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惠敏徒孫:黑社會要記性好,至少牢記5首詩,地位越高詩越多

在鄭伊健主演的《古惑仔》系列電影中,陳浩南一句「B哥,我想跟你」,就這樣成了社團的人。一旦與其他社團發生沖突時,都會問對方「你混哪里的?」或者「你老大是誰?」。像這樣的情節,基本屬于現代黑社會的風格,相比傳統黑幫而言,已經簡化很多了。

一位香港退休獄警吳sir曾透露,七十年代中期他在監獄當差,按照輩分來算,他是陳惠敏的徒孫。經常聽到一些前輩說起陳惠敏的故事。那個年代,獄警中像陳惠敏這樣的雙面人其實有很多。這樣一來,自己同門兄弟如果入獄,就會得到一些照顧和優待。

吳sir當年看管的犯人中,一個叫阿德,另一個叫阿忠。由于踢到了阿德的拜神器皿,對方大鬧不止,幸虧一位師兄趕來,三言兩語打發了阿德。但20年后吳sir再次去監獄時,他們已經是德叔、忠叔了,這位忠叔則是14K的易忠,在江湖上頗有威望。2014年易忠擺大壽,全港九新界的社團大佬、同門和后輩都到場祝壽。

根據吳sir的回憶,當時跟易忠的交流很多,從易忠口中了解到,七八十年代以前的人想要加入黑社會,做古惑仔挺不容易的,最重要的就是記性好。當時的古惑仔,若是正兒八經的黑幫人物,一定要牢記5首詩「風流招寶印」,即風詩、流詩等,此外還要記住「寶印」手勢。

這五首詩代表著自己屬于什麼堂口,身受何職,所以五首詩是最基本的。如果升職成為紅棍、白紙扇、草鞋之后,又會有不同的詩詞要背,每個職位的詩詞也不同。不過還有所謂大底詩:「龍頭鳳尾碧云天,一撮心香師祖前。當年結義金蘭日,紅花亭上我行先。」

當年易忠就在吳sir面前背出很多首詩,聽完之后,吳sir感慨:「這些黑社會詩詞,比唐詩三百首還要多。如果見面被盤問,要是背不出來,搞不好還會挨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