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警匪港片,謝霆鋒代表作9天突破4.8億,林家棟這部卻讓人惋惜

加油娜娜酱 2022/10/09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7月末,謝霆鋒、甄子丹合作的《怒火·重案》,點燃了冷清的暑期檔,面對「部分地區院線停業」的市場環境,依然呈現了「9天突破4.8億」的票房數據。

作為陳木勝導演的遺作,這部《怒火·重案》秉承了陳導一貫的電影風格。緊湊、密集的動作戲碼,生猛、凌厲的故事劇情,戳中了諸多動作影迷的視覺爽點

而謝霆鋒、甄子丹的雙雄對決、教堂打斗,也為曾經輝煌一時的 傳統式警匪港片,獻上了一曲時代挽歌。

80年代初,功夫片逐漸失去觀眾市場。港片創作者們,也開始學習海外「警匪片」的拍攝模式,嘗試創作本土化的警匪動作電影作品。

經歷了《最佳拍檔》、《奇謀妙計五福星》、《省港旗兵》、《警察故事》、《英雄本色》等作品的鋪墊、摸索之后, 節奏明快、動作場景精彩,也成為了這一時期警匪港片作品的顯著風格。

而作品個人風格濃重的吳宇森,更是成為了這股「港式警匪片潮流」之下的佼佼者。

90年代之后,火藥味十足的吳宇森,走向了好萊塢。風格寫實的林嶺東,冷酷、浪漫的杜琪峰,則憑借《高度戒備》、《暗花》、《暗戰》等作品, 將警匪港片的拍攝,推入了「注重故事反轉、心理博弈,簡化動作場景」的新式創作道路

「注重火爆動作場景」的傳統式警匪港片,與「注重故事反轉、心理博弈」的新式警匪港片,成為了2000年之后,港片創作者的兩大方向。

隨著《無間道》三部曲、《跟蹤》、《神探》、《寒戰》、《毒戰》、《無雙》等作品的出現,「注重劇本、故事」的 新式警匪港片,成為了票房市場之上的主流。

而《殺破狼》、《導火線》、《掃毒》、《拆彈專家2》這類「注重動作場景」的電影作品,則頑強地捍衛著 傳統式警匪港片的創作執著。

今年的華語大銀幕上,陳木勝導演與謝霆鋒、甄子丹合作的《怒火·重案》,再現了「傳統式警匪港片」的榮光。而 鄭保瑞導演與林家棟合作的《智齒》,也展現了「新式警匪港片」的作品魅力。

不過,相比于《怒火·重案》的票房得意,這部《智齒》未能引入院線市場,著實讓人感覺惋惜。

致敬杜琪峰的鄭保瑞‍

對于鄭保瑞的導演名號,資深的港片迷應該都不陌生。

90年代的港片市場之上,鄭保瑞一直以副導演的身份,活躍在電影幕后。林嶺東的《大冒險家》、劉偉強的《古惑仔2》、李仁港的《黑俠》、王晶的《黑馬王子》里,副導演的工作都由鄭保瑞擔任。

副導演做久了,自然是要扶正的。1999年,鄭保瑞以導演身份,拍攝了電影《第100日》。然而,真正到了導演的位置上,鄭保瑞發現,自己不懂的地方還有很多。

為了鞏固自身的能力,2000年之后的鄭保瑞,回歸到了副導演的工作中,還托關系進入「銀河映像」,開始跟隨杜琪峰學習電影的拍攝于創作。

跟隨杜琪峰學習期間,鄭保瑞也沾染了「銀河映像」冷酷、凌厲的電影風格。2006年,鄭保瑞在杜琪峰的支持之下,獨立執導了《狗咬狗》。這部作品冷酷、凌厲的風格,也讓鄭保瑞獲得了不少好評。

《狗咬狗》之后,鄭保瑞又執導拍攝了《意外》,該片在威尼斯電影節上的「金獅獎」提名,也讓鄭保瑞一舉揚名華語影壇。

2012年,鄭保瑞離開了杜琪峰,他嘗試轉變風格,走入內地電影市場。

而《西游記之大鬧天宮》、《殺破狼2》、《西游記之三打白骨精》、《西游記之女兒國》等作品,也都在內地電影市場,拿下了不錯的票房成績。

許是厭倦了3D特效電影的制作模式,2018年的《西游記女兒國》之后,鄭導又回歸到了銀河映像時期,那股冷酷、生猛的電影創作風格之中,與林家棟攜手合作了警匪片《智齒》。

