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鄭伊健」陳月青的江湖路:單槍匹馬橫穿濠江,與「澳葡教父」崩牙駒大戰三百回合!

他曾單槍匹馬橫穿濠江,與「澳葡教父」崩牙駒大戰三百回合;

他不僅自身武藝高強,還很會言傳身教,為社團操練出許多紅棍打手,在荃灣叱咤風云;

他遭到通緝后跑路到深圳,洗心革面從事正經生意,開了知名的茶餐廳,閑聊時表示當初混江湖很傻;

他自首出獄后,重出江湖,一躍成為社團老大,投資不少生意,皆賺得盆滿缽滿。

他就是和勝和社團的大佬「雙鷹青」,陳月青。

上世紀70年代初期,「雙鷹青」生于香港荃灣的一戶平民人家,自幼頑劣好動,無師自通學得一身武藝,在學校里打架從來都沒輸過。

也正因他經常與人打架,父母成了學校辦公室的常客,回家后對其很是嚴厲。

到了青春叛逆期,「雙鷹青」長得高大威猛,在學校里更是稱王稱霸,手底下還有不少小弟跟隨,在老師眼中簡直就是一個「刺頭」。

父母對他的管教越是嚴厲,他在學校里就越放肆,到了后面父母管不了也就不管了。

在動物世界里,成年后的動物多會有求偶行為,比如孔雀,雄孔雀為了求偶,會展開尾巴,還自信地跳舞來吸引雌孔雀。說白了,就是把自己華麗的一面,展示出來。

而在青春期的男生,有一部分也跟雄孔雀一樣,會賣弄自己的優勢,來博得女生的青睞。

「雙鷹青」在學校里的優勢不是成績好,而是特別能打,在學校里就是壞學生的頭,看起來很威風。

再加上他長得像鄭伊健的相貌,灑脫的氣質,一米八的身高,簡直就是不少女生的夢中情人。

也就這樣,「雙鷹青」和女同學相戀,并且兩個人還情不自禁地偷吃了禁果。

不過,這事在學校里傳得沸沸揚揚,「雙鷹青」被校長給開除了,那女同學也沒臉繼續待在學校里,轉學了。

不聽家人勸導、被學校開除,在長輩的眼里,「雙鷹青」簡直無可救藥,對他也就完全地放棄了治療。「雙鷹青」依然我行我素,整天與街頭流氓混在一塊,然后他也成了一名古惑仔。

但是,古惑仔也得吃飯,口袋里沒錢,還怎麼耍威風呢?

為了混口飯吃,「雙鷹青」加入了和勝和社團,從此走上叱咤風云的江湖之路。

不管在哪里,只要是沒有背景,剛出道時也只能是從基層做起,「雙鷹青」便是如此。加入社團后,他成了酒吧門口代客泊車的馬仔,偶爾有人鬧事便兼職看場。

香港三大毒梟之一14K的教父洪漢義曾經就說過,江湖是一條不歸路,走上這條路,便是悲劇人生的開始。

事實上,真走上了這條路,大多數人也就是在最底層,也就是當個代客泊車的馬仔。

而好不容易殺出重圍上了位,面臨的卻是官府的打擊,可以說隨著時代的發展,黑道江湖絕對是沒有前途的。

而「雙鷹青」沒有這些意識,相比于父母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雙鷹青」更喜歡酒吧里的花天酒地。

