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良偉的《上海皇帝》珠玉在前,王晶在10年前合作周潤發又拍了一部,口碑不錯卻在票房上栽跟頭

「做人有三碗面最難吃:人面、場面、情面。」這句話曾一度刷屏各大社交平台,說出此話的人被譽為上海灘教父,他就是杜月笙。

他再次走紅後很多人不解。一個舊社會上海灘黑幫老大,不僅讓人們對他的言行、軼事津津樂道,而且在很多影視作品中都可以看到他,比如《建國大業》中馮小剛導演扮演了杜月笙,《羅曼蒂克消亡史》中葛優扮演的陸先生,其故事原型也是杜月笙。

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能夠頻頻露臉在民國歷史中?或許可以從王晶導演的《大上海》中找到答案。雖然有麥當雄呂良偉的《上海皇帝》珠玉在前,但王晶這個版本也不錯。

2012年的《大上海》以上海灘黑幫大佬杜月笙的真實經歷為背景,講述了市井小子成大器,如何在大上海立足,成為一代梟雄的成長之路。

影片集合周潤發和黃曉明兩代「許文強」,外加洪金寶、吳鎮宇、袁泉等實力派,可惜票房卻不如意,只賣了1.49億,那一年的冠軍是徐崢的《泰囧》。

如今回過頭再看《大上海》,發現被嚴重低估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一部優秀作品。

01、人面:「我進攻的矛頭直指五彩繽紛的十里洋場!」

無端被老闆連累,成大器卷入了牢獄之災,幸得國民黨軍官茅載相救,卻也被迫雙手沾上了血,自此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成大器帶著自己的發小,第一次踏足這花花世界,他的目的很明確,「這里是上海最繁華的地標,大上海夜總會,所有權貴名人的集中地,總有一天我要站在樓頂上,把大上海踩在腳下」,要做人上人。

在大上海討生活,成大器加入了青幫組織,靠敢打敢殺,該出手時就出手的狠勁,得以拜上海灘的老大洪壽亭為師,嶄露頭角。

鏡頭從穿著對襟短打開衫的黃曉明,搖身一變,成了身著長衫,手持折扇的周潤發。在影片中,黃曉明和周潤發同飾成大器這個角色。

發哥曾感慨,自己已經演不了青年時的成大器了。如今的小馬哥,還是習慣性地嘴角上揚,但舉手投足間更沉穩,如一介書生,不怒自威。

其實杜月笙也不是一開始就選擇穿長衫的。舊上海的青幫從初期的漕運工人組織,發展成了黑社會,打家劫舍,黃賭毒一應俱全。

剛剛發跡的時候,杜月笙也是戴著大金戒指、掛著金懷表的土豪形象,大致就和片中洪壽亭的造型差不多。

但杜月笙和師父黃金榮不同,他有更大的抱負,依靠灰色收入完成了原始積累后,躋身社會名流中,他要洗白自己。首先從著裝下手,一年四季身著長衫,再熱的天氣也不解開一顆扣子。

影片中的成大器有了自己的地盤,開始訂立自己的規矩,不允許賭博,不允許有煙館和娼妓出現。但歷史上的杜月笙開賭館開妓院,鴉片的生意從來沒斷過,這是他打通關系,維持場面的資本。

02、場面:「只要事體對雙方有利,隨時隨地彼此密切合作,應該沒有啥問題。」

洪壽亭包養了當時的京劇名旦小蘭春,因為這個女人和軍閥之子盧曉佳發生沖突,被軍閥扣押,成大器親自去救,在碎了一地的酒瓶上跪行,雖然盧曉佳也贊他是條漢子,但并不想善罷甘休。

他提出了放人的條件,要小蘭春,要洪壽亭下跪、公開道歉。聽上去是商量的口氣,人家提條件你照辦就行了,但其實沒有余地,這樣做洪壽亭顏面何存?

「好,但還不夠好」,成大器提出了三個條件作為交換,溢春園的美女隨便挑,洪壽亭擺宴杏花樓為老人賀壽,這麼大的場面肯定會登報報道,一舉兩得。杜月笙曾說過,人活在世上要靠兩件東西,膽識和智慧。在這一段營救的戲份中,得到了驗證。

關于處世之道,杜月笙還說過,做事情要做到刀切豆腐兩面光。1937年,日本人即將攻占上海。茅載提出讓成大器出至少一萬人,組成民間抗敵隊。

聽上去冠冕堂皇,其實就是要成大器出人、出糧餉、出武器。洪壽亭絲毫不留情面,直接指出這是敲竹杠,飯局一度尷尬。

成大器馬上出面圓場,自己和師父愿意捐出兩架飛機,已盡綿薄之力。雖然還是沒有答應茅載的提議,但也讓對方不虛此行。正所謂事不做絕,留有余地,這也給彼此留下了情面。

03、情面:「前半夜想想自己,后半夜想想別人。」

江湖大佬可以狠,可以壞,有冷酷的一面,自然也有柔情的一面。這部影片中感情戲占了很大一部分。

成大器的初戀是刀馬旦葉知秋,是他一直想要保護的柔弱女子。他在上海灘站住了腳,卻從此和葉知秋分道揚鑣。

多年之后他再次看到葉知秋,「你好嗎?」沒想到得到的答案卻是「你好。」語氣就像是陌生人間普通的問候,他的心里也是有怨恨的。

但是得知葉知秋的丈夫是一名地下黨員,成大器多次出手保護他,都是為了葉知秋。

他娶了阿寶,也許開始的時候并沒有愛,但是他知道,這個女人才是屬于他的,能夠陪他走這條路。

一朵白玫瑰,一朵紅玫瑰,究竟成大器最愛哪一朵?在日本人攻占上海后,成大器精心策劃營救師父和師母。

在最后的對決中,葉知秋替他殺死了日本人西野,阿寶為他殺死了茅載,也不幸中槍,這一刻他痛徹心扉,告訴阿寶,「你才是我最愛的女人」。

他安排葉知秋安全離開了,這是自己能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和責任。

在日本人攻打上海之初,憑著和茅載那可憐的交情,成大器乘機離開了上海,本可以偏安一隅。可是洪壽亭沒有走,師娘也沒有走,還被日本人迫害得不成人樣。成大器決定回來救人,要向茅載報仇。一切都在計劃之內,卻也有著盡人事聽天命的悲情。

在影片的最后,他沒能救下師父師母,他殺死了茅載,可是他失去了自己最愛的女人阿寶,他除掉了一隊日本人,可是失去了好兄弟林壞。

他知道自己該做的、能做的都做了,于是帶著自己的發小和最愛的女人,迎著日本人的槍聲,視死如歸。

這部影片在劇情選擇上有些「中規中矩」,以杜月笙為原型,卻也難免有美化上海灘黑幫教父的詬病。

但是在一些人文價值上濃墨重彩,宣揚他重情重義,英雄救美,盜亦有道,民族氣節,力挽狂瀾,倒也得體。畢竟君走后,世間再無杜月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