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十項提名,這是最被低估的香港院線片,云集了當下港片的中堅力量!

加油娜娜酱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當你想到麥當勞時,你會想到什麼?

是巨無霸漢堡,是麥樂雞,還是蜜桃派?

可是有一部港片,卻刻畫了這樣一群社會邊緣人士:

他們白天在外勞作,晚上回麥當勞睡覺休息。

影片在香港金像獎上奪得十項提名,既有名導加持,也有巨星助陣。

題材本身,就感動了無數觀眾。

這部片,也有一個好聽且詩意的名字——

《麥路人》

I‘m Linving It

2020.9.17

本片的主創陣容,云集了當下港片的中堅力量。

監制鄭保瑞,是港片大師杜琪峰的得意門生。

《狗咬狗》、《意外》、《殺破狼2》等口碑之作都是他的作品。

導演黃慶勛是鄭保瑞的徒弟。

他一直輔佐鄭保瑞,多次擔當副導演,《麥路人》是他首執導筒、全權操刀的作品。

演員方面,用群星璀璨來形容,一點不為過。

男主郭富城,名列「四大天王」之一,近年來主攻演藝,贊譽頗豐。

女主楊千嬅,粵語歌壇實力唱將,最近因為《處處吻》再度翻紅大江南北。

有此二位影視歌全能藝人坐鎮,本片還吸引了不少金牌綠葉的加盟。

萬梓良、鮑起靜、張達明、苗可秀……各個都是久經考驗的老戲骨。

萬梓良、張達明

《麥路人》的創作靈感,來源于香港一個真實的新聞事件。

一位老婦人夜宿伏案在麥當勞的桌椅上,不料卻意外猝死。

當大家發現她早已沒了氣息時,距離她的死亡已經過去了七個小時。

其間,不斷有顧客從旁經過,甚至在擁擠的人群下,與其拼桌而坐。

但誰都沒有發覺她的死亡,只當她是睡著了。

現場圖片

除了哀嘆生命的脆弱外,也不難發現一個現象:

這樣的「麥難民」,在香港早已見怪不怪了。

這些社會邊緣人士,是否已經形成了一定的規模?

24小時營業的快餐店

已然成為社會邊緣人最后的庇護所

導演黃慶勛深以為然,便調查并創作了這樣一個故事:

在一家麥當勞里,生活著一群形色各異的「社會邊緣人」。

白天他們各忙各的,晚上來到這里聊天休憩。

阿珍是一家酒館的駐唱歌手,唱功平平,并不出挑。

年輕時候,還跑過一些大場,如今卻也人老珠黃,只得呆在小酒館里忍氣吞聲。

楊千嬅 飾 阿珍

「媽媽」是個年輕的寡婦,因為丈夫意外離世,被婆婆認作是「克夫命」而逐出家門。

她帶著女兒「小妹」,顛沛流離,終日疲憊勞作,只為替嗜賭成性的婆婆還債。

劉雅瑟 飾 媽媽

「口水祥」是個不討喜的人。

他身材瘦小,長相丑陋,就連招工都備受嫌棄,連個用武之地都沒有。

張達明 飾 口水祥

與此相對的,則是家庭條件最好的 「等伯」

年輕時是個消防員,退休后也算有房子有老伴,怎麼看都不像是能跟麥難民混在一起的人。

直到有天,詐騙集團騙走了老伴所有的錢,一時間接受不了的她,在等伯面前跳樓。

等伯從此精神失常,每晚守在麥當勞,點上一杯水,「等」著老伴回來。

萬梓良 飾 等伯

這些人中最重要的,則是落魄金融家博哥。

十年前春風得意,只可惜在商業競爭中破產坐牢,出獄后一蹶不振。

好在,無論貧富,他一直都是個善良的人。

精神上,他幫大家打氣,受了委屈也幫忙出頭。

物質上,會利用人脈幫大家介紹工作,必要時也會拿出自己的積蓄解燃眉之急。

本片所講述的,就是這群人的悲歡離合……

郭富城 飾 博哥

《麥路人》真的十全十美嗎?

其實并不能這樣說,

本片的問題很明顯:

后半段煽情過度、新人導演把控失當、還沒能在現實題材和藝術處理中達到微妙平衡。

但是小編依然推薦大家去了解這部電影。

原因則在于,這是一部真正探索現實、憐憫社會邊緣人的誠意之作。

《麥路人》的片名,雖然短短三個字,卻大有玄機。

「麥路人」的繁體字體中,「麥」由許多個「人」組成,而「路」中的「口」字,也著實不少。

這一個個密密麻麻的人口,影射的正是寸土寸金的香港。

作為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相當一部分市民,都難以有處私人的容身之所。

家里連處伸腳的地方都沒有,又何苦自討沒趣,斥巨資買一張睡覺的床呢?

倒不如一起來到街上,來到這一家家全天候營業的快餐店,讓它們成為新的寄托。

一方面,我們可以把這看作是受生活所迫的無奈;

但從另一角度看,這何嘗不是對舉步維艱的生活環境的變相控訴?

片中燈火通明,實則暗流涌動的香港

《麥路人》通過呈現這些人的生活,直沖要害,反映了諸多社會問題。

比如「媽媽」的故事。

丈夫外出打工意外身亡,又與她本人有什麼關系?

