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單飛拍《武狀元蘇乞兒》令王晶心淡,達叔「吃狗食」鏡頭令人心酸,被譽為「熒幕第一好老爸」

加油娜娜酱 2022/11/14 檢舉 我要評論

2010年8月30日,應《明報》周刊邀請,香港著名導演王晶開始在《明報》周刊上連載自己的自傳《少年王晶闖江湖》。

王晶在一篇標題為「周星馳令我心淡」的文章(2188期)中爆料說,由于他和周星馳都很喜歡李小龍,所以兩人在九二年的時候就想合作一部《少年李小龍》,由他執導周星馳主演。

為了找到影片的制作經費,王晶就帶著周星馳去見了嘉禾的蔡永昌先生談合作。

對方考慮到兩人的搭配就是一個黃金搭檔,不僅答應了投拍,并且還承諾給王晶和周星馳800萬港元作為片酬和分紅。

要知道,那時候的周星馳剛剛和永盛公司的老板向華勝以300萬/每部的片酬簽了10部戲,而王晶的片酬也就是兩百萬左右,這樣的片酬對于兩人來說,絕對是非常不錯的條件。

沒想到劇本改了幾次之后,周星馳一而再再而三地「壓縮」王晶的片酬,直接把王晶惹火了!

「最初周先生提出我們六四分的要求,他六我四。我認為這部戲一定能拿到不少分紅,于是就同意了。兩周后,他又提出他七我三。我有點不悅,但我真想拍這部戲,又一次同意了。一個月后,他又提出他八我二的要求。

這次我是真的火了,就對他說這樣的合作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但因與蔡先生說好了,就此一次下不為例,你知道結果怎樣嗎?我聽到消息說,嘉禾用800萬的片酬請周星馳一個人去演了《武狀元蘇乞兒》。這樣的結果,我能不心淡嗎?」

周星馳撇開王晶「單飛」令王晶心淡,隨之而來的就是這對黃金搭檔的「解散」。王晶希望短期內不再與周星馳合作,最終導致《少年李小龍》胎死腹中。

那麼,嘉禾為何會用差不多3倍的片酬請周星馳來演《武狀元蘇乞兒》呢?接下來,我們就來聊一聊這部電影的幕后故事。

《武狀元蘇乞兒》是周星馳和陳嘉上繼《逃學威龍2》之后的又一次合作,兩人首次合作的《逃學威龍》,就打破了電影「全港午夜場」、「開市第一日」、「上映第一周」等所有票房紀錄。

不僅如此,該片還讓陳嘉上獲得了第1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最佳導演雙提名,從而一舉奠定了他商業大導演的地位。

而市場的認可以及觀眾的肯定,也更加堅定了陳嘉上要拍時裝動作片的決心。

不曾想,當他滿懷期望地拿著剛剛寫好的劇本《飛虎》找到嘉禾影業時,對方卻沒有投資的意向,并且嘉禾的答復也讓他心涼了半截。

嘉禾給陳嘉上的答復是想要投資可以,但是要先交一份投名狀,就是幫嘉禾拍《武狀元蘇乞兒》。

嘉禾投拍《武狀元蘇乞兒》的原因,是因為1991年8月上映的《黃飛鴻之壯志凌云》在動作設計上行云流水,如潮水般的好評讓有些萎靡的武俠題材又重新回歸到了創作主流。

加之市場的認可也激發了電影從業者的創作熱情,一時間擅長自我復制的香港制片方紛紛轉投武俠片。

而素來以巨星堆積票房的嘉禾影業自然不想錯過這個賺錢的機會,于是,嘉禾就想到了要將票房號召力如日中天的周星馳和武俠組合在一起。

嘉禾之所以會這麼做,除了想拉攏常年在新寶院線上映的永盛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對周星馳的票房號召力充滿信心。

因此,嘉禾才會用800萬的片酬,將周星馳簽進了《武狀元蘇乞兒》的劇組。

聯想到「演技之神」周潤發都能把蘇乞兒演得那麼尷尬,陳嘉上一聽到讓他拍這部戲就頭大,但為了心心念念的《飛虎》能順利開拍,陳嘉上只能答應嘉禾的要求。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的是,陳嘉上對于拍攝《武狀元蘇乞兒》根本一點也不感興趣,因為他沒有拍過武俠片,而且對劇情的設定也不認同,他認為沒有人會羨慕一個乞丐。