值得一提的是,早年與杜琪峰一同合作《暗戰2》、《PTU》、《大只佬》、《神探》、《柔道龍虎榜》、《跟蹤》、《奪命金》的編劇歐健兒,也加入了這部《智齒》的幕后創作。

鄭保瑞、歐健兒的聯手,讓這部《智齒》顯露出了濃重的個人特色。而在故事橋段、劇情結構的設計之上,這部《智齒》對杜琪峰的《PTU》、《神探》,也進行了一番致敬, 尤其是《PTU》

鄭保瑞的「尋槍」故事

這部《智齒》的劇情結構,與《PTU》頗為相似,都是 圍繞「查案」與「尋槍」展開

在杜琪峰的《PTU》里,一伙兒悍匪搶劫了運鈔車,之后逃走。為了排查嫌疑人,「警方」派出兩隊PTU巡夜。任達華飾演的「展哥」,帶隊巡夜的過程中,遇到了「丟槍」的同事肥沙。

為了幫同事,展哥一邊調查「槍」的下落,一邊巡夜。隨著「尋槍」過程的一步步遞進,PTU小隊與「搶劫運鈔車的悍匪」,也不期而遇。

《PTU》里 這種「查案」、「尋槍」雙線并行、環環相扣的故事設計模式,被鄭保瑞、歐健兒挪用到了這部《智齒》之中。這部《智齒》,也上演了一場「因查案引發的丟槍故事」。

《智齒》的一開始,有人在荒郊發現了一只「斷手」,于是報了案。「沙展」劉中選(林家棟飾演),帶隊對現場進行了勘察、取證。

三周內,已經連續發現了兩只「斷手」。老劉認為,這起案件并不簡單,可是案件的調查,卻毫無頭緒。

正當老劉為案件焦頭爛額之間,上級給隊伍派來了一位新領導「任凱」(李淳飾演)。這個任凱年輕,學歷高,所以坐上了領導的位置。但隊內的老同事們,卻都對這個年輕人有不少意見。

因為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所以老劉建議,以「斷手」發現的地點為中心,展開大面積排查。