在婆婆眼里,她的寶貝兒子,正是被眼前這個瘟神連累致死。

為此,婆婆嗜賭成性,瘋狂向高利貸借錢,讓被其逐出家門的兒媳替她打工還債。

被一同逐出家門的「小妹」

婆婆還為這場剝削,定下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克夫。

一邊愿打,另一邊也愿挨。

「媽媽」為了還債,不惜賣身,也要挽救眼前這個將自己逼入絕境的婆婆。

「克夫之命」——一個已然被時代拋棄的迷信糟粕,卻恰恰把一對婆媳栓的死死的。

「媽媽」的悲劇,終究還是悲在了封建禮教。

賣身還債的「媽媽」

另一場悲劇,來自等伯。

那位被詐騙分子坑走全部財產,最終惱怒之下跳樓的老伴,影射的正是老年詐騙問題。

近年來,無數雙毒手,漸漸伸向了甄別能力尚未完善的老年群體。

他們生活枯燥乏味,或許騙子的幾句關心問候,就能讓其徹底淪陷。

當今社會,這樣的案例屢見不鮮。

而在等伯身上,我們才能真真切切體會到詐騙本身帶來的慘痛后果。

精神失常的等伯

哭嚎著要進門

《麥路人》片名的第二層含義,則在于它的讀音。

在粵語中,「麥」與「陌」相似,麥路人也等同于了「陌路人」。

而這個片名,同時又兼具著「同是天涯淪落人」般的古韻。

社會批判外,又如何能讓這些被生活折磨的人顯得生靈活現呢?

「麥路人」們

對此,本片分別作出了「殘酷」與「溫情」的詮釋。

《麥路人》最讓小編印象深刻的橋段,來自于結尾。

「媽媽」死后,博哥和阿珍接下了撫養「小妹」的重擔。

小妹背著書包,與門外的博哥和阿珍依依惜別,大人再三叮囑,小妹也說會在里面照顧好自己。

此時,觀眾都以為,小妹是去上學了。

誰知,下一個鏡頭對準了門匾,原來這里是孤兒院。

本以為博哥和阿珍會一直撫養小妹長大,可沒想到, 生活拮據的二人,還是向物質低下了頭。

曾經母女間的甜蜜過往

也隨著媽媽的離世而消逝

作為現實題材,《麥路人》總是這樣,在悄無聲息中呈現生活中最為殘忍的一面。

有次,大家偶遇了博哥曾經的下屬。

曾經馬首是瞻的手下人,如今成為了吆五喝六的老板,看著落魄的博哥,陰陽怪氣不吝奚落。

當大家自尊心被激起,紛紛打算上前理論時,卻被博哥攔下,全盤認栽。

而博哥此舉,只為了拿到下屬手中的賞錢,好請大家吃頓大餐。

如此戳人心窩的橋段,在片中還有很多。

可好在,片中依然不乏溫情。

博哥曾說,自己大學時所學的經濟學理論告訴他:

感情投資是所有投資中,付出最小回報率最高的的投資。

在片中,似乎許多人也知曉并認同這一信條,并為之努力踐行。

當博哥被查出肺癌后,麥路人們紛紛往紅包里塞進自己僅有的積蓄,打趣著遞給博哥。

阿珍為了給博哥治病,賣掉了自己所有珍視的演出服,卻依然還差300塊。

阿珍沒有辦法,只得跟買家說明了一切,對方也補齊了剩下的錢。

麥路人所在的街道,常年樹立著一個冰箱,美其名曰 「食物銀行」

店家如果當天有賣不完的食物,都會存放在這里,供需要的人果腹。

「食物銀行」

這些暖心的細節,也讓這部現實題材作品,瞬間有了溫度。

畢竟,有影的地方,自然也有光。

看到《麥路人》這樣的港片,小編不免心生感慨。

如今人們常說,港片已經不復當年的輝煌,逐步走向沒落。

這話或許屬實。

畢竟,通過郭富城和楊千嬅這樣老派的主角配置,足以看出當下香港電影的青黃不接。

但與此同時,小編也不得不佩服香港電影人的勇氣。

雖說巔峰已過,但港片對于社會邊緣人士的關懷,依然還在。

有聚焦老年同志群體的《叔·叔》;

有對妓女進行細膩刻畫的《三夫》;

還有聚焦中年癱瘓人群,與社會地位卑微的菲律賓女傭的《淪落人》。

無論巔峰或失意,港片的初心也始終沒變過:

關心邊緣人群,關懷社會失語者,為他們發聲。

《叔·叔》劇照

雖說本片依舊存在著拍攝方面的問題,但能做到這一點,必定是值得鼓勵的。

關心這群常常被忽略的人,也同樣是對觀眾自身的鞭策。

或許我們身邊沒有麥路人,但也一定會有落魄者。

而對于這些面臨著窘迫生存狀態的人,我們的關懷和問候是否已經達到了呢?

這正是《麥路人》向觀眾提出的疑問。

就讓那些殘忍的橋段,永遠封存在電影里。

真正的現實,還是需要愛的接力,去傳遞,去守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