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鐘楚紅都放棄出演《胭脂扣》,梅艷芳懇求張國榮加盟,成就一段影視經典!

加油娜娜酱 2022/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世人皆愛張國榮。2003的愚人節帶走了那個精靈般的哥哥,意外發生后社會各界都為之震驚,繼而是感到深切入骨的悲痛。

而在那些傷心者中,香港作家李碧華在悲痛之余寫下了最切合哥哥的悼文,標題為「血似胭脂染蝶衣」。

「蝶衣」二字很容易看出來是哥哥在《霸王別姬》的角色名,但對于「胭脂」一詞的由來,知道的人并不多。

「胭脂」取自電影《胭脂扣》,此片是梅艷芳連拿4座影后獎杯的作品,盡管哥哥在那一年的電影節中顆粒無收,但是他能出演這部電影,卻著實費了好大功夫。

01

主創人員敲定過程一波三折,梅艷芳出面「做交易」

除了主演和編劇分別都是張國榮和李碧華之外,《胭脂扣》和《霸王別姬》也有著另一層關系。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電影公司「三巨頭」之一的嘉禾,最早有意向要籌拍《霸王別姬》。

一開始公司是屬意讓成龍出演「段小樓」一角,不過當時在動作冒險片剛打出一片天的成龍大哥不愿貿然轉變戲路,因此電影的籌拍計劃也就耽擱了。

就在那時,作為嘉禾藝人的梅艷芳提議拍攝李碧華的另一部作品《胭脂扣》,她表示自己很鐘意女主角「如花」,愿意出演這一角色。

經過一番考慮之后,嘉禾決定籌拍這部電影,并由成龍擔任監制。

但截止電影開拍之前,導演和演員的敲定卻可以說是經歷了一波三折。

一開始接拍《胭脂扣》的導演是唐基明,他決定讓鄭少秋出演男主角十二少、劉德華飾演男二號永定、鐘楚紅飾演女二號阿楚。

然后,劇本進行了七八次的修改卻還是沒有定稿,電影的投資方看不下去就開始施加壓力,唐基明迫于此而辭去了導演一職。

經過公司的考量后,電影的導演敲定了關錦鵬,與此同時,主要演員們也進行了大換角。

鄭少秋因為當時的妻子沈殿霞肥姐懷孕而辭演,劉德華和鐘楚紅也由于檔期問題而放棄出演該片。

最終,萬梓良和朱寶意接演了劉鐘二人的角色,而男主角十二少則邀請張國榮來飾演。

此時最滿意的莫過于偏愛哥哥的編劇李碧華了,她曾經說過如果不是張國榮和梅艷芳合演,她情愿這片子胎死腹中。

李碧華說得決絕,但彼時還屬于「新藝城」藝人的哥哥卻沒那麼自由,電影不是他想拍就能接的(主要是新藝城和嘉禾是競爭對手,演員不外借)。

因此,為了換來張國榮出演該片,當時只有24歲的梅艷芳和公司做了一個「交易」,即以她到新藝城去幫忙拍一部片作為交換條件(后來拍的是《英雄本色3·夕陽之歌》)。

因此自家的嘉禾和張國榮簽的新藝城,最后答應做此交換,張國榮也順利飾演了十二少一角,該片也因為梅、張二人的默契合作成為兩人合作最為經典的電影,也成了香港影史不可忽視的一部佳作。

講完了幕后故事,我們需要將目光轉移到這部無論是導演的個人風格,還是演員的演技尤其是梅艷芳的精彩演繹,亦或是影片的思考價值都非常值得研究的電影本身。

02

關錦鵬獨特的女性視角,把一段炙熱的感情講得 纏綿而又綺麗;