在隊伍里,任凱坐在領導的位置上,可是隊員們,卻都只聽從老劉的調派,這讓任凱十分難堪。而新長出來的智齒,也讓任凱的一日三餐成了問題。

心力交瘁之下,任凱只好把案件的調查,全權交給老劉,而自己則像跟班一樣,跟在老劉后面跑腿。

大面積排查,并沒有獲得有價值的線索。不過,鑒定科的同事,卻根據「斷手」的指紋,初步確定了這只「斷手」主人的身份。

老劉、任凱根據身份信息,進一步展開調查,結果二人偶遇了「偷車賊」王桃(劉雅瑟飾演)。

老劉看到王桃之后,性情大變,在追捕王桃的過程中,老劉手段粗暴,甚至還打算開槍擊斃王桃。一旁的任凱,連忙制止了老劉,還以領導的身份,沒收了老劉的「配槍」。

原來,王桃是一名偷車的慣犯。多年前,王桃因為偷車,引發了一起交通事故。老劉的妻子,在這場事故中成了植物人,而妻子腹中的孩子,也隨之流產。

當時的王桃未滿15歲,所以被法官從輕發落。老劉的心中,一直對此耿耿于懷。

看到老劉情緒不穩定,任凱擔心他一時沖動,做出傻事,于是將其「配槍」​,鎖在了辦公室的抽屜里。

在一座垃圾堆里,一具失去左手的「女尸」被發現。根據法醫的鑒定,這具「女尸」并不是之前那兩只「斷手」的主人。

老劉、任凱意識到,這起案件的受害者,可能不止3個。而此時的王桃,也主動找到了老劉,表示愿意成為線人、協助查案。

原來,當年的事故發生后,王桃的心中也十分內疚。為了慰藉自己的內心,王桃決定幫助老劉查案。

根據「尸檢報告」,老劉發現,被害女子生前遭人侵犯,還有「[吸·毒]」的惡習,于是他懷疑,兇手可能是利用「[毒·品]」,對被害人實施侵害。

于是,老劉利用王桃,查到了「販賣[毒·品]」的小混混「可樂姐」(廖子妤飾演),并從可樂姐口中知道了疑犯的藏身處。

當夜,老劉、任凱帶著王桃,前去搜捕疑犯。可惜,現場發生意外。王桃被疑犯抓走,而任凱的「配槍」,也在混亂中弄丟。

為了找回「配槍」,任凱對現場進行了反復搜索,結果意外查到了一些兇手的線索。此時,又一名被害人的「尸體」被發現。老劉明白,再不抓緊時間,王桃可能就是下一個了。

面對嚴峻的形勢,任凱顧不上牙痛,與老劉分頭行動,試圖加快破案進程。

故事的最后,任凱、老劉找到了配槍,也找到了兇手和王桃。搏斗中,任凱抓住了兇手,而老劉則意外被「任凱的配槍」擊中。

​鄭保瑞的《智齒》

這部《智齒》不僅在故事結構上,借鑒了杜琪峰的《PTU》,在鏡頭語言上,也對《PTU》進行了不少學習。

利用燈光的強弱變化、鏡頭的緩慢推進,來營造故事的緊張感,渲染電影的懸疑氛圍。《智齒》里的這些鏡頭語言小細節,與杜琪峰的《PTU》可謂是如出一轍。

當然,在學習老師的同時,鄭保瑞導演在《智齒》里,也融入了不少自己的想法與創意。

在鏡頭畫面上,鄭導選擇以「黑白電影」的方式,呈現《智齒》的故事,對立明顯的肅殺色調,也為影片平添了一份冷酷、兇殘的氣質。

在故事設計方面,鄭導堅持了自己一貫的「成長」主題。通過這個「查案」、「尋槍」的故事,講述「人物的成長」、「時代的變化」。

成長,可謂是鄭保瑞導演極為熱愛的一個故事主題。2006年的《狗咬狗》里,陳冠希飾演的「殺手阿鵬」,就從一個冷血、內斂的殺手,成長為了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的父親。

2015年的《殺破狼2》里,吳京飾演的「志杰」,也從一開始的自暴自棄、渾渾噩噩,蛻變為了之后的不屈不撓、勇于抗爭。

至于這部《智齒》,男主角任凱,從一開始手足無措、連一袋垃圾都搞不定,到后來逐漸成熟、逐漸穩重。前期,老劉告訴任凱「案子是用腳一步步查出來的」。當案件陷入僵局時,任凱將這句話還給了老劉。此刻,任凱的內心成長,早已不言而喻。

故事的最后,任凱提出打電話、叫支援,老劉聽從了任凱的決定,同時也認可了任凱這個領導。

結局處,任凱的智齒,被兇手打掉,擺脫了「成長之痛」,任凱這個角色也完成了最終的成長蛻變,之后親手抓獲了兇手。

不光是對人物的成長進行表現,這部《智齒》對「時代的變化、發展」,也進行了故事隱喻。

資歷老、作風硬,喜歡以「暴力手段」追查案情的老劉,無疑是舊時代、舊秩序的代表。而任凱這個講紀律、講原則的年輕領導,顯然就是新時代、新秩序的象征。

最終,隨著案件的告破,老劉殉職、任凱親手抓獲兇手,樹立自己在隊伍中的形象。這樣的劇情設計,充滿了「新舊秩序交替,時代變化、發展」的味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部《智齒》的結局里,鄭保瑞導演還對杜琪峰的《神探》進行了致敬。

當任凱向上級匯報「丟槍」經過時,上級通過調查,發現丟失的「配槍」,是老劉的,而非是任凱的。原來,之前老劉擔心任凱受到責罰,故意修改了二人的配槍編號。

這段劇情的設計,除了對《神探》進行致敬,似乎還別有用意—— 「新秩序、新時代」的崛起與發展,總是要建立在「舊時代、舊秩序」的蒙恩之上的

雖然整體水準出眾,但緩慢的電影節奏,寓言性過強的故事設計,卻成為了這部《智齒》與一部分觀眾之間,難以逾越的鴻溝。而鏡頭尺度的肆意表現,更是讓這部《智齒》在內地院線的上映,成為了問題。

想要像《怒火·重案》那樣,馳騁內地票房市場,《智齒》顯然已經沒了機會, 這不禁讓人感到一絲惋惜

不過,鄭保瑞導演重回冷酷、凌厲的電影創作風格,也讓人體會了不少欣喜。經歷了這部《智齒》的洗禮,不知道鄭保瑞導演之后的《殺破狼3》,又會設計、呈現出一個怎樣的電影故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