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映第二天就撲街,拍完后每個人都落下滿身傷,「西裝暴徒」張晉的「吳京夢」終于破碎!

9月11號,在長沙路演現場,張晉淚眼婆娑地說道:

「有點難過吧,現在動作電影越來越少了,真的希望被更多的人看到,得到更多的認可。」

是什麼,讓一個武行出身的硬漢都控制不住淚腺了?

原因很直接:

張晉的新片又撲了。

票房大跳水

將時鐘撥到9月9號,那一天,由張晉、李治廷、蔣璐霞主演的戰爭動作片《狼群》上映了。

縱觀整個中秋檔,唯獨少了華語電影的中流砥柱——動作片。

所以,作為中秋檔的動作獨苗,《狼群》參與中秋之戰可謂是得天獨厚,在購票軟件上,片方還專門制作了一組「中秋唯一軍事動作爽片」的海報以示身份。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片方怎麼也不會想到這一招竟然失利了,而且還是史詩級別的滑鐵盧。

僅僅賣了首映日一天,次日就幾乎被判死刑,這顯然是不合常理的走勢。

要知道,《狼群》雖然首映日表現并沒有多出彩,但也不至于到被拋棄的地步。

就連《狼群》的制片人呂建民都深表意外:

「我從事電影行業25年來,從來沒見過這種現象。」

不過事實已經發生了,截止到目前,《狼群》已經上映了15天,但累計票房僅有2391萬,自第二天排片斷崖式下跌后,幾乎每天僅有幾十萬票房進賬。

馬上新檔期就要來了,不出意外連3000萬都無法觸及。

該片對外宣傳投資高達成本高達1億,按照36%分成算,即便有幸過了3000萬也會虧損9000萬左右,堪稱足以載入史冊的敗仗。

只是可惜,這部電影并不是爛片。

《狼群》好看嗎?

《狼群》上映后,開分高達7.1。

這個分數無論是戰爭片還是動作片類都是非常可觀的高分。

電影采用標準好萊塢三幕式解構,劇情分雙線進行,一主一副一動一靜。

動,是張晉所代表的主線。

他飾演背嵬安保公司領隊「刁纏」,為保護庫利亞國到中國的天然氣管線,與恐怖組織「神奴206」拉響戰爭。

庫利亞國與中國達成合作關系,由對方輸送天然氣到中國支持新能源發展,但此項政策動了東歐某能源集團的蛋糕,對方派恐怖組織「神奴206」暗中掣肘,處處威脅。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對方有匪,我方就有警。

由刁纏率領的背嵬雇傭兵接下任務,先后粉碎了多次對方的陰謀,最后對方傾巢出動與背嵬一決死戰,戰況慘烈。

而靜,就是李治廷代表的個人線。

「柯童」的父親是前背嵬成員,也是刁纏的戰友,但在一次意外中殞命。

為調查真相,柯童加入背嵬小隊,但由于心存芥蒂和性格問題處處與隊員產生摩擦,甚至到了令人生厭的地步,最后通過實戰激發凝聚力,也知道了父親死亡的真相,實現了人物的成長弧光。

劇本寫得非常扎實,完全沒有廢筆,105分鐘看完只覺得意猶未盡。

張晉、蔣璐霞兩位武英級演員保證了動作的難度和觀賞性,李治廷常年健身天性好動也完成了任務,而承載戰爭題材的工業水準更無需贅言——

無論是大爆炸還是小規模槍戰都令人血脈僨張,不由間離開靠背。

說實話,除了某些鏡頭能看出導演的局促和生疏外,整體觀感還算不錯,代入感很強,文戲武戲均有可圈可點的地方。

不過,這部電影越好看我就越心疼。

一方面,自然是心疼珠玉蒙塵,一部用心制作的電影卻沒人買賬。

另一方面,則是心疼張晉,把送到手心的《戰狼》弄丟了。

張晉,煮熟的《戰狼》飛了

當然,對《狼群》這部電影不太了解的觀眾很容易就會產生一個影響:

這麼熟悉的名字,不會是碰瓷戰狼吧?

