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晶老爸當導演,洪金寶跑龍套,這部電影才是無厘頭港片真正的鼻祖!

加油娜娜酱 2022/08/29 檢舉 我要評論

90年代的港片大銀幕上,「無厘頭喜劇」十分流行,劉鎮偉、王晶、周星馳等人,也都憑著這股「無厘頭浪潮」,笑傲票房市場。

其實,「無厘頭港片」并非是90年代特有的時代產物。早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已經有不少導演,創作出了無厘頭風格的電影作品。

比如:1976年,麥嘉導演,喬宏、劉家榮出演的《一枝光棍走天涯》;1977年,羅棋自編自導,梁小龍主演的《李三腳威震地獄門》;1981年,姜大衛自導自演的《貓頭鷹》等。

只不過,這些作品出現之時,「無厘頭」的概念對于觀眾們而言,還顯得過于前衛。所以,沒能獲得市場認可。

其實,追根溯源的話,港片大銀幕上的第一部「無厘頭」電影作品,是 誕生于1969年的武俠喜劇《神經刀》

而這部電影的導演,正是王晶的老爸 王天林。從「遺傳學」的角度來看,王晶走上「無厘頭港片」的拍攝道路,并非偶然。

大部分觀眾認識王天林,可能都是在杜琪峰的電影作品之中。1990年,62歲的王天林,宣布退休,正式為自己的導演事業落幕。

可是,賦閑在家之后,王天林又感覺無聊,于是他開始以演員的身份,在各類電影作品中客串。其中,尤以杜琪峰的作品,最為明顯。

《暗花》里的「祥叔」、《槍火》里的「肥祥」、《瘦身男女》里的「天林叔」、《PTU》里的「祥叔」、《黑社會》里的「鄧伯」,這些角色讓一大批觀眾,記住了王天林的面容。

晚年的王天林,雖然常以演員的身份,在港片銀幕中活躍。但相比于表演,王天林的導演功力,顯然更為深厚。

因為王天林導演出道較早,不少影迷對他的導演經歷并不了解,所以我簡單介紹一下:

巔峰期的王天林導演,在影壇的成就,相比于后來的許鞍華、王家衛等人,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1950年,王天林因為武俠片《峨嵋飛劍俠》,正式開啟了自己的導演之路。之后的《江湖奇俠》、《崑崙三劍俠》、《黃飛鴻義救海幢寺》等作品,也讓王導在影壇積累了不少名氣。

1959年,王導拍攝了文藝喜劇片《家有喜事》,這部作品讓他獲得了「第7屆亞太影展·最佳導演」的榮譽。而他的導演事業,也在此時走入巔峰期。

五、六十年代的亞洲影壇,一年一度的「亞太影展」是當時亞洲電影的最高榮譽殿堂。在亞太影展上獲獎之后,王天林被當時的「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簽入旗下。

在「電懋」工作期間,王天林導演推出了不少佳作。其中,從1963年到1968年之間,他接連拍攝了《小女兒》、《深閨怨》、《金玉奴》、《蘇小妹》、《太太萬歲》5部作品。

當時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中國電影金雞獎」都還未成立,「金馬」是當時華語電影的最高榮譽。而王天林導演憑借這5部作品,蟬聯了5屆「最佳劇情片獎」。這個紀錄,至今無人打破。

60年代中后期,隨著「邵氏電影」的日益壯大,「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遭遇了巨大的市場壓力。

1965年,「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改組為「國泰機構(香港)有限公司」,可是這卻并沒有改變它衰亡的命運。

因為公司的步履維艱,王天林的導演事業,也在60年代末陷入低谷。而1969年的這部《神經刀》,正是王天林在這一特定時期,所創作的電影作品。

這部電影,雖然以無厘頭的方式,惡搞了當時十分流行的「邵氏武俠片」,還調侃了胡金銓、張徹等人。但影片的最后, 王天林導演對港片未來的反思,卻意外言中了90年代的港片發展狀況

