明也都是在開頭和結尾打了個醬油。

亂燉,用這個詞形容該電影最為不過。

電影劇本是基于俄羅斯大賣電影《魔鬼的精神》,陣容就是靠成龍和施瓦星格提升主演咖位質量,

等到電影正式開始的時候,成龍、施瓦辛格和杰森弗萊明都消失,成了姚星彤的個人秀。

但成龍在海報上的絕對C位和巨大的人頭,不難看出制片方幾乎竭盡全力把成龍當成賣點,希望能多賣票房了。

只可惜成龍開年的那個《神探蒲松齡》著實消費了不少路人緣,現在已經完全扛不起一個電影的賣點了。

算起來,成龍這兩年的轉型道路又走歪了。

60歲的老巨星

08年-09年那兩年,或許是成龍最感覺乏力的時候,那一年成龍54歲,已經蜚聲國際的成龍和同樣咖位的功夫皇帝李連杰達成了「歷史性合作」,

兩位領銜時代的動作巨星終于在一部電影里見面,這個消息幾乎成了當年霸屏的熱門。

這對電影人來說,是親眼見證朝思暮想的夙愿達成的時刻。

但最后,因為西方導演的特殊審美,魔幻與功夫齊飛,這部中不中洋不洋的電影著實讓人大呼失望。

盡管票房在當年還算可觀,但無疑是成龍演藝道路上的一個巨大失敗。

有的網友甚至說:「該電影最大的作用就是,讓兩位功夫巨星同時走下神壇。」

但這還沒完,09年的《新宿事件》那一年成龍拒絕了妻子林鳳嬌的建議,接受了《新宿事件》的邀約,帶著一伙老搭檔到了日本,拍攝了一部身在日本的香港人電影。

電影一改之前的成龍味道,是一部陰郁暗黑的犯罪故事片,沒有花哨的動作和俏皮的打斗,只有單純的表演和成龍中年的迷茫,最后成龍浮尸東京灣更是讓人瞠目結舌,大呼震驚。

片子水準很高,人們都說成龍不光能打,也能演,評分7.4。

但片子也很慘,題材敏感必須調整,但因為爾冬升的自我要求,他放棄了大陸市場,這個沒有導演剪輯版的電影至今連正規平台都不能登陸。

兩年兩部作品,一個萬眾矚目卻遭遇慘敗,一個突破新路卻被藏在床底,那兩年的成龍或許就開始轉型了。

2010年,成龍接連演了三部作品,《鄰家特工》《大兵小將》《功夫夢》,三部電影都沒有取得太好的反響,

而且三部電影看似大相徑庭,其實已經在向大眾表達一個信息,從標準的特工動作片,到幾乎成了配角的「教育大將軍教育星二代」。

如今的成龍已經不想打了。

動作明星的本錢,就是身體,但無論鍛煉的多強壯的身體,也抵擋不住歲月的蹉跎,如今已經68歲的成龍也深知這一點,甚至在他60歲的2014年,只客串了一部電影《救火英雄》。

《警察故事2013》后,成龍一直在減低自己的動作戲份,《天將雄獅》幾乎成了演講片,因為粉絲群體龐大, 成龍的電影都有不俗的票房,但口碑卻一降再降。

畢竟人們在熒幕上看到成龍的出現,就為了看花哨的動作和激烈的場面,而不是一個老人在熒幕前訴說自己的家國情懷。

在《絕地逃亡》中發現自己徹底打不動了之后,不想一直消耗自己熱度,又苦于轉型的成龍似乎發現了一個新的路線。

既然打不動了,就把焦點讓給別人。

賀歲片套路

成龍總結了之前作品的成功和失敗,以《12生肖》為藍本,給自己打造了一個 「陪玩」型電影。

該套路大概就是:

成龍在前面坐鎮,找幾個當紅的小鮮肉陪襯,故事劇情呢基本上就是團隊打BOSS的簡單劇情,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要在春節賀歲檔。

之后的《鐵道飛虎》《功夫瑜伽》都是這種路線下的標準作品。

小鮮肉在旁邊歡騰,成龍在中間掌控全局,一邊打一邊笑,成龍一改之前的一路打到底的硬漢風格,成了教育小鮮肉和輸出正能量的和藹老人。

評分不高,但票房一路高漲。

《功夫瑜伽》甚至斬獲了17.49億票房,創造了自己的票房新高,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票房最高的一部電影,竟然是一部打鬧片。

玩得興起的成龍還在同年和「007」皮爾斯布魯斯南《英倫對決》,首次嘗試西方「孤膽英雄」式犯罪片,大獲好評。

那一年是成龍重回巔峰的一年。

但次年的《機器之血》又開始劍走偏鋒了,

蹩腳設定和土味審美,盡管也是「陪玩」型電影,但該片一改團隊冒險的套路,成了一個不倫不類的山寨科幻片,

科幻設定很像一個垂暮老人拿著諾基亞還跟你說最新款手機真黑科技的既視感。

同樣的春節檔,票房僅僅3億,和《功夫瑜伽》差了六倍,剛剛轉型成功成龍再一次跑偏了。

而后便是《解憂雜貨店》《神探蒲松齡》《龍牌之謎》了。

可能對新題材的嘗試欲望和自我要求,即便是已經摸出了一個標準化套路的成龍,仍然要接拍一些其他類型的作品,但毫無意外的都撲街了。

《龍牌之謎》的低下說「成龍大勢已去」的大有人在,

有的甚至直接謾罵,稱以后再也不看成龍的作品了。

如果成龍再這樣下去的話,曾經的票房神話必然是要墜落神壇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