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連杰拍打戲,蹉跎了這麼多年,沒想到38歲謝苗又打出一副武俠片王炸!

加油娜娜酱 2022/09/16 檢舉 我要評論

從《目中無人》到這一部,當年那個和李連杰拍打戲的謝苗,蹉跎了這麼多年,總算是打出來了!

太久,沒見這麼有新意的動作戲了。

深夜密林,猛虎出沒。

兩位獵人,一路疾行。女獵人腳下一軟,「我真走不動了。」「不行,這里不能停,繼續走。」

躲什麼?猛虎。

進入狩獵區,兩人終于停下腳步。「你若是怕,從1數到7,就不怕了。」

終于安全?安撫住女獵人,男獵人立刻起身,彎弓拔箭,目標直指前方。忽然一群蝙蝠襲來,獵人一時失了方寸,「好在只是蝙蝠。」獵人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但不到半秒,笑意凝結在臉上。

不遠處,一只老虎伸出血盆大口,正對著他們虎視眈眈。下一秒,猛虎出擊,獵人閃躲,射箭,不中。

老虎追來,男獵人飛奔引開老虎,奔跑中一記飛刀出手,

正中前方機關攬繩,繩斷,機關落。

老虎落入機關,被高高吊起,在空中打了個轉,男獵人倒吸一口涼氣。

脫險了?獵人眼神往旁邊一瞟,又一只猛虎,發出虎嘯。

什麼情況,老虎成群了?「快跑,快跑。」兩人飛跑,老虎一個箭步,已經近身。女獵人趕緊繞樹一個擺脫,拉弓,放箭,正中猛虎額頭,但并未傷到老虎半分。

猛虎似乎不但力大無窮,而且不怕疼痛,宛如行尸走肉,瞬間,獵人變成了獵物!

如何是好?繼續跑。危急關頭,兩人終于跑到最后的機關處,男獵人拼勁全力拉動機關,老虎被架上半空,掙扎、呼嘯,暫時被困住。

可是男獵人的余光中,再次出現成群猛虎,密密麻麻,如鐵桶陣一般圍上來?這到底什麼情況,老虎不是單獨行動?這怎麼變成集體狩獵了?

機關已經用盡,兩人唯有拼命奔跑,密林中呼嘯聲連成一片,令人心驚膽戰,可是跑不出多遠,兩人一齊掉入捕虎的陷阱。

兩人掙扎起身,相互探查傷勢,可一抬頭,洞口之上,已經密密麻麻圍上來不下10只猛虎。

身陷重圍,逃無可逃,男獵人抱住女子,忍不住熱淚滾滾:阿英,此生不逢時,我們來生再見。

「一,二,三,四,五,六,七。」兩只猛虎,躍入洞中,

更多猛虎,紛紛探頭,兩位獵人,似乎再無生還機會。

此時虎嘯連綿,鏡頭一轉,打出片名——《狂虎危城》。

又是謝苗。

《目中無人》的一把聽風刀刀聲在耳,

又一部新片乘著龍吟虎嘯而來。

我本以為,《目中無人》原班人馬出手,導演變編劇,動作指導,依然是秦鵬飛,這一部,只需刀刀見血拳拳到肉便可穩賺不賠。

沒想到,他們卻刀鋒一轉,另辟蹊徑:上次是犯罪武俠,這次,災難武俠。

好家伙,這刀法,越來越不走尋常套路。

觀眾能買賬?僅播一天,全網熱度直逼第一。觀眾留言,「好萊塢類型片的敘事結構打底,加上華語電影特有武俠片的人物和視覺。」看來,是看懂了。

曾幾何時,謝苗和早已日薄西山的武俠片一樣,逐漸隨波逐流,網大爆款不斷,爛片也不斷。

但誰能想到,當武俠仿佛走到盡頭,這個已經「過氣」多年的前童星,竟然絕地一刀,在網大的制作規格內,再造了一個異彩紛呈的武俠江湖。

武俠,由此走上一條向死而生的重生之路,直接擊爆爽點。

精彩的打戲掙回了面子,再用武俠糅合不同的電影類型充盈里子。

災難武俠片的天花板,就這麼被他摸到了?

沒想到,38歲的謝苗,竟又打出了一副武俠片王炸。

1、入戲:江湖夜雨,雨夜好殺人

好的電影能讓你1秒入戲,《狂虎危城》就是如此!

