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徐錦江黃秋生合作,出演破尺度限制級電影,因血腥殘暴成為港式恐怖片最后的余光

作為恐怖片的重要分類,血漿片一直都占據著很大的比重。

《短柄斧》《致命彎道》為代表的B級片因各種血肉橫飛,極度夸張的表現手法,反倒讓恐怖鏡頭多了黑色幽默的氣質。

《猛鬼街》《黑色星期五》《月光光心慌慌》《德州電鋸殺人狂》塑造了影史上著名的「四大殺人狂魔」,成為一種文化符號。

《人皮客棧》《死亡列車》除了血腥之外,更因為真實事件、都市傳說改編勾起了觀眾的獵奇心理。

《電鋸驚魂》看似殘忍的各種酷刑,讓參與者在游戲過程中感受取舍和生存的意義,在懸念設置上推陳出新。

與服裝道具化妝相對發達的歐美國家相比,受制于制作成本的制約,作為偏門的香港恐怖片一直都是廉價電影的代名詞。

受邵氏鬼片的影響,大多數香港恐怖片為了營造恐怖氛圍,更多的是通過從演員下方打光來達到裝神弄鬼的目的。

其中的典型代表莫過于 「龍婆」羅蘭。

正是由于粗糙的,反倒是讓這些港片充滿了cult片特質,邪氣十足。

80年代,桂治洪打造的 「邪三部曲」可謂是香港重口味恐怖片的開山之作。

《邪》《蠱》《魔》融入了亞洲文化圈流行的詛咒、降頭等元素,讓港產恐怖片不再拘泥于驚悚氛圍。

而之后從日本取經歸來的藍乃才更是用《原振俠與衛斯理》《老貓》《力王》等電影,讓動作電影充滿了對肉體破壞的視覺沖擊力。

人類肢體被破壞、異形怪獸叢生的場面極大地刺激了同行對于重口味類型片的探索。

由此延伸的《人肉叉燒包》《羔羊醫生》《溶尸奇案》等「奇案片」均能看出電影從業者對于道具和血腥場景的把控有了很大進步。

今天就讓小編為大家帶來這部1998年上映,因夸張血腥,被定義為限制級的

猛鬼食人胎

The Demon‘s Baby

1996年,香港電影逐漸式微,周潤發遠走好萊塢,周星馳啞火,唯有成龍苦苦支撐。

深喑財富密碼的王晶、文雋和劉偉強在這一年創立了「最佳拍檔電影公司」。

影響了不少孩子青春發展觀的《古惑仔》系列就出在幾位之手。

鄭伊健、任達華、楊恭如、陳小春等明星更是成為其麾下的常駐演員。

「什麼賺錢就拍什麼是」最佳拍檔公司的拍片宗旨,所以這家公司既能出品像《紅燈區》這樣的黑幫風月片,也能拍出《中華英雄》《風云》等特效武俠大片。

作為「短平快」的杰出代表,恐怖片一直都是香港電影悶聲賺大錢的重要類型。

從《陰陽路》一拍就是21部,就能看出恐怖片巨大的商業價值。

光是在95年到2000年期間,就上映了《怪談協會》《山村老尸》《勾魂噩夢》等多達40余部恐怖片。

一心賺錢的最佳拍檔公司也不會放過恐怖片這塊香餑餑。

1998年,作為制片人的王晶找來混跡于限制級電影的黃秋生,徐錦江,張錦程,根據林正英的民國僵尸片和《羅斯瑪麗的嬰兒》《魔胎》等經典恐怖片汲取靈感。

拍出了在香港電影血腥程度極為少見的 《猛鬼食人胎》

相傳在清末民初白蓮教的分支「五鬼道」信仰五個永生不死的邪靈,這五個邪靈寄生在孕婦身上,將母子化為魔神吸食人畜腦液,禍害人間。

好在官府請出龍慈法師將其封印在五個古瓶內,用一尊金佛鎮壓,把一切教眾和寶藏埋藏在一起。

若干年后,清廷倒台,民國戰火紛飛,自私貪婪的 徐大帥(徐錦江 飾)意外發現了五個古瓶,并和金佛一起帶到了宅邸。

徐大帥是出了名的小氣,他甚至可以在迎娶四姨太時將素炒菠菜擺上宴席。