接下來,我們就聊一聊這部《神經刀》的故事,同時說一說片中那些經典的惡搞橋段,以及王天林導演對港片未來發展的預言。

電影的一開始,「青城派」弟子陳子源,平時偷奸耍滑、好吃懶做。師兄弟們都在練功之際,他卻和一位師兄,偷偷溜出練功房,帶上炮仗,到河邊炸魚。

路上,二人看到一群彪形大漢,圍攻一名盲劍客。

盲劍客雖然雙目失明,但卻懂得「聽聲辨位」,一番打斗之下,這群彪形大漢紛紛落敗。

順帶一提,《神經刀》里的這位盲劍客,是惡搞了日本劍戟片里的「座頭市」,連打斗的方式,都是在惡搞「座頭市」的「逆手一文字」。

師兄告訴陳子源,這名盲劍客,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天山盲俠」。

陳子源表示,這位「天山盲俠」沒什麼了不起,自己三招之內就能將其擊倒。

師兄不信,于是陳子源將炸魚用的炮仗,點燃后扔向天山盲俠。在噼里啪啦的響聲中,天山盲俠聽力受到干擾,陳子源趁機上前,將其絆倒。

天山盲俠詢問來者何人,陳子源裝模作樣,表示自己是青城派陳子源,江湖人稱「神經刀」。

誰承想,陳子源的這次惡作劇,卻為青城派帶來了一場禍患。

「天山盲俠被青城派陳子源暗算」的消息,很快在江湖上傳開,不少江湖俠客,都替天山盲俠打抱不平,紛紛來到青城派,挑戰陳子源。

這些俠客們,表面上是要教訓「不講武德」的陳子源,其實背地里各懷鬼胎。

青城派老掌門李若虛,年輕時心高氣傲,為了成為武林盟主、四處挑釁,重傷了不少武林同道。現在,這些人借著「天山盲俠被暗算」的理由,上門尋仇,打傷了青城派不少弟子。

老掌門年事已高,已然不是這些人的對手,為了平息事端,老掌門只好向這些挑戰者們磕頭認錯。

挑戰者們離開青城派之后,李老掌門滿心憤懣,郁郁而亡。臨終前,老掌門想要挑選掌門繼承人,可是話還沒說完就咽了氣。

因為老掌門懸在半空中的手,一直指著陳子源,所以眾人都認為,老掌門是要陳子源繼承掌門之位。

就這樣,陳子源成了「青城派」的新任掌門。

雖然做了掌門,但陳子源的武功低微,難以服眾。

小師妹認為,都是因為陳子源,青城派才會遭到武林群雄的圍攻,成為江湖上的笑柄。如果陳子源想要繼任掌門,就必須下山做一番大事,重振青城派的聲望。

師兄弟們都支持小師妹的想法,無奈的陳子源,也只好帶著一名隨從,下山闖蕩。

下山后,陳子源與隨從來到一個小鎮。鎮子上屋舍林立,卻一片死寂,不見一個人影。

一番尋找,二人來到一家客棧。客棧里一片冷清,只有幾位彪形大漢在一張餐桌前吃飯。

原來,小鎮不遠處的磨盤山上,盤踞著一伙兒土匪。這群土匪打算洗劫小鎮,于是先派了5位先鋒,和鎮長談條件。如果鎮長答應條件,那就免受刀兵之亂。如果不答應,那就兵戎相見。

在客棧吃飯的這幾個彪形大漢,正是土匪們派來的先鋒官。

土匪們除了要錢要糧,還要讓鎮長找一名妙齡女子,送上山做壓寨夫人。為了保全鎮上人的性命,鎮長找來了風情萬種、四處留情的方寡婦,打算息事寧人。

鎮長帶著方寡婦,來到客棧,卻看到陳子源趕跑了幾名土匪。

原來,陳子源在客棧吃飯時,不小心扯斷了柱子上的繩索,而繩索上的重物剛好砸傷了一名土匪。

為首的土匪,拿出暗器,想要干掉陳子源。然而,彎腰去撿繩索的陳子源,剛好躲過了暗器。

陳子源的一番操作,純屬意外,但土匪們卻認為,這個陳子源是鎮長找來的高手,實力深不可測。為了保全性命,幾名匪徒逃離客棧,返回磨盤山找幫手。

看到陳子源趕走了土匪,鎮長決定將其留在鎮上,對付土匪的后續人馬。而鎮長身旁的方寡婦,也讓陳子源神魂顛倒、情不自已。

鎮長看出了陳子源的心思。夜里,鎮長安排方寡婦,來到了陳子源的房中,美色的誘惑之下,陳子源也亂了心智。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磨盤山上的匪寨里,一名獨臂刀客正在大殺四方,此人正是「獨臂刀王」方剛。