為了使影片講述的故事更加合理,陳嘉上首先想到的就是重新塑造蘇燦這一人物,于是他將蘇燦與蘇察哈爾燦融合,升華了陳建忠所寫的劇本。

在他的精妙改編下,蘇乞兒搖身一變成了清朝貴族旗人,而不是黃飛鴻的師傅。

劇本改編完成之后,一部無厘頭與武俠相結合,講述官二代蘇乞兒觸底逆襲的電影,就這樣正式開機了。

場景方面,由于該片是香港永盛電影制作有限公司與中國電影合作制片公司聯合攝制,所以影片中的不少場景都是在北京取景拍攝。

之所以會這樣,主要是因為港片在經歷了輝煌的黃金十年后逐漸出現了疲態,當年香港某報刊封面上出現的「香港電影之死」字樣,更是深深地刺痛著每一個電影從業者的心。

而隨著內地電影市場的蓬勃發展,香港電影人也普遍被此消彼長的焦慮感所裹挾。

于是從1992年開始,以嘉禾、新藝城為代表的老牌電影公司開始紛紛北上,期待背靠內地市場和資金,尋求香港電影的破局之道。

演員方面,嘉禾擅長以巨星堆積票房,這部電影同樣也是大咖云集。除了周星馳之外,還有吳孟達、張敏、陳慧儀、徐少強、袁祥仁、苑瓊丹等眾多實力派演員。

其中,吳孟達飾演的蘇燦老爸最受觀眾歡迎,蘇家還沒敗落前他寵溺蘇燦,家境敗落后他也沒有怨過蘇燦一句。

而達叔設身處地地去演繹角色,也讓蘇燦老爸被譽為是「熒幕第一好老爸」。

特別是「吃狗食」的那一組鏡頭,吳孟達更是將偉大的父愛表達得淋漓盡致,令比較排斥這種劇情設定的周星馳都十分動容。

周星馳當年表演完之后,還忍不住對導演吐槽道:「我有點受不了了,我看到達叔表演得這麼投入,這麼認真地吃狗食,心里真不是滋味。我老爸要是那樣,我不想發火都難。」

值得一提的是,周星馳的國中同學李健仁是被周星馳「忽悠」到的片場,「美女如花」的形象也是在這部影片中首次亮相。

據李健仁回憶,當時的他對從事的餐飲業早已心生厭倦,于是就想出去旅游散散心。后來在周星馳的一通忽悠下,他就去了北京。

原本李健仁是去旅游散心,順便探班看看周星馳怎麼拍戲,沒想到等他到了片場,周星馳就給他安排了一個叫做「我朋友阿姨的妹妹」的角色。

起初,李健仁的內心是十分抵制反串扮丑的,無奈攝制組給他的紅包還挺多,想著既來之則安之,于是就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沒想到,這一次的「妥協」竟然開啟了他的演藝生涯,他也因此改變了自己以后的人生。

另外,還有飾演反派趙無極的徐少強,也是受周星馳的邀請才加入的攝制組。

據說,徐少強接到邀請時感到非常意外,因為他平時和周星馳根本沒什麼來往,幾乎也沒有合作過,所以他一直想不明白周星馳為什麼會邀請他出演影片中的重要角色?

那時候的徐少強,因為之前的一些事,被諸多制片公司冷落長期淪為配角,處境十分落寞。

所以能接到這樣的角色,并且還是和周星馳這樣如日中天的演員合作,徐少強也沒有多想就愉快地答應了。

后來經過詢問才知道,原來周星馳還在跑龍套的時候,徐少強曾請了周星馳一次客,這讓當時只是一個無名小卒的周星馳時刻牢記在心,所以才會在徐少強最困難時拉他一把。

除了以上演員之外,本片最大的「卡司」就是攝制組請到了武警部隊的官兵來當群演。

據導演陳嘉上回憶,武警部隊來到片場時是一隊一歌,嚴謹的紀律震驚了整個攝制組,所有的工作人員看到后都連連稱贊。

他還透露說,影片結尾的戲份原本計劃需要6天才能拍攝完成,但武警部隊秉持著鐵的紀律和高效率的辦事原則,凌晨四點就來到了片場,讓這場戲僅僅用了4天就拍完了。

這場戲讓陳嘉上印象十分深刻,「晨曦吹著北風,軍隊唱著歌,當一隊一隊的卡車出現在眼前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自己不單單是在拍戲。」

而這一次的「帶兵」的經歷,也讓陳嘉上覺得珍貴無比。為此,他還自豪地說,自己也體驗過領兵的滋味。

除了這場戲讓陳嘉上印象深刻之外,還有「抄家」的那場戲也讓他記憶尤深。

陳嘉上想讓周星馳詮釋出那種落寞和凄涼的感覺,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演繹,于是就讓周星馳自己去發揮。

周星馳聽后沒有說話,然后走向了旁邊的煙床,沒有捶胸頓足,也沒有哀嚎連天,而是躺在那里即興唱起了凄厲的南音。

周星馳用一首《紅燭淚》作為襯托,就表現出了最落寞的瞬間。看到周星馳的這樣的表演,坐在攝像機后的陳嘉上頓時驚呆了。

他無法想象周星馳竟然可以用這種方式表達落寞和凄涼,表面看似不動聲色,內里卻早已萬蟻噬心。

后來他回憶起這一幕時,陳嘉上曾這樣評價周星馳:「我看到了一個天才演員,直到今天我依然覺得他是最出色的演員。」

或許正是因為看了星爺在這部戲中的表演,周潤發被問及誰會取代他「演技之神」的地位時,他才會說自己「已經被周星馳取代啦」。

周星馳這種極具反差,又隱忍不發的表演方式在這部電影中多次出現,前一秒還在后悔因自己的不學無術導致家財散盡,然后落寞的對勸自己學寫字的師爺說道:我會學的。

后一秒在走出家門后,面對前來抄家的官兵和冷眼旁觀的路人時,他又表現出了紈绔少爺的狂癲和不屑一顧。

前一秒還是個囂張跋扈、揮金如土的闊少爺,后一秒又變成了那個在雪中為救父親甘愿吃狗飯的窮乞丐。

享受過滔天富貴,亦嘗試過浮世苦楚,只有經歷過才不枉來人間這一遭,才明白這世間的一切都不過是過眼云煙。

正因如此,星爺才會用自己精湛的演技為我們塑造出那個集戲謔與坦誠、狡黠與真心為一體,前一秒還嬉笑怒罵皆形于色,下一秒卻真情流露,一片赤誠的蘇乞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