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14K大佬「馬交馮」,崩牙駒的「老頂」,為賭王氣走霍老爺子!

他就是澳門江湖的「祖師爺」,崩牙駒見了都得叫一聲「老頂」,曾經替何鴻燊勸退霍英東;

他身手不凡,與14K「最強雙花紅棍」易忠打得不相上下,曾經在「江湖掃地僧」的腦袋上留下十多厘米的刀痕;

他是澳門14K社團的開山鼻祖,「馬交馮」。

馬交馮生于1930年代,本名馮兆明,廣東中山人士。

生于戰亂年間,很多農民都很困難,生活難以維持下去,馮兆明的爸媽就把他送到了廣州。

因為家里的收入比較低,他們家的收入能溫飽已經算是不錯了,更不用說去學校學習了。

因此馮兆明很早就進入了社會打工,為的就是給自己的家庭增加一些收入。在這段時間里,他也學到了一些功夫,練就一身結實的肌肉。

一九四五年,軍統葛肇煌在廣州寶華路十四號開設洪門「洪發山」,當時馮兆明年紀尚輕,但在江湖上混了許多年的他就加入了「洪發山」。憑借著一身不俗的武藝,馮兆明在「洪發山」中頗有聲望。

1949年,國軍潰不成軍,葛肇煌率領殘余部隊逃至香港,1950年代,他又以「洪發山」的名字,在香港集結分散在香港各地的殘余部隊,以「洪發山」在廣州寶華路的門牌號碼為掩護,對外稱為「14K」。

馮兆明和「二路元帥」陳清華、「大鼻登」、陳仲英等人,都跟著葛肇煌到香港發展。

對于本土社團來說,14K是個外來戶,但14K因為大部分成員都訓練有素,實力很強;反觀本地黑道上的人大多都是小混混,根本不是14K這些人的對手。

14K很快就在香港立足,打得本土社團聞風喪膽,成為「香港第一黑幫」。

然而,好日子并沒有持續多久,「龍頭」葛肇煌于一九五三年突然去世,繼任者「太子」葛志雄被迫上位,不怎麼理會社團事務,14K猛人又太多,彼此互不相服,14K旗下三十六字堆,開始在各個字堆話事人的領導下各自為政。

到了一九五六年,以14K為首的黑道社團引發一場混亂。當局出手,殺雞儆猴,14K社團高層皆被驅逐出境,到澳門落腳。

來到澳門之后,眾位高層在「大天二」蕭景兆的幫助下,很快又在澳門站穩了腳。就這樣,14K開始在澳門落地生根。

后來香港那頭的風頭過去后,眾位大佬回到香港。而馮兆明與「余洪仔」則選擇留在澳門發展。

馮兆明和「余洪仔」憑借強大的武力,打出威名,緊接著又四處招兵買馬,很快就在澳門打下一片天地,直到很多年以后,澳門的地下勢力可以說以14K的人馬最多。

因為馮兆明在澳門的知名度很高,澳門的英文叫「Macau」,粵語諧音翻譯過來便是「馬交」,這便是馮兆明綽號「馬交馮」的由來。

當然,盡管他已經在澳門扎根,但馮兆明也有重返香港發展的想法。不過,在香港,還有一個人跟他不睦,就是「荷蘭教父」易忠,易忠早年打遍土瓜灣無敵手,是當年14K的「最強雙花紅棍」。

馮兆明和易忠有著很多相同的地方,兩個人都是脾氣暴躁,也都是絕頂的高手,而且年齡也相近,或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同性相斥」的意思。