表面上徐大帥統治著整個府邸,其實私底下幾個姨太卻面和心不和,三姨太和 管家(李兆基飾)勾搭在一起,二姨太總是想拉初六和自己發生點什麼。

徐府的廚子 初六(張錦程 飾)和丫鬟 小魚(吳辰君 飾)意外發現五個古瓶似乎蘊藏著什麼可怕的東西。

徐府的丫鬟由于撞到了管家和三姨太的私情被滅口,在初六和朋友阿斌送葬期間,丫鬟的尸體突然詐尸,幸好有世外高人 青海(黃秋生 飾)。

在青海這里,初六也知道了 哄鬼吃豆腐的秘訣。

該來的還是要來的。由于管家將震懾邪靈的金佛偷走,導致裝有五個邪靈的古瓶解除了封印。

徐大帥受到古瓶的影響,性情大變,他更是興致大起,在一夜之間寵幸了所有的姨太。

不得不說,這段雖然沒有畫面,但是在園中跑東跑西的徐錦江還是給小編留下了深刻印象。

匪夷所思的是,自從那一夜之后四個姨太竟然同一時間都懷了孕。

被邪靈寄身的四名姨太變得胃口越來越多,甚至連院子里養的雞也被姨太們茹毛飲血地吃個精光。

或許是嫉妒小魚被大帥看上,二姨太用計將小魚驅逐出徐府,趁著小魚養傷期間,邪靈附身到初六身上,讓初六和小魚生米煮成熟飯,成功地讓小魚有了身孕。

大姨太首先發生變異,她隆起的肚子長出了一張布滿利齒的血盆大口。

就連徐大帥請來的得道高僧都成了大姨太的盤中餐。

隨著大姨太的食量越來越大,徐府家所有家禽牲畜都被吃光了,即使連徐大帥用傭人作飼料也難以喂飽幾個變異的姨太。

整間徐府儼然變成了人間煉獄。

幸好初六想到了 哄鬼吃豆腐的秘訣和青海贈送的經文 成功拖到了趕來救援的青海。

青海的師傅正是當年封印五大邪靈的龍慈法師,得到師父真傳的青海暫時打退了邪靈,但是兩個小時后如果不能阻止邪靈回巢生子,倒是就真的無力回天。

不得不說,青海斬妖除魔的這一段頗有當年林正義僵尸靈幻片的韻味。

千算萬算,青海等人雖然消滅了即將生產的4個邪靈,可還是讓被漏掉的小魚產下了魔嬰。

面對完全體的小魚,青海很快敗下陣來橫死當場。

按照青海留下的線索,初六發現了金佛才是打敗邪靈的關鍵,最終忍痛割愛用金佛化成的金水擊敗了小魚和邪靈。

咸濕癲狂,惡心重口,港式恐怖片最后的余光

雖然現在看《猛鬼食人胎》無論是故事還是特效都低廉粗糙。

但作為90年代末的香港電影,《猛鬼食人胎》還是秉承了港式「盡皆過火,盡皆癲狂」的特點。

比如初六送給小魚的情書被徐大帥發現,可惜徐大帥好大喜功,文盲一個。

兩人在徐大帥面前生生把一封情書讀成了給徐大帥拍馬屁的表揚信。

相比初六給小魚寫的詩情意綿綿,徐大帥給小魚寫的信簡直是白字先生,讓人笑掉大牙。

這種身份和文化的反差讓影片的笑果顯得頗為高級,為影片后半段的血腥殘酷形成鮮明反差。

為了防止魔胎從母體出生,初六和好友像踢球一樣試圖把魔胎踢回姨太的肚子里,既搞笑有順應了當時的98世界杯熱潮。

邪靈吃人的場景現在看起來非但不惡心,反倒是多了幾分調侃和戲謔的惡趣味。

看到一臉嚴肅的徐錦江表現出害怕的表情,簡直就是網絡表情包。

影片不止一次致敬了曾經大紅大紫的僵尸片和靈幻片。

比如捉鬼大師青海就是睡在義莊的棺材里。

尸體受到激化變成僵尸,襲擊人類,典型就是《僵尸先生》的道法邏輯。

用金佛化成的金水寫成符箓打敗邪靈的段落,讓人自然而然地想到《倩女幽魂:道道道》中涂滿金粉的梁朝偉。

伴隨著日式恐怖片的興起,香港恐怖片變得越來越嚴肅,缺少了之前僵尸片,靈幻片獨有的嬉笑怒罵和各種江湖秘術。

或許這部充滿B級片意味的《猛鬼食人胎》反倒讓人回想起港式恐怖片的美好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