為了展示自己的威風,他甚至還模仿陳惠敏的樣子,在自己的胸口紋上了一對老鷹,看到人就脫下上衣,讓人來圍觀,便是這樣,才有了「雙鷹青」的綽號。

在社團與社團的火拼中,「雙鷹青」靠著不凡的身手很快就名聲鵲起,成為一顆亮眼的新星,冉冉升起。

再加上一表人才的外貌,社團里的大佬看在眼里,對他極為器重,陳月青也成了一名小頭目。

手底下有了人,「雙鷹青」開始在荃灣一帶發展,專門拿酒吧的看場權,順便逼退14K、新義安等其他社團。

「雙鷹青」自身武功就很高,并且他還很會教人,針對不同的人,他有不同的方法,開發出手底下馬仔們的潛力,在火拼之時無往不利。

社團其他頭目見了,也都將自己的馬仔送到他的手下接受他的訓練。「雙鷹青」就猶如一名教練,而他的地盤就猶如黃埔軍校,因此有了「勝和校長」的綽號。

那時候,《古惑仔》紅遍大江南北,鄭伊健飾演的主角「陳浩南」更是膾炙人口,而「雙鷹青」的形象與鄭伊健有幾分相似,給人都是酷酷的感覺,被社團中的馬仔們視為偶像人物,因此江湖人又戲稱他為「社團周華健」。

九十年代,澳門賭廳如火如荼,和勝和大佬「刀文龍」為了自己、也為了社團來到澳門,準備在這兒施展拳腳。

可當地最具權勢的江湖人崩牙駒哪能讓人來染指自己的生意,礙于崩牙駒的威勢,「刀文龍」只能灰溜溜地回到香港。

「雙鷹青」主動請纓,要去澳門找崩牙駒報仇,為社團找回面子。

可崩牙駒能在澳門呼風喚雨,自然不是浪得虛名之輩,他麾下高手如云。

頭馬「豪仔」黃達豪、越戰老兵「潮州明」、「行動組組長」猛鬼添、軍師「石永祥」、義父「石岐嘟」,隨便一個到江湖上都能掀起腥風血雨的人物,「雙鷹青」孤身一人,在這麼多高手面前也只能落荒而逃。

不過,「雙鷹青」雖然是敗了,他的勇敢卻是使得他名氣大增,不少人眼中,他可是「敢去澳門揍崩牙駒」的人,不少不開眼的不良少年紛紛加入他的門下。

「雙鷹青」趁機率領一大群馬仔,稱霸荃灣的酒吧,并且在自己管理的酒吧里出售「丸仔」。

雖然說「丸仔」是賺錢,但實際到手的利潤并沒有想象中那麼多,并且風險還很大。

2000年,「雙鷹青」遭到臥底舉報,阿sir出動了三四百人對「雙鷹青」一伙人進行圍剿,「雙鷹青」得到消息后,逃出了香港,此后就沒了消息。

在二零零三年,一名卡車司機到深圳福田的翠華茶餐廳用膳,這家茶餐廳生意火爆,經常服務員不夠用,連老闆都親自出來端盤子上菜。

也正因如此,那老闆為司機上菜時,司機見他一頭長髮且沒穿制服,生怕有頭皮屑掉到菜里面,正準備破口大罵,看清了老闆的樣貌,司機趕緊閉上了嘴。

司機認出了這個茶餐廳的老闆,此人便是當年叱咤江湖的「社團周華健」。

這時的「雙鷹青」已經沒了往日的煞氣,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原來,「雙鷹青」當年逃到了深圳,并且還在這兒跟別人合伙開了這家「翠華茶餐廳」,由于口味正宗,生意極好。

「雙鷹青」有時候還開玩笑地說,以前為了賺錢去賣「丸子」,整天東躲西藏,過得暗無天日,但還不如這家翠華茶餐廳賺得多。

記得鄭伊健飾演過一部名為《九龍冰室》的電影,而這部電影中有許多地方都有「雙鷹青」的身影。

雖然在深圳日進斗金,卻不能回到故鄉,這也是「雙鷹青」的遺憾。

二零零八年,背井離鄉八年的「雙鷹青」思鄉心切,下定決心重新做人,回到香港投案,坐了五個月的牢房后,重出江湖。

走出牢房后,翠華茶餐廳的合伙人與「雙鷹青」分開,并且帶走了「翠華」這個已經深入人心的品牌,「雙鷹青」只能另起爐灶,創立「大有利茶餐廳」。

當然,作為一個江湖中人,他的江湖路,從來都沒有停止過。

「雙鷹青」在經營「大有利」的同時,也來到元朗跟當地士紳套近乎,一起發展。

為何不在自己的出生之地荃灣發展呢?