馮兆明和易忠交手過多次,倆人誰也沒能占上風,要知道,易忠手頭的「洪拳」與「蛇形刁手」這可是絕活,當年在荷蘭的唐人街便是靠著這個打出「荷蘭教父」的稱號。

70年代末,14K教父洪漢義的結拜兄弟「細肥」到濠江發展,卻和馮兆明產生了糾紛,倆人誰也不服誰,雙方各自喊來百十名馬仔在街頭談判,隨著談判不成變成了火并現場。

只見馮兆明手持四十米大砍刀劈向「細肥」,「細肥」抄著兩把六十四斤的宣花巨斧招架,可馮兆明刀路一邊,「細肥」招架不住,多年后,額頭一條十幾公分長的刀疤隱約可見。

后來「細肥」回到香港發展,雖是賺得千萬身家,卻看破紅塵,也因此江湖人稱他為「江湖掃地僧」。

一九七九年某天深夜,洪金寶與成龍在大排檔吃喝,卻被一堆古惑仔包圍,這些都是新義安的人。

原來,成龍曾經在恩師羅維的電影公司當演員,甚至還拜了羅維當義父,但一直沒有走紅。后來嘉禾公司見成龍是可造之才,把成龍從羅維這兒借了過去,不料一炮而紅。

見到成龍受歡迎,嘉禾自然是想要把成龍從羅維手中挖走,可羅維不肯,但是成龍自己為了前途,內心里也是想要離開。

以至于才有了新義安派馬仔來包圍成龍和洪金寶。

洪金寶見師弟成龍有難,自然是要幫忙,他拿起口袋里的8848打給了向華強,但電話那頭的向華強表示自己又不是江湖中人,哪里擺得平。

洪金寶氣得七竅生煙,全世界都知道向家是新義安的龍頭家族,向華強推脫得實在太勉強,以至于后來洪金寶很少跟向華強合作。

見向華強這條路走不通,洪金寶動用起自己的人脈,托人找到了馮兆明,又托人找到了王羽,王羽便是《獨臂刀》的主演,他在江湖上的背景也是很深厚的。

有了這兩個強而有力的大佬,成龍才逃過一劫。

80年代,何鴻燊跟霍老這位股東鬧不和,霍老想退股,何鴻燊也希望他能退,但霍老手頭的股票很多,要收購需要巨大的一筆資金,何鴻燊又不想給那麼多錢。

1986年,何鴻燊跟霍老約好,到茶樓談這事,何鴻燊帶著馮兆明前往。倆人喝了半天的早茶,卻是一直打太極,坐在邊上的馮兆明茶實在是喝不下了,抄起茶杯狠狠地砸在地上,警告霍老:「一切都按照何先生說的去做,不用再商量了。」

馮兆明在澳門呼風喚雨,背后自然是有何鴻燊的影子,自然是站在何鴻燊這邊。

霍老早年就經常跟江湖人打交道,跟香港的14K也有很深的關系,想辦馮兆明也是分分鐘的事情,不過他已經是個成功的商人,沒必要跟他一般見識,只是冷笑著拍拍褲腿,轉身離開茶樓。

1988年,何鴻燊對澳門賭業進行一次革新,其中的疊馬仔制度和貴賓廳包廳制度令江湖人大為眼紅。

馮兆明便是第一批成為貴賓廳廳主的人,悶聲發財,成為第一批吃到螃蟹的人,有了立足的根本,馮兆明逐漸退居幕后,遠離江湖。

「崩牙駒」被外媒譽為「澳葡末期教父」,曾經也只是一個小馬仔,他在80年代末開始發跡,直至1998年被捕,巔峰期幾乎壟斷澳門的疊馬行業,洗米華只能是他的徒孫。

而馮兆明有個門生是「報紙培」,「報紙培」的得意門生叫做「黑仔華」,「黑仔華」便是這位「澳葡教父」崩牙駒的老大,層層關系算下來,「崩牙駒」見了馮兆明,還得叫一聲「老頂」。

馮兆明的門生也有不少,比如著名明星葉玉卿的哥哥,葉志銘。葉玉卿演的電影好看,葉志銘也曾開過電影公司。他的產業不少,房地產、唱片公司等等這些也有涉及,但后來事業不順,兒子在交通事故中喪生,葉志銘悲痛不已,出家當了和尚。

馮兆明還有個江湖人聞之色變的門生,那就是「九指華」,「九指華」曾跟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大戰三年,后來肢解了14K叔父輩「差佬文」,多年后被捕,判了25年。

馮兆明最得意的門生便是何明,何明是四姨太梁安琪的左右手。

2019年,馮兆明病逝,不少江湖人士到場祭奠。

后來,陳惠敏在采訪中提到過馮兆明,他說道:「馬交馮那麼厲害,平時都是舉杠鈴和長跑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