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這部金城武主演的大片,卻成了元彪難以釋懷的痛!

加油娜娜酱 2022/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繁華的上海,對于編劇而言,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題材文庫。

這其中,有風靡了三十多年《上海灘》中的「許文強」,還有胡軍主演《上海王2》中的「常力雄」。

「杜月笙」「黃金榮」「斧頭幫」。

無論是周星馳的《功夫》,還是姜文的《一步之遙》,對于上海這一座城市,似乎有數不盡的詞條和發掘不完的傳說逸聞。

這其中,有一個人物,雖然早早的就登上了大熒幕被反復創作,但歷時許久,時至今日似乎被人們忘記—— 馬永貞。

作為一個真實存在的人物,早在1972年,馬永貞就在邵氏名導張徹的作品中出現在大銀幕。

上映后火遍香港,后來更是有白彪、林國斌、何家勁等不同明星詮釋過,只可惜到了現在熱度已經蕩然無存。

今天就來聊一部同樣是演繹馬永貞的電影。

除了何家勁的電視劇版本,對于很多年輕觀眾而言,這一版應該也是集體記憶——

《馬永貞》

電影版的《馬永貞》拍攝于1997年,由金城武、元彪、萱萱等人共同演繹。

那一年元彪因為發展遲緩,距離退隱之日已經所剩無幾,然而奇怪的是, 雖然彼時是金城武的顏值巔峰,可電影的焦點卻全被元彪和一位「舞女」搶了去。

評論中,多半是討論「譚四與艷陽天」,而不是馬永貞。

先看劇情:

清朝末年,山東大旱民不聊生。

馬永貞(金城武飾)為了尋求出路和大哥馬大洋(元華飾)靠運輸火車,偷渡到了上海。

馬永貞赤心熱血,一心想干出一番大事業。

在碼頭做苦工謀生之際,馬永貞因為摸了譚四爺(元彪飾)的馬,與手下發生沖突。

譚四看馬永貞操著一口山東口音,知道是同鄉人,也贊賞他桀驁不馴的脾氣,趁著閑來無事就與馬永貞在碼頭切磋,并且見識到了馬永貞的好身手,與之有了一面之緣。

而馬永貞也因譚四樹立了人生目標,他拒絕了譚四的恩惠,決心要靠自己出人頭地。

翌日,馬永貞和馬大洋跑到一家名叫「一壺春」的夜總會。

本想借服務生之名蹭吃蹭喝,但因為一壺春是譚四的場子,而與之分庭抗禮的勢力楊雙(元德飾)正巧在此夜發動突襲。

馬永貞為了拯救歌女金鈴子(萱萱飾),不惜與楊雙的手下「四大天王」短兵相接,且略占上風擊退了他們,以一己之力阻擋了楊雙的計劃。

經此一役,馬永貞一戰成名,金鈴子愛上了他,譚四欠他一個人情,連譚四的情婦艷陽春也記住了他。

又過幾日,馬永貞在巧合之下聽聞楊雙設下鴻門宴邀請譚四,而巡捕房要趁機陷害譚四。

當晚,巡捕房帶走了譚四的所有手下,楊雙的打手把譚四圍成一團,在譚四深陷危機之際,馬永貞再度中途殺出救出了譚四。

接連幾次雪中送炭,譚四收了馬永貞為手下,并且把夜總會連同艷陽天一并交給馬永貞管理。

與此同時與楊雙和巡捕房吹開號角,大戰一觸即發。

而馬永貞被艷陽天蠱惑,幾次纏綿之后便被教唆與楊雙和巡捕房叫板,且愈戰愈勇,繼而成為一方霸主。

眼看馬永貞已成氣候,為了及時止損,楊雙與巡捕房私下買通了艷陽天,騙馬永貞陷入圈套將其砍成重傷。

而聞訊趕來的譚四也被楊雙控制,并且在一夜之間清空了譚四的所有手下,艷陽天也被折磨成半瘋半傻。

后來,馬永貞被金鈴子所救,譚四被關押到監獄,而楊雙坐上了上海第一把交椅。

故事最后,傷病恢復的馬永貞在艷陽天的幫助下反將了楊雙一軍,救出了刑場中的譚四,并且在英軍的合力幫助下,與楊雙進行了大決戰。

最終,譚四與楊雙同歸于盡,而馬永貞也與金鈴子離開了這個傷心之地。

被奪焦的主角

1.

與許文強不同,馬永貞在歷史上確有此人,但是由于沒有正料記載,全都是第三方撰寫,所以顯得模糊不清。

比較官方的信息是,他是民族英雄,力大無窮武藝高超,在與洋人的比武中不僅獲得勝利,還令廝在第二天不治身亡,從而揚名上海,被稱為「中華民族之俊杰」。

他精通腿法,善于騎馬訓馬,能在奔馳如飛的駿馬上施展「海底撈月」(拾起銅板)。

何家勁版

但野史的記載與之不同:馬永貞生性傲慢,自詡「拳打南北二京,腳踢五湖四海」。

他不僅沒有習武之人的謙遜,還因為恃才傲物、急功近利而成為一方霸主,最終在「一洞天」因為一些「保護費」而被人陷害致死。

但是,不管怎麼記載,電影中的馬永貞絕對是不太討喜的。

2.

