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崩嘴崩」:貧苦出身一番奇遇成社團坐館,晚年卻人人喊打

他家境貧寒,相貌奇丑無比,卻在機緣巧合之下,成為了14K超級大佬的女婿,從此一飛沖天;

他八面玲瓏,在社團危難之際,挺身而出,上位成為社團的龍頭老大,帶著社團渡過危機;

他的想法觸動了社團眾位猛人的利益,遭眾人排斥,為此他甚至還想過另起爐灶,從此被社團人馬針對。

此人正是「崩嘴崩」,和勝和的坐館。

「崩嘴崩」,于一九六三年在香港一個貧困家庭出生,可能因為出身貧困,他的父親給他取名叫潘偉業,希望他能從貧民窟中走出來,成就一番事業。

潘偉業相貌丑陋,因為天生長著「兔唇」,家里三個兄弟中,他最大。

在學校里,潘偉業經常都感到自卑,因為他覺得自己「異于常人」,也因此總是自己玩自己的,沒啥朋友。

也正因如此,潘偉業沒能把書讀好,很早就退了學,出來社會賺錢,為家里減輕負擔。

通過父親朋友的介紹,他成為了一個木匠的徒弟。

木匠師傅并沒有因為潘偉業是個「兔唇」而對他有偏見,相反,他驚訝地發現潘偉業學東西很快,也因此,他對潘偉業格外地關照。

潘偉業很感激師傅對自己的培養之恩,這個小小的工坊里,不僅讓潘偉業有了工資,也多了一絲暖意,讓他重新找回了自信,不再像以前那般自卑。

一眨眼,幾年的時間過去了,這種寧靜不但被打破,更是讓潘偉業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時候,香港社團勢力涉及各行各業,除了賭檔、酒吧、青樓等等,還會向攤販們收保護費。

這個所謂的保護費,有沒有保護好人不知道,但如果不給錢,就會有人來找麻煩。

而潘偉業所在的小工坊是在一條深巷之中,平日里就很難有人會來到這兒,原以為沒他們的事,誰知最后還是被古惑仔給盯上了。

木匠師傅幾次三番被古惑仔們索要,他都堅決不給,在這幫古惑仔的眼中,這老師傅就是又臭又硬的糞坑石頭。

那天,古惑仔們又找上門來,這次沒有索要保護費,而是直接帶著大砍刀來到工坊里打砸,木匠師傅還被古惑仔們拉到一旁,讓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工坊被砸掉。

外出回來的潘偉業見狀,立馬上前阻止,換來的卻是古惑仔們的一頓胖揍。

就這樣,為了繼續經營,他們不得不交保護費。這其實就是當年那些小商販們的真實寫照。

潘偉業遭到重創,在醫院里待了好幾個月,這幾個月下來,他的精神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在他看來,感情這世道,想要安穩地過日子都難,而那個時代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社團。潘偉業認清了這點后,也決定加入社團,這樣以后就不會被別人欺負。

離開了醫院后,潘偉業在朋友的舉薦下,加入了和勝和。像他這種沒有任何背景的小人物,初到社團都得從「藍燈籠」開始做起。

所謂「藍燈籠」,就是還沒過試用期的臨時工,通常這個試用期短的也要一年時間才能晉升正式成員,正式成員便是江湖中所謂的「四九仔」。

而「藍燈籠」的工作,主要就是到酒樓、賭檔等地方看場、代客泊車等等,偶爾遇到了火拼的時候,老大帶著一大伙人談判,大多數時候,這麼多人都是「藍燈籠」,真要是打了起來,也是「藍燈籠」先上。

潘偉業原本家里就窮,加入社團后在酒樓門口幫客人停車,雖然偶爾客人會給點小費,但大部分收入都得交給老大,因此潘偉業的收入很少,這使得他的生活捉襟見肘,但這些困難并沒有讓他退縮,反而讓他更渴望上位。

按照常理來說,他沒有強大的靠山,長相又比較其他,家境也不好,這樣的情況下想上位,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