故事開場,明嘉靖三十七年,宦官權傾朝野。方術國師為諂媚監首廠公,提出以「活虎心」煉丹,用以「【壯*陽】重生」。

煉丹三年,終于煉成金丹,但也引發惡果,御史楊大人上書彈劾,遭致殺身之禍。

又是雨夜,《目中無人》說:雨夜好殺人。

一群東廠宦官的鷹犬錦衣衛闖進楊大人府邸,大開殺戒。

楊大人一家陸續殞命,小女兒楊歡躲進衣櫥,還是被找到。

帶頭的錦衣衛盯住了謝苗飾演的張柳成,這個英勇善戰的軍人,剛被調入京城錦衣衛,卻不愿淪為宦官走狗鷹犬,面對屠殺,唯有他,刀不出鞘。

不出鞘?那就逼著你出鞘。拿這小姑娘,開個刀?

張柳成推開鷹犬的刀,「繡春刀,我也有。」

縱身,上前,抽刀,架到女孩脖子上。

但就在觀眾都以為他要被迫為虎作倀時,忽然刀背一轉,刀刀見血,不過見的是錦衣衛的血。

一個絕望沉睡的英雄,怒了,醒了。你們逼的,自己找死。

夜雨落,衣衫濕,天地間仿佛僅有黑紅兩色,謝苗手中的繡春刀,如水墨畫筆般飄逸靈動,在天地的畫紙上,縱橫四溢。

一招見血封喉,一轉身又猝然出招,疾風般快準狠,扼住對手的咽喉,借力打力,以手腕一寸巧勁掀翻對手。

錦衣衛的鷹犬如雨水般聚攏過來,危機從四面八方襲來——

很好,很好,雨夜好殺人。

謝苗的刀,穩、準、狠。

曾經的戰場殺神再現,在鷹犬們的包圍中如入無人之境。

觀眾還來不及看清,就見他一左一右一揮刀,拆、擋、劈、踢,一氣呵成,不過半刻,鷹犬已經紛紛倒地,能站著的,只剩一人。

這段打斗,簡約、凌厲、少言, 格擋、出招、躲閃、回擊,運鏡銜接幾乎不讓你眼睛有一點點空隙。水色與黑夜、繡春刀碰撞,形成明暗對比,男主刀口旋轉,衣裾飛揚,帶起水花與血花四濺。

楊大人宅院的室內空間,把原本就封閉的場所圍得更加狹小,又天然把敵對兩邊隔絕到一方天地。

殘酷,又浪漫。

最后一個反派錦衣衛抽刀劈過來了,「早就看你不對勁。」

眼神很準,男主和他們當然不是一路人,可惜腦子不好使,惹了不該惹的人。

總共一招,謝苗一個縱身滑行,收刀處,最后的對手倒地。

這場戲,帶出來的,是整部電影的武俠氣質。

男主雖是錦衣衛,也曾被逼為虎作倀,但一場戲就打出了豪俠的氣場,因為這種氣場在, 有了這個引子,觀眾自然會搓搓手,耐心等待后面故事的發生。

從壓抑到炸開,拳拳到肉。謝苗手中的繡春刀使得虎虎生風,沒有武術功底自然不成。

但這把刀,在電影接下來的時間里,不是用來殺人,而是用來斗虎。

狂虎,要圍城了。

2、再入戲:猛虎圍城,災難武俠

前文中的男獵人,正是男主弟弟。

東廠在猛虎出沒地——西南邊陲小鎮設立「司禮獵場」,獵捕猛虎用以煉化。男主弟弟被征召擔任獵手,卻沒有想到,錦衣衛將狂犬病毒打入老虎體內,一只老虎發狂逃脫傳染虎群,形成虎瘟迅速蔓延,近百只變異老虎已經虎視眈眈,一場滅城的浩劫災禍就要來。

而謝苗飾演的男主張柳成,正在帶著小女孩楊歡亡命天涯,本打算找到弟弟,從弟弟所在的邊關逃遁。

他打著錦衣衛北鎮撫司的旗號進入獵場,見找到了被關押的和弟弟一同打獵卻幸存的女獵人,正要帶人走,一群錦衣衛圍過來。

又要找死?好。但沒等男主拔刀,一只猛虎從天而降,直接將帶頭的錦衣衛咬翻在地。

好得很,省了男主手中的刀,但,猛虎為何如此狂烈?背后又有什麼陰謀?

這是電影的核心懸念。

走出獵場,沒想到整座城已經成為百只猛虎的獵場,路人慌忙逃走,小城哀嚎聲不斷,宛如人間地獄。

男主將張大人的女兒拜托給女獵人,在人流中倒行,直奔整座城的最后防御:城樓。

現在城中只是流竄進來的幾只猛虎,如果城破,那就是萬劫不復。

上城樓,鏡頭順著男主的視線望下去,觀眾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好一幅百虎圍城圖。

百只猛虎,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有的正要躍上城樓,有的緊盯著城樓上的守軍,仿佛在打量自己的獵物。