事實上,《狼群》這部電影跟《戰狼》還真有淵源。

該片是中國首部雇傭兵電影,劇本打磨了3年,原著小說就是2008年刺血撰寫的小說《狼群》。

但最開始劇本并不是給張晉的,而是金馬影帝劉燁的。

2019年,媒體爆出劉燁將指導人生第一部電影,不僅自導自演,還請來成龍助威,最初的名字叫《我的雇傭兵生涯》。

制片人正是前文所說的呂建民,此人也是《戰狼1》、《戰狼2》的制片人。

再加上《湄公河行動》、《長津湖》、《水門橋》的董瑋,軍事顧問是前法國外籍軍團傘兵、軍事專家吳鑫磊。

這台前幕后,從里到外,就是奔著第二個《戰狼》去的。

2019年4月,托成龍的福,劉燁還帶著劇組及相關人員拜見了哈薩克斯坦首任總統努爾蘇丹,對方表示全力支持劇組工作,開放拍攝場地。

同時,法國、以色列、俄羅斯的拍攝場地也在洽談中。

這排面,吳京來了都得垂涎三尺。

可接下來的事眾所周知。

2019年底,就在《我的傭兵生涯》即將開機前,一場疫情席卷了全球,各國拉響警報應對,一時間風聲鶴唳,舉步維艱,有關于電影拍攝的動作也因此全部停擺。

關于《我的傭兵生涯》這部電影的消息,就在此刻停止了。

等到再有消息時,主角換成了張晉、李治廷,而取景地更是從全球各地減配成了新疆,通過呂建民在1月份發表的這條消息就能得知——

從開機的那一刻開始,這部電影就已經不是當初的樣子。

后來,可能是不想蹭戰狼的熱度,電影改名叫《傭兵》,但殺青后又被電影局建議改成了《狼群》。

「戰狼成群」,還是逃不了拾吳京牙慧的命運。

當然,張晉等人都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張晉每天都要提前3小時入場熟悉動作,蔣璐霞在拍攝時撞斷眉骨,劃破一條血口仍然堅持拍攝,李治廷更是在50高的斜坡和外國人邊打邊滑落。

全劇組在零下20度的極度環境中堅守了16天,沒有替身,沒有特殊待遇,拍完后每個人都落下滿身傷。

電影質量也不錯,也對得起這個幕后班底。

但可惜了,張晉不是成龍,不是劉燁,更不是吳京。

這場宏圖大業,還是在張晉的帶領下走向了覆滅。

張晉,還是成不了吳京

想起張晉,我會下意識一聲嘆息。

從武行走到台前,張晉最得意的那幾年應該是2013-2015那段時間,13年一部《一代宗師》把他送上了金像最佳男配寶座,他舉著女神獎杯現場告白:

「有人說我這輩子都靠蔡少芬!沒錯!我這輩子的幸福都靠她!」

這是一個男人最赤城的告白,洪亮且直接,是在撫慰蔡少芬多年陪伴的辛勞,更是在宣告自己時代的到來。

2015年,張晉擔當《殺破狼2》反派,一身黑西服筆挺利落,眉間的殺氣更是睥睨天下。

他出手果斷,招招致命,吳京、托尼賈中泰兩大實力派動作巨星在他面前依然招架不住,即便這是劇情設置下的武力值,但張晉的氣場卻輕松勝任,讓人不寒而栗。

從此,張晉便有了個綽號「西裝暴徒」。

同年《葉問3》,張晉又因為大放異彩,老板黃百鳴給他專門單開了一部外傳《張天志》。

但張晉的好運也到此為止了。

自此之后,《毒誡》撲街、《狂獸》撲街、《張天志》也才剛破1億。

2019年,黃百鳴為他量身打造的《九龍不敗》更是一掌將他打回原形,上映三天就撲街,1877萬票房。

又三年過去,除了一檔《披荊斬棘的哥哥》外,張晉已經很久沒有電影登陸院線,那件黑西裝也早就成了舊款,淹沒在陣陣后浪中。

盡管在銀幕前張晉能暴打吳京,但銀幕外,他用盡全力,仍然趕不上吳京。

時也,命也,運也。

只是可惜了這部電影,它不該這樣被埋沒。

《狼群》拍攝時,制片人呂建民百般感慨涌上心頭:

「拍攝戰狼時,每次經過南京火車站都要來一碗鴨血粉絲湯,如今拍《傭兵》,在烏魯木齊火車站來一碗小面,如果《傭兵》大賣,我要來這面館還愿....」

現在來看,這碗小面怕是吃不上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