原來,一直都是和勝和社團一家獨大,但這兒有兩個勢力,最大的勢力便是「傻福」與「傻澤」兄弟,而「雙鷹青」是新生代,勢力比不上深耕數十年的兄弟倆。

至于「傻福」兄弟對「雙鷹青」的態度一直都是不咸不淡,當初「雙鷹青」跑到深圳的時候,他們就趁機將「雙鷹青」的地盤收到麾下。

而「雙鷹青」能在元朗站穩跟腳,就得說一說號稱「元朗賭神」的「爛賭平」。

「爛賭平」這一生中最大的本事就是賭,他由于常年混跡在澳門賭廳里,又發現了賭廳里的一個破綻,從07年八月份,到2008年年初,僅用這半年的時間,他一共從賭廳中賺了十六個億!

而賭廳的廳主就是和合圖的超級大佬「掙爆」,「掙爆」認為「爛賭平」出了老千,使得他輸了那麼多的錢后,就發布了一條「江湖追殺令」。

「爛賭平」屢次從鬼門關走出來,認為再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于是找到了「雙鷹青」。

「雙鷹青」一直都想做房地產生意,而元朗這兒也剛好正在大發展,便因如此,他與「爛賭平」兩人一拍即合。

在「雙鷹青」的支持下,「掙爆」那邊也無話可說,再加上自己剛好官司纏身,和「爛賭平」的賬也就這麼過去了。

有了「爛賭平」這位當地的領路人,元朗的很多事都會變得簡單。

「雙鷹青」與本地的「元朗土皇帝」高佬和、「勝和太上皇」囝囝等元朗士紳結成了好友,他們合伙在元朗大量收購土地和舊房屋,往地產方向深耕。

「勝和校長」和「勝和太上皇」都是和勝和社團的人,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可他們走的卻是兩條不同的道路。

「雙鷹青」是靠打架起家,是典型的江湖人;而囝囝是用自己的家庭背景和銀子鋪出一條江湖路,雖是江湖中人卻更像商人。

兩人走得路線不同,因此也不是很對付。「雙鷹青」更是在飯局上挑戰過這位「勝和太上皇」的威嚴。

除了房地產和餐飲業之外,「雙鷹青」還將目標鎖定在一些比較小眾的喪葬行業上。

喪葬業很多人都忌諱,從事這方面的人不多,但是用到的時候卻不能沒有,因此它的盈利空間很大。

按照我們國家的風俗,死后都得入土為安,人在火化之后,就得用骨灰龕來裝骨灰,但是骨灰龕平時由于忌諱,也不可能買回家放著。

所以,在火化完之后,就急需買骨灰龕,也因此,即便賣的人是坐地起價,也只能是認了。

「雙鷹青」便是做骨灰龕生意,并且靠著骨灰龕生意再次發家致富。

二零零幾年,和勝和社團每隔三年舉行一次「坐館」的選舉,五大長老之一的「大飛」全力支持得意門生寶明,而「雞腳黑」、「白頭仔」、「囝囝」三方勢力則是全力為「薯仔」撐腰,還有一位便是毫無背景的「雙鷹青」。

最后,寶明獲得了壓倒性的優勢,其次是「薯仔」,然后是「雙鷹青」。

按照常理來說,「雙鷹青」已經被淘汰了,但因為「雞腳黑」一伙人指責「大飛」在背后操縱,所以社團里的叔父們破格地將原本「一坐館、一揸數」變為「兩坐館、一揸數」,「雙鷹青」成了社團的「揸數」,「揸數」也就是管理社團賬務的,跟坐館的位置也算是平起平坐。

不過,上位后的「雙鷹青」并沒有出格的表現,反而是變得比原來低調很多,想必他也知道黑道已是江河日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