方剛打算替天行道,剿滅磨盤山上的土匪。而匪徒們也不是方剛的對手,損失慘重。土匪頭目不知如何應對之際,從客棧逃回來的幾名先鋒官歸山。

這幾人提起了山下遇到了陳子源,土匪頭目心中,瞬間有了主意。他打算來一手驅虎吞狼,讓陳子源去對付方剛。

值得一提的是,在獨臂刀王闖入匪寨的故事橋段里,王天林導演不僅惡搞了張徹的《獨臂刀》,還在布景設計上調侃了胡金銓的《大醉俠》。

與方寡婦一夜無眠的陳子源,得知了鎮長的打算,于是擺出一副生氣的模樣,還斥責鎮長,用美色亂了自己的修為。

看到「陳大俠」生氣,鎮長連忙道歉。而陳子源也把「生氣」當作借口,「一怒之下」離開了鎮子,避免了與土匪的再度相遇。

陳子源以為自己擺脫了麻煩,可誰承想,在離開小鎮的路上,他卻中了土匪的圈套。

陳子源以為自己兇多吉少,可是土匪頭目卻對他禮遇有加。土匪頭目想讓陳子源幫忙對付「獨臂刀王」方剛,為了保全自己,陳子源只好答應。

次日,方剛再度到匪寨叫陣,而陳子源也上前,與方剛展開決斗。

陳子源將自己偽裝成一名「獨臂刀客」,方剛看到對手和自己一樣,都是「獨臂」,于是放松了戒心。

打斗中,陳子源突然伸出隱藏的左手,用匕首偷襲了方剛,獲得了決斗的勝利。

「陳子源在磨盤山打敗獨臂刀王」的消息,很快在江湖上傳開。

陳子源認為,自己也算是在江湖上干了一件大事,打響了自己的名號,于是打算回山繼任掌門。可是,回山之后的他,卻遭到了師兄弟們的斥責。

「磨盤山土匪」在江湖上臭名昭著,陳子源幫助匪徒擊敗獨臂刀王,不僅沒能光耀門楣,反而讓青城派受辱。

為了亡羊補牢,小師妹督促陳子源,返回磨盤山,剿滅山上的匪徒。

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于是陳子源揭了「討賊皇榜」,打算聯合州府的官差,共同上山討賊。

經過了「獨臂刀王」方剛的一番大鬧,磨盤山土匪早已元氣大傷,而陳子源又進入過匪巢,了解山上的路況。

在陳子源的帶領之下,磨盤山匪徒被剿滅。「神經刀」陳子源的名號,在江湖上也開始越發響亮。

順帶一說,磨盤山剿匪的片段里,王天林導演對胡金銓的《龍門客棧》進行了大量惡搞,尤其是大決戰時的場景設計。

陳子源成名之后,不少武林人士,都看不慣這個偷奸耍滑的「神經刀大俠」,其中就包括「白鶴大俠」凌云霄。

凌云霄向陳子源發起挑戰,陳子源自知沒有勝算,但為了維護「青城派」的顏面,還是硬著頭皮接受。

決戰當天,陳子源發現「白鶴大俠」食量較大,早餐喝了5碗白粥,于是心生一計。比武中,陳子源用各式各樣的理由拖延時間,等到「白鶴大俠」想要上廁所之時,陳子源突然出手,擊敗了對方。

看到陳子源擊敗了多名高手,青城派的師兄弟們,也希望他為老掌門報仇。

當初在青城山鬧事的人雖多,但為首的只有「崑崙神刀」關一刀、「神腿」羅元昭、「金剛不壞」戚風三人。

青城派的弟子們,在山門前立下「討賊碑」,誓要生擒關一刀、羅元昭、戚風三人。

這番操作,惹惱了羅元昭、戚風,二人來到青城山挑戰。

羅元昭、戚風的反客為主,讓陳子源十分頭疼。經過了一夜的思索,陳子源想出了一條應敵的妙計。

戚風號稱「金剛不壞」,但這門功夫是「童子功」,不能近女色。于是,陳子源找來方寡婦,去色誘戚風。在方寡婦的風情面前,戚風亂了心性,破了童子之身。

一夜無眠之后,戚風神情虛弱,連站都站不穩,陳子源輕輕松松,便將其擊倒。

羅元昭號稱「神腿」,于是陳子源約他在一塊石板上決斗。

陳子源事先做了準備,在石板上抹了油。沒有防備的羅元昭,連站都站不穩,「神腿」功夫使不出來,最終敗給了陳子源。

最后,只剩下關一刀了,陳子源約他在海邊決斗。決斗時,陳子源利用陽光和鏡子,不斷干擾關一刀的視線,最終打敗了關一刀。

當然,這個橋段,也是在惡搞日本劍戟片《宮本武藏之決戰巖流島》。

決斗結束后,不少武林人士都表示,希望推舉陳子源成為「武林盟主」。可是,陳子源卻對「盟主」的頭銜十分忌憚,因為他知道,「盛名之下」的滋味,并不好受。

陳子源向眾人,坦白了自己投機取巧的經過。可是一位老武者卻表示,生死決斗本就是各顯其能,境界低微者,只知道兵刃握在手中,而境界高深者,可將萬物化作兵刃,陽光、鏡子亦是兵刃。