不過,既然這一篇他是主角,自然是要有主角光環,人生的轉折點總會出現。

八十年代中,14K的超級大佬「騾仔添」已經開始了自己的退休生活,他在閑暇之余常來酒樓里喝茶吃點心。

正巧,「騾仔添」幾乎每天都來的酒樓,便是潘偉業工作的地方,并且潘偉業長相奇特,給「騾仔添」留下了比較深的印象。

久而久之,「騾仔添」與潘偉業也算認識了,之后倆人說話的次數也就頻繁了起來。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騾仔添」對潘偉業的壯志雄心打心眼里欣賞,認定他將來一定會有大作為,而他所缺的,就是一個契機。

「騾仔添」可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大佬,他可是14K湃廬話事人!14K的「黑白無常」以及「最惡大佬」華喜等人在江湖中有著赫赫兇名,見了「騾仔添」卻得叫一聲老大,可見「騾仔添」在江湖中的地位有多高。

也就是說,「騾仔添」擁有很強大的人脈資源,只要他稍微提拔一下潘偉業,潘偉業的江湖路就能起飛。

但潘偉業除了與「騾仔添」有些交情之外,憑什麼讓「騾仔添」拉他一把呢?

原來,「騾仔添」正在給女兒找女婿,在他看來,他也不需要門當戶對,他只需要找個有能力的人,自己給點資源,就能讓那個人飛黃騰達,正好,潘偉業還挺符合條件的。

為了試一試潘偉業是否真有能耐,「騾仔添」平日里除了資助他生活,偶爾還會帶他去吃山珍海味改善一下伙食,最主要的便是帶著潘偉業在身邊,讓一些江湖大佬認識認識他。

潘偉業果然沒有讓「騾仔添」失望,他做人八面玲瓏,很快就跟這些大佬們打成一片。

見識了潘偉業的能耐,「騾仔添」更是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把閨女嫁給了他,就這樣,潘偉業成了14K的姑爺。

有了岳父的大力支持,潘偉業憑借著自己的頭腦,開始在江湖中混得風生水起。

九零年代,和勝和最強的「荃灣線」這兒有兩個猛人,一個是「荃灣澤」,另一個是「雙鷹青」,但這倆人的關系卻不太融洽,潘偉業卻能憑借高超的手腕與雙方都相處得很融洽。

三年后,潘偉業被提拔為社團的「白紙扇」,「白紙扇」是軍師級別的職位,也就是為社團出謀劃策的師爺。

沒多久后,潘偉業就代表社團與14K談業務,原本價值五六百萬的項目,潘偉業以五十萬的資金就從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的手中拿了下來,并且胡須勇還與他成了好友。

原來14K自一九五三年第一任龍頭葛老大病逝后,就沒了真正的領頭人,14K三十六字堆各個話事人皆有能力,也因此誰也不服誰。不僅不團結,有時候還會因為利益自相殘殺。

潘偉業能拿下這個業務,便是利用了這一點。這種賺錢的能力使得潘偉業成了社團內炙手可熱的人物。

當年的坐館「雞腳黑」就跟他有過不少合作項目,除此之外,還有與「雞腳黑」總是唱對台戲的「大飛」也跟潘偉業關系很好。

「騾仔添」有兩個女兒,大的嫁給了潘偉業,還有另一個小的,也就是潘偉業的小姨子。他的小姨子智商比普通人低一些,因為老爸的江湖地位,嫁給了警員「球哥」。

算起來,潘偉業與「球哥」是連襟的關系,倆人一個走黑道,一個走白道,關系卻是相處得很融洽。

因為「球哥」的緣故,潘偉業在江湖中更是吃得開了,就連許多「教父」級別的大佬們,見了他都要客客氣氣的。

潘偉業于二零零四年贏得了荃灣眾多巴士路線的經營權,日進斗金,被稱為「小巴王子」。

要知道,荃灣一直都是「荃灣澤」獨霸一方,早年多少人想染指荃灣,皆被「荃灣澤」給打了出來,無論是社團內部的人還是其他社團的人,下場都是一樣。可如今潘偉業卻在荃灣大包大攬地拿下巴士線路的經營權,確實是有兩把刷子。