此時黑夜被火光映照地有如白晝,畫面壯美又驚悚。

守將大驚:「怎麼這麼多老虎?」男主:「這不像老虎,像怪物。」

城門在此,生死一線,猛虎聽不懂人言,沒得商量,那就決一死戰。

準備好了嗎?接下來,就是一段讓人手心冒汗的虎群攻城、人虎大戰。

7分鐘,幾乎全程屏住呼吸。

力量懸殊是明顯的。

一邊,是兇殘十足的升級版猛虎。

一邊,是缺少準備,幾乎只能靠冷兵器抵抗的殘兵。

別說殺敵了。當你還在準備的時候。猛虎就——

一開始,還能以弓箭射虎,抵抗一下。

嗖的一聲,羽箭射出,左一晃,右一閃。多半落空。射中的,也傷不到猛虎。

男主接過一個渾身發抖無力拔弓的守軍的弓箭,看準一只猛虎,全力射過去,命中,卻難以擊殺。

一輪弓箭射完,改用大石壓制,但下一秒,一個守軍被驚刀魂魄不齊,城門之上矗立的這是什麼?分明是一只猛虎。不對,不是一只,是一群。

老虎躍上城樓,只有正面剛了。

生命通道逐漸縮小。節奏逐漸繃緊。鏡頭始終在希望與絕望間跳躍。

守軍接連的犧牲也引出——殘酷升級。

血染城墻,生靈涂炭,無處可逃。

就連守將,也被猛虎吞噬。

只剩男主,刀法如龍身法靈活,一手繡春刀,讓虎難以近身。

守不住了,那就回城,找客棧。

城門外,人虎激戰,城門內,戰火紛紛。

回程路上,猛虎不時來襲,男主自己走,還要護一個跟他走的小兵的周全。

既要躲避猛虎,還得快刀開路。

力量上可謂毫無優勢,只能靠智取了:躲在暗處,見機行事。

可是小兵一摸頭,頭上被滴的是什麼?血滴,抬頭一看,一只狂虎正立于房頂,俯視自己的兩只盤中餐。

「走走走。」不同于很多網大,一到戰斗時刻就給主角開掛,《狂虎危城》的打戲硬橋硬馬。

即使是對決猛虎的打斗戲,也兼具美感和實感。

動作細節完全經得起倍速的考驗,給你拳拳到肉,直溢屏幕的心理痛感。

畫面每一刀劈中猛虎,都配有一聲響徹的音效,實感拉滿。

生死關頭,主角只有拿出,殺手锏了。眼眸瞬間染紅,buff加滿,戰斗力飆升。

一路重出一條血路。

好不容易殺入小女孩和女主所在的客棧。主角會師了。

在「狂虎危城」這個框架下,這些真實感強烈的布景、服裝道具和動作設計,甚至比一些院線電影還來得出色。

到這里,電影已經看處了幾分僵尸大片的痕跡,武俠和災難大片,在此水乳交融。更大的對決,要開始了。

3、觀感:延續武俠,竟是網大?

不難看出,影片有種大熒幕電影的特質,和其他電影放在一起,差別就出來了:

一是在武俠中融入災難片元素。區別于其他粗制濫造的網大,電影在質感和體驗上,用心了。

當然,作為一部網絡大電影,它并不完美,有著這樣那樣的問題。但大量場面設計都展示出超院線制作水準,比如猛虎特效,狂虎在捕殺村民時,背部肌肉的抽動,嗜血撕咬時,神情也變得狠厲宛如僵尸。

一場場困獸嘶鳴、人虎大戰等的大場面給足觀眾感官刺激,錢,有限,但用在了刀刃上。

從寫意的猛虎圍城,到清晰利落的近身搏斗,虛實之間,張力拉滿,感官刺激到位。

結尾大逃亡中的一段謝天笑的歌,宛如驚艷一刀。

二是謝苗親自上陣的動作場面,刀刀見骨。

雨夜中的打斗,雨聲混合疏密相間的打擊樂,把緊張感逼到極致。

人虎對戰,謝苗與想象中的猛虎對決,卻打出虎虎生風的氣勢,不光拍出打斗的焦灼,更打出一股俠氣。

第三個關鍵,是謝苗演出的這股俠意。

《狂虎危城》構建的江湖,是一個建立在亂世中的江湖,并非天馬行空,而是在細節中暗藏對歷史的合理鋪陳,以古時華南地區虎患成災、明朝時期宦官權傾朝野為歷史背景,而越是宦官當道,視百姓姓名如草芥,男主這個角色,越是達觀眾對武俠世界「情理之中」的想象。

謝苗的表演,絲絲入扣。

一開始,他飾演的張柳成只是因為楊大人對自己有恩,答應保住幼女,甚至沒直接答應救人,只是當血染暗夜,他才動了惻隱之心,救完人開始逃亡還有點后悔,后悔還不怕直接告訴女孩,是個真實的硬漢。