老武者認為,在比武中投機取巧并不算什麼,在炫麗的「聲光影電」幕后耍心機,才是最可怕的,這種一招一式的拳腳打斗,可能很快就會被先進的「聲光影電」技術所淘汰,一場江湖浩劫,馬上就要來臨了

眾人都認為老武者是胡言亂語,隨著眾人的一哄而散,這部《神經刀》的故事,也落下了最終的帷幕。

這部《神經刀》的故事,看似荒誕不經,背后卻是導演王天林,對港片發展的所感所悟。

60年代初,港片的拍攝,聚焦于制作精良、細節考究的大成本作品。李翰祥的《楊貴妃》、《倩女幽魂》,王天林的《深閨怨》、《金玉奴》,胡金銓的《大醉俠》、《龍門客棧》,皆是如此。

可是,隨著張徹的出現,不注重細節表現,只靠「道具血漿」營造暴力場面的低成本電影作品,開始成為市場之上的主流。

一些服化道上的錯誤應用,甚至還長時期影響了后世的港片作品創作,比如張徹導演發明的這種「清朝鞭子頭」。

在這些小成本、快節奏的「獵奇電影作品」沖擊之下,60年代末的港片市場迎來了一次大變革。而王天林導演,也在《神經刀》的結尾,借片中老武者之口,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一切都如王天林所預料,那場「武林浩劫」來了。進入70年代之后,一招一式、意境優美的武俠作品,開始被票房市場淘汰,就連《俠女》、《山中奇緣》、《空山靈雨》這樣的經典,都遭遇了市場重挫。

取而代之的是,靠「聲光影電」技術,刺激觀眾感觀的「快餐式電影作品」。進入80年代之后,隨著程小東的崛起,武俠港片的發展,更是進入了一個空前魔幻的時期。

電影中的俠客們,開始擺脫地心引力,在炸藥的配合之下,這些武林高手,都變成了「人形迫擊炮」,所到之處無不硝煙彌漫。

這些「癲狂過火」的特技場景,就像「神經刀」陳子源一樣,明明是制作過程中的「投機取巧」,可是卻偏偏打敗了那些傳奇高手。

當然,對于這些特技場景,王天林導演的態度也十分開明,就如《神經刀》里那位老武者所說: 境界高深者,可將萬物化作兵刃。只要應用得當,這些「過火」的特技場景,也能營造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年輕時的 洪金寶,也參與了這部《神經刀》的拍攝。在該片中,他出演了「磨盤山土匪」中的一員,在客棧和山上多次出境。雖然只有一句台詞,但他卻有不少動作表演。

洪金寶之所以會在這部作品中跑龍套,與該片的武術指導韓英杰,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

韓英杰是早期港片市場之上的人氣武指,同時他也是于占元的女婿。因為這層關系,于占元門下的不少弟子,都在韓英杰的武指團隊里,擔任過武師。

1969年,洪金寶跟隨韓英杰,來到「國泰影業」的片場,參與了這部《神經刀》的拍攝。而這次拍攝經歷,也成為了洪金寶的一次事業轉折。

70年代初,「國泰影業」面對「邵氏電影」的市場壓力,發展艱難,最終在1971年走向倒閉。

而「國泰」的制片廠,也被賣給了兩位老板。這兩位老板一個叫 鄒文懷,一個叫 何冠昌

鄒文懷、何冠昌在1970年成立了一家叫「嘉禾」的電影公司。但當時的「嘉禾」,除了一個名字,別的什麼都沒有。

1971年,「嘉禾」搬入了「國泰影業」的制片廠舊址。隨著制片廠的易主,洪金寶也跟隨韓英杰,轉投「嘉禾」旗下。之后的事情,大家應該也都知道了。

洪金寶在「嘉禾」結識了李小龍,之后還做了導演,成立了「洪家班」。

港片故事里的世界很大,天南海北、古往今來,無所不至。而港片幕后的世界又很小,仇敵、對手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

誰能想到,在同一座廠房里,「國泰」面對「邵氏」的壓力,只能靠這部「無厘頭電影」《神經刀》,發發牢騷。而「嘉禾」卻在七、八十年代所向披靡,將「邵氏」逼上了絕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