香港電影向來習慣以男性作為第一視角,徐克、吳宇森、林嶺東,包括后來的周星馳都是如此,因此描寫女性的電影少之又少。

除了女性導演許鞍華之外,關錦鵬算是極其鐘愛刻畫女人,他執導的作品甚至比許鞍華還要陰柔許多。

他的首部作品《女人心》,就是描寫一位遭遇丈夫婚外情的女性所經歷的內心輾轉。

在《胭脂扣》中,關錦鵬將焦點落在30年代時期的如花身上,非常細膩和深入地刻畫了她的美麗和悲慘以及她對愛情的熱烈和極端。

如花雖是青樓女子,但并不是低俗無知之輩,她能演會唱,彈詞樂曲十分拿手。一次偶然的相遇讓她覓得如意郎君,兩人情意繾綣、難舍難分。

無奈這段愛情得不到支持,如花主動去十二少家里,卻換來其家長羞辱。兩個人決定自力更生,可是看到身金肉貴的十二少任人差遣時她又滿是不舍。

最后如花決定和愛人吞鴉片共赴黃泉,因為害怕十二少反悔,她還在他的酒里加了安眠藥,從這里可看出如花對愛情的極端態度。

最后十二少獲救,如花遲遲未等來心愛之人。

30年代里愛得熾熱的如花化作鬼魂,來到80年代的香港尋找一起殉情的十二少。

影片中現代的兩位主角永定和阿楚幫助她一起登報找人,最后在電影制片廠找到了老態龍鐘的十二少。

如花看到「偷生」的愛人,心灰意冷地說到:十二少,謝謝你還記得我。這個胭脂扣,我戴了五十三年。現在還給你。我不再等了。

如此熱烈的感情,很震撼人心,但并非每個人都可以承受。

就像影片里阿楚問永定會不會為她去死,永定說不會一樣。

其實阿楚和永定的愛情觀是一致的。在剛剛得知如花放安眠藥的時候,她氣得要動手打她,阿楚覺得這樣的愛太自私也太極端。

在關錦鵬的女性視角里,如花代表了為愛癡狂甚至不惜放棄生命的一類女性,而這類人似乎不存在80年代那個務實的香港社會,或者說它不會出現在阿楚代表的冷靜清醒的現代女性身上。

那樣熾熱的愛情,那個為愛瘋狂的如花,也只能化作鬼魂四處漂泊。

關錦鵬采用了兩個時空并行的架構模式來展開敘事,將30年代的情愛故事和80年代的香港景象串聯在一起。

他在片中采用女性視角展開敘事,卻似乎又「工具化」般的借著「如花」一角跨越兩個時空來引出過去和現在的對比以及對過往歲月的懷念。

03

梅艷芳的「內斂」演技,第一次當女主角就拿下4個影后大獎;

該片令梅艷芳一舉拿下金馬獎、金像獎、亞洲影展、金龍獎的最佳女主角,而事實也證明梅姐在這部戲的表現確實擔得起這些獎項。

在這部電影中,梅姐完全拋開了往日里大姐大的模樣,她將溫柔癡情的如花一角刻畫得入木三分。

片中一套套韻味十足的旗袍將梅姐窈窕有致的身材展露無余,伴著她裊裊婷婷的姿態和勾人的眼波流轉,觀眾也跟著十二少動情不已。

如花本是青樓女子,但是梅姐用恰到好處的神情和動作,將這個角色演得靚麗卻不艷俗、勾人卻不狐惑。

縱觀全片,可以總結出來梅姐在如花一角上的表演方式是很內斂的。

比如前期如花和十二少在曖昧時的推拉就很好地體現了這一點。

作為青樓的紅牌,如花和一般的風塵女子不一樣,她能演會唱,她頗有幾分傲氣。

所以面對十二少的示好,她并沒有馬上折服。

十二少在一旁緊緊盯著時,她波瀾不驚地說道:逢場作戲,不要介意。

而回到房間后看到十二少一直在等她時,她又欲擒故縱地甩下一句:有什麼好看的?你先坐會兒啊。我那些姐妹,叫我再打四圈呢。

從一開始平靜地試探,到確定對方心意之后,滿是欣喜卻佯裝不在意的語氣控制,梅艷芳將歌手對台詞和語氣的把握優勢發揮得恰到好處。

要用「內斂」的表演方式去呈現一個角色并不容易,畢竟一不小心就容易演成面癱,因此它非常考驗演員的演技功底。

梅艷芳選擇通過細膩的眼神和微表情來讓觀眾感受到如花前后的情緒轉變。

在被十二少母親嘲諷挖苦時,她不卑不亢、眼神堅定。可是回到家里面對十二少時,卻忍不住委屈哭泣。

之后在80年代香港,她將要見到心心念念的十二少時,眼里滿是焦急和期待。

最后她如愿見到「偷生」的十二少,可是這個曾經說好一起殉情的愛人卻活在世上還娶妻生子,她有些失望又有些鄙夷。

與此同時,她也感覺到了對方的窮困潦倒。

等到十二少想起她時,她卻徹底釋懷了,隨后平靜地說「我不再等了」。

整個表演過程非常流暢自然,如花這個角色被梅艷芳演繹得十分立體,因此,觀眾也時時刻刻都能和她產生共情。

04

影片的深層思考

80年代后期的香港其實正處于一個歷史過渡期,那一時期的香港社會正處于高速發展當中,商業性充斥著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經歷的飛速發展和時代的變動互相矛盾卻又相互促進著,因此,及時享樂似乎成為了每一個市民默認的處世準則。

就像是影片中的十二少,即便知道如花已經殉情,但是獲救之后的他還是選擇活下來,向現實妥協。

盡管為愛殉情這種做法確實有些極端,但是在當時以物質享受為追求的香港,導演用這種隱喻方式警醒世人亦可看出其用心良苦。

此外,影片中各個人物之間的性格對比、不同時代的對比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導演和編劇對于以往歲月的懷念和對現實的思考。

總而言之,作為一部張國榮和梅艷芳的經典之作,就算32年過去了,它所展示的故事依舊能讓影迷深陷其中。

這樣的電影,我希望它在100年后依舊能被人記住。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