二零零六年,潘偉業成為了和勝和社團的龍頭坐館,這無疑是讓他走上了人生巔峰。

潘偉業在這一年成為坐館,也算是眾望所歸,因為那個時候對于黑道來說屬于特殊時期。

自從九七年之后,香港的社團就開始一蹶不振,彼時的新義安社團在香港眾社團中脫穎而出,可謂是香港第一大幫。不過,掌控新義安的「龍頭家族」卻是很有遠見,在回歸之前,他們便接受了朝廷的招安,轉行從商,對于江湖上的事情能忍則忍,盡量不與人沖突。

而14K社團前面就說過,一直以來各個字堆都不團結,為了利益同門還經常會內訌,也就是說他根本翻不出多大的浪花。

而作為本土社團的和勝和,則依然保持著每兩年選出一位坐館來號令社團眾人,當時新義安收斂了起來,而和勝和社團在坐館「雞腳黑」的帶領下,打入尖沙咀,拿下不少地盤,那時候和勝和的勢力迅速膨脹,取代了新義安,成了香港第一黑幫。

也正因如此,和勝和社團成了阿sir的第一目標,并且打擊越來越嚴厲。

在二零零五年末,和勝和社團即將選出一位新坐館,但這一年卻與往年不一樣。

這一年里,無論是低調的「泰拳安」陳安,還是高調的「上水皇帝」白頭仔,都被抓了起來,他們都是當過坐館的人,也因此不少坐館候選人都怕了,不敢出來選。

在這種情況下,一直在病床上躺著的「尤伯」開口了,他覺得只有潘偉業才能肩負起這個重擔!

「尤伯」是和勝和社團的開山元老,歷來想上位成為坐館的人,都必須要經過他的同意,因此他一開口,其他人紛紛點頭,尤其是「雞腳黑」更是全力擁護。

就這樣,潘偉業成了香港最強社團的龍頭老大。

不過,以往當坐館的規矩是每兩年一次就得換人,潘偉業則要求得延長時間。因為他覺得這個規矩是古時候就定下來的,現在時代變了,這麼短的時間可能業務還不熟,任期就到了。

在他的再三要求下,社團眾元老們對延續一百多年的制度作出了改變,同意了三年選一次坐館,這也是和勝和社團第一次改變社團制度。

潘偉業在任期內,他說服了逃亡八年的「勝和校長」雙鷹青回到香港投案,當年「雙鷹青」犯事遭到通緝逃到了深圳,在深圳開了「翠華茶餐廳」,生意極其火爆。不過,雖然是賺到了錢,卻回不了家。

到了二零零九年,潘偉業也該卸任了,不過他認為自己任職三年來表現得很好,希望能連莊。

事實上,在他之前也有很多大佬想要連莊,比如「雞腳黑」、比如「上海仔」,他們都曾想要連莊,不過都以失敗告終。

在電影《以和為貴》中,就影射過「雞腳黑」想連莊,「上海仔」與他爭坐館的橋段。電影中,任達華扮演的「阿樂」其實就是現實中的「雞腳黑」,而古天樂扮演的「吉米」說的便是「上海仔」。

不過,和勝和可不是新義安那種家族式的社團,有指定的接班人。和勝和社團講究的是「民主」,想當社團坐館,就必須要有社團的元老們來投票,誰的票數多,誰就上位,這個規矩可是一百多年前就定下的。

