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沙膽雄」,《以和為貴》里的加錢哥的原型,他只認錢不認人!

他就是《以和為貴》中司徒浩男飾演的「加錢哥」的原型,曾經單槍匹馬闖入了山嘴組的大本營,將其隊員打得落花流水,最后還安然無恙地離開;

他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賞金獵人」,只要有足夠的報酬,他就能接活,甚至連同門師兄弟也在他的業務范圍內。

這個人正是香港14K的殺手「沙膽雄」。

「沙膽雄」,本名江雄,于五零年代生于香港的石硤尾區。

在那樣的時代,別說讀書了,能不挨餓就不錯了,因此江雄很小的時候踏入社會,減輕家庭負擔。

早年的時候,石硤尾就是偏遠山村,後來因為「逃港潮」,很多流民都集中在這里,從此這裡成了貧民區。

那時候,官府管理不善,香港地下勢力猖獗,14K就經常在石硤尾一帶活動。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窮苦人家的子女都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去上學,從小就見識那些混混們的所作所為,後來長大了便跟著加入這個團體,江雄就是其中之一。

江雄在60年代后期,成為了14K的一員,成為了女堂主齊瑋文的門生。

齊瑋文雖然只是個女人,但她的背景卻是非同一般。

14K社團的真名叫做「洪發山」,山堂分為外八堂和內八堂,齊瑋文便是內八堂里的其中一員,而且她也被稱為「陪堂右相」,要說輩分,齊瑋文絕對能排到14K的前四號人物。

無論是混江湖,還是做生意,還是打工,一個人是否跟對人,這關系到他以后的發展。

江雄在齊瑋文麾下做事,也算是有了個知名的老大,不過齊瑋文更多的時候卻是把精力放在訓練自己手底下的「十二金釵」。

「十二金釵」由十二個女子組成,雖然都是女人,但卻充分發揮出這個優勢,經常和一些大人物混在一起,很懂得借助這些人來辦事,任何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正因為如此,江雄一開始并沒有受到太多的重視,只是默默地當著一個安靜的帥哥。

齊瑋文平時負責公司的日常工作,也負責港口的走私,江雄就在她的港口工作。

齊瑋文的一批精品手表配件,在一九七二年寄往了日本,卻被當地的山嘴組強行扣押。

這一次的貨物價值在兩百多萬,在那個時代,有兩百多萬可以買下整條街的店鋪了,如此巨款被吞沒,齊瑋文怒不可遏,非得找回場子。

可日本和香港的距離實在是遠,山嘴組之所以這麼囂張,便是因為天高皇帝遠這個道理。

沒過多久,齊瑋文就拿出二十萬的懸紅,誰能拿回這批貨,就能拿到這筆錢。

江雄聽到這消息,遲疑了半晌,他知道這事不好辦成,但自己想上位,就得能人所不能。

于是,他硬著頭皮,拿著懸賞,帶著十多個馬仔一起翻江倒海,來到了日本。

到了日本后,江雄沒有貿然地往山嘴組大本營沖,而是通過當地的一些關系,打聽到貨物的位置,然后偷偷地觀察這幫人的活動規律,弄清楚后,江雄才開始制定撤離的路線,然后又讓手底下人制定了一些備選的方案。

一切都安排妥當后,這一次的任務就開始正式啟動了。

當天夜里,當山嘴組看貨的馬仔出去吃飯的時候,江雄等人潛入了那個倉庫,開始搬運貨物。

不過,貨物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很沉,搬運的速度就慢,在還剩一小半沒搬走的時候,山嘴組的馬仔回來了。