電影明線講述了一人斗虎群,同時又要與宦官奸黨斗志斗謀,暗線則是張柳成俠義的覺醒。

如劇中台詞所言:「俠義,保不住性命」。但要對抗為虎作倀,釀成災難、為禍朝綱的宦官,俠,也可以豁出性命。

謝苗飾演的俠,從來不是出場就義薄云天,只是因為他看不慣,看不慣視人命如草芥的混賬宦官,看不慣這不猛虎出籠的世道。

也因為他不能看,一看就不忍,一不忍就可能引火上身。

所以最終進入這猛虎危城。

世間萬物,「人性」最為恐怖,這是不爭的事實,也是「危城」最可怕的地方,但最堅強的,也是人性。

不只是打戲的爽,《猛虎危城》更有深意和表達欲。

暗含在片名中,也揉進了人物的骨血里。

不論宦官勢力有多強大,也不管猛虎有多肆虐,男主既然管了,就要管到底。

張柳成一路手持繡春刀斬虎除魔的過程,也是行俠仗義的豪勃發的過程。

俠客無不具有孤獨的氣質,以死相報的命運,在張柳成身上體現得完全。

猛虎盡,俠客行。

誰能想到,現如今,抓住傳統武俠精髓,發揚傳統功夫的竟然是一部網大?

4、武俠不死:謝苗這把好刀,用對地方了

當然,不是說電影沒缺點,比起更純粹的《目中無人》,影片野心更大,類型更豐富,破綻也就更多。

比如特效變異老虎壓迫感十足,但大部分場面都選擇在晚上,其實就是用暗夜遮蓋細節不足。

又比如,片中錦衣衛反的火銃打變異虎跟撓癢癢一樣,而謝苗的刀簡直開了外掛,最后的斷橋之戰,幾乎是一刀一個,切虎如切白菜。

最遺憾的就是結尾強行升華,我能理解沒有早點把吊橋砍了是因為男主一開始沒打算犧牲,但拍出來還是讓觀眾費解。

不過瑕不掩瑜,破綻再多,這依然是一部用心之作。

電影取「喪尸圍城」之意,本質上是部融合喪尸、猛獸元素的武俠片,故事圍繞著「逃出危城」展開,又不自覺融入了《龍門客棧》里的救忠臣之后,《繡春刀》里的公差反水,《劍雨》里的大佬還陽的武俠劇情。

編劇是用心的。比如開場女主死里逃生,后來解釋了原來猛虎發狂,因為被投喂的是瘋狗的心,狂犬恐水,變異老虎也跟著怕水,所以一場大雨救了女主性命。有觀眾問那猛虎怎麼不怕血?怎麼不怕?片中的狂虎只撕咬不食人,不正因為怕血?

而災難動作戲背后,是武俠。

有人問為什麼不直接拍《目中無人2》,我卻認為武俠這個題材想要延續,就需要一遍遍地突破、革新。

《目中無人》中每一個細節,每一個金句,都有十足的韻味和俠意,有一種只屬于俠客最質樸的浪漫,固然很好。

但把俠義裹進災難片里的《狂虎危城》,有另一種好。

當然我最欣慰的,還是謝苗。

謝苗入行,正是港產武俠片最后的落日,1991年。

剛與李連杰,邱淑貞共同出演了電影《新少林五祖》,第二年,港片就開始滑坡,武俠片很快被市場拋棄。

之后謝苗星路曲折,有個人的際遇,更有武俠大時代的命運。

這些年謝苗不得已進入網大,是拍過不少爛片,但看過他電影中眼神的人應該知道,他心里是想拍好東西的。

直到遇到了《目中無人》團隊,他主動要求全程閉眼拍攝打戲。這才算找對了路子,找對了人。

武俠片當然是凋零了,所有人都在問,武俠還有沒有未來?《目中無人》分賬票房破2008萬就是答案。

《猛虎危城》是這個答案的延續,或許不完美,但失敗也有意義。

華語武俠電影到了今日的田地,敢于探索者,豈有只勝不敗的道理?

但敗,也許也能闖出一條路來。

從東北警察故事,到辛棄疾,目中無人,再到這一部,謝苗實際上已經成為武俠動作片中一道風景,相比張晉、安志杰,他的路線更清晰,拳風更直接,就是把盲俠、義士這條武俠路,走到黑。

未來如何,我不知道。但俠客不知前路,依然舍生忘死向前,這才是俠最真實和完整的樣子。

近年來,武俠、動作類題材的影片在電影市場中越來越少,觀眾想看,但好東西太少,好在一個謝苗,一個《目中無人》團隊,在連續不斷地拍,觀眾心中被壓抑的武俠夢才能得到釋放——部分釋放。

當所有人都放棄的時候,謝苗的堅守更像是一根筋。

但,我愛的就是這一根筋,武俠,狂虎危城,謝苗,目中無人。

要打,就打到底。結局不論,但求痛快一場。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