而和勝和社團的內部,也不是那麼團結。社團里各大利益團體都會推出自己一方的代表人物來爭選坐館,最為強勢的兩方人馬便是「雞腳黑」和「大飛」。

當年潘偉業上位后沒多久,「尤伯」就病逝了,在「尤伯」之后,勝和「造王者」黎國華也選擇退出江湖。

兩個拍板定人選的大佬都退休了,自此之后選社團龍頭坐館的時候,競爭就變得尤為激烈。

這一次,潘偉業沒了「尤伯」的支持,合作伙伴「雞腳黑」又有自己想要推上位的人選,也就是說他沒了后台,想要連莊就是癡人說夢。

在知道自己連莊沒有希望了以后,潘偉業就開始挑撥「雞腳黑」和「大飛」的關系,讓原本就劍拔弩張的氣氛更是冷冽了幾分。

潘偉業此舉,為的是讓他們兩方人馬互相廝殺,然后自己坐收漁翁之利。

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更何況如今的信息這麼發達,潘偉業的做法使得兩邊的人對他都很不滿,而且他想連莊,更是觸及了許多人的利益,便是這樣,他開始遭到別人的排斥。

最終,由于競爭過于激烈,社團元老再次破例,將原本的「雙坐館」改為「三坐館」,而上位的人是「雞腳黑」力薦的「薯仔」、「大飛」支持的「寶明」、以及「勝和校長」雙鷹青。

潘偉業對此表示不滿,當即憤憤不平地說道:「今年加一個坐館,以后還會有四坐館、五坐館的出現」。但事情已經定下來了,潘偉業也沒有辦法。

不過,他并沒有死心,甚至還曾揚言要自創一個社團出來,這在江湖中那可是犯了大忌。

在電影《龍城歲月》里,梁家輝飾演的「大D」實力強大,但卻被「鄧伯」攔著上不了位,于是就有了自己搞個社團的想法。

當「鄧伯」質問「大D」是不是想搞個新社團出來的時候,「大D」小聲地回答說「是」。

結果,「鄧伯」只回了一個字:「開打了!」

原本社團里的人也僅是排斥他,如今他有了異心,便開始遭到了針對。

前面說過,潘偉業的江湖路上最大的靠山就是他的老丈人,14K的超級大佬「騾仔添」,并且他和14K也有生意上的合作,所以他認識很多14K的人,也走得很近,也因為這樣,社團里的人經常說他是14K派來的人。

其實在眾人排斥他的時候,潘偉業就有想過檔到14K,但過檔是需要有老大的,他當過和勝和的坐館,輩分太高,到14K就變得不倫不類了。

李泰龍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份遭到「紋身忠」伏擊,當場命喪黃泉。李泰龍的死,震動了整個江湖,隨后阿sir開始大力打擊黑道勢力,對于許多江湖大佬的生意影響很大。

當然,也有人在阿sir的這波行動中,借力打力,打到了潘偉業身上。

二零一零年,潘偉業被指控向巴士司機索要一百萬的保護費而入獄,出獄后沒多久,又被起訴行賄罪,再次被帶進了局子里喝茶。

這次指控他行賄的對象,便是他的連襟兄弟「球哥」。并且,阿sir的情報十分詳細,比如每個月潘偉業都會派人拿著一個信封放在一個報紙攤,信封外標注著「球哥」,信封里裝的是四千塊大洋。

資料如此的詳細,這很大的機率是自己人所為。

好在「球哥」給出的理由還算合理,他解釋說自己的老婆腦子有問題,當年岳父大人「騾仔添」有托付潘偉業照顧他們一下,而每個月潘偉業就給他們家四千塊補貼生活,這不能說是賄賂。

二零一六年,又是選社團坐館的一年,潘偉業有意支持自己的手底下人,這無疑是跟其他大佬在搶飯碗。

在投票日的前一天晚上,潘偉業在荃灣的路邊攤吃宵夜,突然巷子口竄出三個蒙面大漢埋伏。這無疑是因為選坐館的事情,社團里有大佬希望他能消停一點。

在《古惑仔》中「烏鴉」就說過一段台詞:「出來混的,沒一個是講義氣的。」

事實上,這句話就是江湖最真實的寫照,有錢賺的時候大家親如兄弟,有利益沖突的時候,就翻臉不認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