江雄果斷決定,帶不走的那些就不帶了,讓同伙把能帶走的先帶走,自己和兩個人負責斷后。

被發現后,江雄與山嘴組的馬仔展開一場激烈的廝殺。他搶先一步,端起AK47對著山嘴組的人馬就是一通掃射,而對方也是毫不退讓,直接掏出98K就是往這邊來了數十發。

不多時,江雄和他的兩個小弟安然無恙地回到了港口,只剩下了倉庫里山嘴組成員的一具具尸體。

江雄在這場戰斗中,不但打響了自己的名聲,更是讓海外黑道知道,華人社團是不好惹的。

回到港口后,齊瑋文對一直默默無聞的姜雄又多了幾分留意,從江雄拿回這批貨的整個經過來看,齊瑋文斷定,江雄是一個天生當刺客的好苗子。

在齊瑋文的精心教導下,江雄系統地學習了《刺客的自我修養》,江雄盡得精髓。在齊瑋文的扶持下,江雄手底下也有了二十多個馬仔,雖然人數不多,但卻是個個都身懷高深莫測的絕學。

那時候遠在荷蘭的14K「荷蘭教父」易忠組建了一個刺客團體,使得當地社團聞風喪膽,江雄立刻復制了易忠的模式,為社團出力。

自古以來,殺手就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兩千多年前,大秦準備滅了燕國,燕國實力太弱自知不敵卻又不甘心,于是燕太子派遣荊軻去秦國行刺秦始皇,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荊軻刺秦王雖然是失敗了,但死掉的也僅是荊軻一人,比起動輒數百萬大軍的大規模戰爭相比,這點損失其實不大。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燕國想跟秦國開打,無異于以卵擊石,橫豎燕國都得被滅,假如派出的荊軻行刺成功了,那局勢又多了一層變數。從經濟學的觀點來說,這無疑是一樁低風險高收益的買賣。

江雄是14K的人,他的這個團體自然是為14K做事,并且效果十分顯著,為14K社團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當時,和勝和剛重組不久,但發展得很快,一時間拿下不少地盤,同時也觸動了14K的利益。

不過,為了避開和勝和的鋒芒、避免與和勝和大規模火拼,14K社團動用了江雄這把「利刃」。

江雄在這件事上很有天賦,他確定目標,弄清楚目標的活動規律,再制定行動計劃,確保萬無一失后,接著才執行任務。用《功夫》里的一句話來講就是:「這就叫做專業!」

很快,江雄頻頻出手之下,和勝和的大佬一個接一個地從世上消失,直接壓制住了和勝和的勢頭。

江雄從此成了江湖上最為神秘的一位大佬,大佬們對這個人既好奇又害怕,害怕哪天被江雄給盯上了,那就等于是在閻王殿里登記入冊了。

從一九五三年起,葛志雄接任父親葛肇煌的社團龍頭之位后,他并沒有怎麼打理社團內部的事務,只是名義上的龍頭老大。也因為這樣,14K旗下三十六字堆群龍無首,各做各的,同門之間互相爭斗、互相廝殺的事情經常上演。

也就是說,大家名義上都分屬同門,師兄弟的感情卻很淡薄,因此江雄接任務的時候,行刺目標也不僅僅是14K社團之外的人,也有社團內部的人。

一九七四年,14K「毅字堆」話事人「余洪」在澳門叱咤風云,這時的余洪正值春意盎然之時。

後來「斗門八區」組織的梁老大跟余洪發生了糾紛,梁老大不敵余洪,因此誠意十足地擺酒道歉,可余洪沒領情,還讓人跪地認錯,這無疑是在打整個「斗門八區」的臉。

「斗門八區」的高層哪能忍受這般奇恥大辱,拿著一大筆錢來到香港雇傭江雄,雖然江雄和余洪都是14K的人,但他們彼此并不認識,所以江雄也不推脫。不過,他還是跟「斗門八區」的人提了價,他認為余洪是同門師兄弟,因此得加錢!