或許是為了照顧金城武的年輕面孔,片中的主角馬永貞僅僅是一個隨時把「靠自己」掛在嘴邊的理想主義者。

不僅沒有做出任何值得稱贊的決策,還全程被人利用,被人蠱惑,甚至間接害死了他的老大譚四。

角色整體沒有任何弧光和成長,基本上就是靠一股熱血稀里糊涂的走到了結局。

但是反觀元彪飾演的譚四,就高下立判了。

本片的導演是元奎,所以片中出現了很多七小福成員,比如飾演馬大洋的元華,飾演反派楊雙的元德,當然咖位最大的還是要說飾演譚四的元彪。

或許是出于師兄對師弟的偏愛,片中對譚四這一角色的筆墨雖然少于馬永貞,但全部都用在了刀刃上。

從譚四一出場就足以可見元奎的小心思。

元彪站在一群宛如模特的打手C位,先是背過身,再回首,緩慢的從人群中漸現,那個氣場完全不亞于洪金寶。

短暫的接觸之后,元奎還給了師弟一個仰視鏡頭。

元彪站在鏡頭上方,右腿岔開,雙臂大展,喊出一句 :「在上海灘,沒有東西不是搶回來的」。

男性荷爾蒙幾乎要溢出屏幕。

此外,在人設上譚四也高于馬永貞。

他重情重義,豁達寬廣,明知楊雙圖謀不軌,但還是力求和平共處。接連退讓不從之后,便大刀闊斧與之對立。

完美詮釋了上海灘大佬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禮讓三分,人再犯我斬草除根」的黃金準則。

對于馬永貞,譚四也是視為己出。

即使馬永貞狂妄自大幾乎要威脅到他,但譚四仍是耳提面命,絲絲教誨,甚至到最后知道馬永貞被陷害,仍毫不猶豫的飛蛾撲火。

3.

在感情線上,兩者的差別也判若云泥。

本片有三條感情戲,馬永貞自己占了兩條,一個金鈴子,一個是譚四的情婦艷陽天。

金鈴子如同工具人一般,在夜總會相識之后,只有一次短暫接觸后便退出了舞台,最后在馬永貞被砍傷后又突然出現,結局與馬永貞在一起。

而艷陽天則純屬是利用馬永貞,因為不敢違抗譚四的指派,艷陽天只能忍氣吞聲,成功接近馬永貞之后很快就與楊雙配合,與其下套。

兩段感情,一個是工具人,一個被利用,都沒有信服力。

而且,從馬永貞的視角來看,他愛上兩人都是因為會唱歌,愛上金鈴子是因為她是歌女,愛上艷陽天是因為她上台上了一首歌。

這是就是個粉絲吧。

反觀譚四與艷陽天就高下立判。

電影開場就表達了譚四對于艷陽天的情感。

他赴鴻門宴之前,稱自己這種人不知道明天還會不會活著,勸艷陽天趕緊為自己找好歸屬,證明心里有她,卻不能擁有她。

而艷陽天看似不知廉恥、放浪形骸,留返于各大勢力之間,其實不過是想得到譚四的重視與偏愛。

編劇還讓兩者之間用一顆梨作為意象,串聯了整部作品:

開篇時,艷陽天為他削了一個梨,譚四沒有吃,到最后譚四關入大牢,艷陽天又送來了一只梨,譚四看著這顆梨悔不當初,在包裹梨子的布上寫上:

「如果可以重新開始的話,我希望是今晚。」

譚四是愛艷陽天的,只不過他知道自己選擇的這條路,不配擁有愛情,他不敢給艷陽天一個承諾,他不知道自己會陪伴她多久,到底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來。

就像譚四談到自己的理想:

「我希望我能退出江湖,找一個心愛的女人,陪我過完下半生。」

相比馬永貞扁平的人設與敷衍的感情線,譚四無論是人物弧光還是與艷陽天可歌可泣的愛情,都令人心神向往,潸然淚下。

著實被搶光了風頭。

這也是為何,在《馬永貞》評論底下,很多人都是在稱贊譚四,而不是主角。

4.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還有兩處菜單。

一個是本片的編劇是「技安」,如果你搜索這兩個字,是找不到本人的。

此人正是劉鎮偉的化名,周星馳的黃金搭檔,亦是《大話西游》的編劇,也正是因此電影才會出現大段的搞笑戲份。

比如馬永貞痊愈后,被洗腦的惡搞橋段,全然是劉鎮偉式的無厘頭。

還讓譚四變成「譚校長」,諧音梗是要扣錢的!

第二個彩蛋,就是片尾中的場務: 林雪

對,沒錯,就是后來與杜琪峰「罵」成了好友,香港的黃金綠葉,總是在被欺負的林雪。

林雪本是天津人,后轉到香港,起初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小混混,在林正英的幫助下進入了電影行,做了一名場務因此和杜琪峰結緣,漸漸進入演藝圈。

在這一年做完場務之后,1999年林雪就進組《再見阿郎》得到一個有名字的角色,從此場務一職就與他無關了。

結語

《馬永貞》于1997年上映,那一年的票房冠軍是成龍的《一個好人》,達到4500萬港元,第二名是周星馳的《97家有喜事》票房4000萬港元,第三名是李連杰的《西域雄獅》票房3030萬港元。

排名正好是當年巨星效應的真實寫照,而沒有巨星的《馬永貞》就只收獲了301萬,排名第51位,敗的慘不忍睹。

這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稻草,元彪拍完《檔案X殺人犯》之后便進行了長達三年的息影,三年后再度出山,也已今非昔比。

現在回看這部作品,如果元彪能繼續發展幾年,會不會再度大火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