很快,江雄帶著馬仔們來到澳門,在「斗門八區」的協助下,他漸漸地摸清余洪出入的規律,開始制訂計劃。

余洪很小心,出門都帶著貼身侍衛,想動他并不容易。不過江雄很有耐心,一直在伺機而動,最終還是讓他等來了。

那天夜里,下起了瓢潑大雨,余洪和他的愛人一起在酒店里喝酒,一直喝到很晚,余洪喝醉了,醉得神志不清,而他的貼身侍衛有些事先離開了。

余洪開著豪車寶馬525Li先把愛人送回了單身公寓,再獨自開車回家里,停車場距離他家還有四五十米,余洪停好后醉醺醺地走路回家。

江雄看準了機會,帶著四個馬仔,從旁邊陰暗的地方殺了出來,各個手持四十米大砍刀往余洪這邊殺了過來。

余洪身邊空無一人,再加上喝大了,動作也變得緩慢起來,他雖然武功高強,卻也沒有施展的機會。

江雄等人來去匆匆,前后不過半分鐘,就捅了余洪幾十刀,把他送進了黃泉。

第二天,余洪被人找到的時候,場面很是慘烈,腸子都被拖出二十多米了。

余洪的馬仔劉強與陳阿細在一九七八年六月的時候,因為利益上的糾紛,倆人干了起來,因此,江雄又現身澳門,這次還在葡京大酒店門口做了轟動的事情。

原來,當年的余洪一走,澳門14K沒了強力的領頭人,各猛人就成了一盤散沙。

余洪的徒孫陳華是陳阿細的親哥哥,陳華在江湖上又被稱為「黑仔華」,也就是日后叱咤風云的「澳葡教父」崩牙駒的老大。那時候陳華勢力很大,陳阿細仗著哥哥的勢力,經常惹是生非。

而劉強則是余洪的門生,余洪走后,劉強沒了靠山,又惹出不少麻煩遭到通緝,逃到了寶島,多年后才返回到澳門。

回到了澳門,劉強就想著到賭廳里「放數」。

剛好,那賭廳是陳華的勢力范圍,而陳華則要求劉強每個月得交二十萬的保護費,才給他業務做。

那時候二十萬都可以買一棟房子了,條件是真的苛刻。

劉強覺得很不合理,又想進去做,因此他拐了個彎,表示自己可以把賺來的錢多分幾成給陳華,陳華最終看在同門的份上,就同意了。

不過,同門歸同門,生意歸生意,既然是占股的,自然是要派個自己人進去看著,因此陳華就讓陳阿細輔助兼監視劉強。

陳阿細卻是個流氓無賴,經常在討債的時候,故意隱瞞要回來的錢,減少上報的數目,其他的都貪墨掉了。

劉強得知此事后,想要開除陳阿細,可陳阿細卻搬出了自己的哥哥陳華,向劉強索要二十萬的解雇費。

劉強也害怕陳華,想著說拿錢趕走這個禍害,就給了陳阿細十萬塊,原本陳阿細也答應了,可當他收了十萬塊后,又回過頭來再要十萬塊,不然就對劉強不客氣。

常言道:「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劉強被陳阿細這般戲耍,覺得是奇恥大辱,于是一邊答應陳阿細的無理要求,另一邊花重金請出了江雄這位煞星。

那天,陳阿細來到約定的地點找劉強要錢,劉強遲遲沒有出現,陳阿細認為被劉強耍了,第二天,怒火中燒的他帶著馬仔們準備葡京大酒店到劉強家里要錢。

江雄這伙人等的就是陳阿細,早就在酒店大門口埋伏著。

陳阿細剛走出門,江雄這伙人就沖了出來,緊接著每個人都從腰間掏出一把AK47對著陳阿細亂射,陳阿細的一生就此落幕。

之后,很多人都被抓了起來,不過江雄早就已經遠離了澳門,他連香港都沒有回去,而是在寶島上過著平靜的生活。

師徒浩南在《以和為貴》中扮演的「加錢哥」,其實就是在嘲諷江雄這一類的刺客組織,「號碼幫」就相當于現實中的14K,而江雄的所作所為,就像是電影中說的「只認錢不認人」一樣。

即便他們是同一個社團的人,但只要有足夠的報酬,刺客組織也可以接單,把「做事沒有下限這一點」演繹得淋漓盡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