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年香港絕版電影,妻子被欺辱致死,男人找巫師借腹生出鬼胎復仇!

只有少數人看過這部三十年前的香港經典恐怖片,至今已經絕版,它 集斗法、鬼胎、復仇香艷情色加駭人降頭為一體

并且一上來就開門見山的自爆猛料,稱 1982年的韓國小姐會在本片中有赤裸奉獻。今天就跟看過和沒看過的朋友一起大飽眼福.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一處陰氣森森的墳場當中,神秘巫師正在鬼鬼祟祟地刨墳掘骨這時一 大群村民一擁而至,嚇得巫師轉頭就跑。

可由于太過慌張,一 不留神被出租車司機阿偉開車撞死,趕到的村民擔心擔責于是又作鳥獸群散。

可當司機阿偉下車檢查后, 發現剛才并沒有撞到人,可能是疲勞駕駛導致自己眼花看錯既然沒事就急匆匆離開這是非之地。

可還沒行駛多遠,車座后邊就傳來一陣詭異的笑聲,阿偉趕緊回頭,這時巫師解釋說:剛剛妳看到的是障眼法而已, 但是妳撞了巫師,擾了巫術,對妳自己來說非常不幸

運氣好的話可能大病一場,運氣不好的話就要家破人亡了,聽得阿偉后背一陣發涼,果然在第二天,阿偉的老婆小藍在一番精心打扮后就出門兒去,他在一家賭場做發牌荷官。

可上班的路上被雄哥撞見,一眼就把雄哥看得五迷三道,在小藍以后上班的日子里, 都每天按時按點地來到賭場,只為能夠每天遇見小藍,而且每次離開都會以各種理由給小藍大一筆錢。

很快雄哥用金錢做媒介,小藍不久后就被拿下, 慢慢的小藍并不滿足于這種關系,她開始要求雄哥娶了自己。

雄哥卻表示與她只是逢場作戲各取所需,就這樣兩人不歡而散,小蘭在下了雄哥的車后,就來到一處電話亭,給阿偉打電話讓他來接自己回家。

可就在這時,兩名混混恰好路過,并對小藍動手動腳,好不容易掙脫之后,小蘭逃入一座荒宅,但 被緊跟其后的混混按倒在地

一番打斗之后, 不小心摔到樓下當場死亡,倆人眼看出了人命,慌忙逃走,但與此同時跟趕來的阿偉擦肩而過,此時的阿偉好像被人指路一樣。

一路驅車趕到荒宅,可當下車四處尋找之后,卻并沒有找到老婆小藍,他剛準備開車離去,輪胎就被釘子扎破, 無奈這下只好下車重新更換輪胎

可就在這時,輪胎被一股神秘力量給引到墻邊下,就在阿偉附身去撿輪胎時,突然感到有雨滴滴在脖子上,抬頭一看哪里是下雨,分明是自己妻子的尸體在流淌著鮮血。

看到死狀凄慘的老婆,阿偉悲痛萬分, 他第一時間到警局報案,根據線索,警察找到了第一嫌疑人強哥,在警局強哥并沒有瞞和大梅的事實,只不過大美被害的事情,他卻矢口否認。

他說兩人只是在車上大吵一架,后邊發生了什麼自己不得而知,這時,阿偉突然想起自己即將趕到荒宅時, 碰到了一輛紅色跑車

當警察找來了那兩個小混混時,沒想到他倆百般推脫,硬說小蘭是自己不小心踩空掉下去的仗著自己家底殷實, 有錢有勢,沒過多久兩人就無罪釋放。

但倆人一商量,決定除掉阿偉以絕后患, 晚上兩人趁阿偉收工時從背后突然襲擊,可沒曾想阿偉是武行出身,很快兩個小混混就被阿偉打的屁滾尿流。

第二天,兩人竟然厚著臉皮到警局告阿偉蓄意報復,見警察對兩人的百般袒護, 阿偉此時意識到靠正常途徑是沒辦法將二人繩之以法

于是他想起那天晚上開車撞到的巫師,阿偉找到巫師幫自己報仇,可巫師卻當場拒絕,說自打撞上自己后所發生的一切, 都是天注定,不能強行逆改,如果過于執著,那麼妳很有可能小命不保。

見巫師不幫自己, 阿偉獨自找到雄哥,打算先報奪妻之恨,但強哥在當地是黑社會大哥的存在,最終阿偉以斷了一條腿為結局收場,他一瘸一拐地再一次找到巫師,說自己哪怕是死也要報了這深仇大恨。

巫師這次沒有拒絕,但他提醒阿偉,要用巫術報仇,必然會殺敵一千自損一千二,但此時阿 偉眼中只有仇恨哪還聽得進這些話,于是巫師選了最惡毒的法術種鬼,他把阿偉用麻布包裹好,蓋上芭蕉葉。

使阿偉的肉身脫離靈魂,接著便來到小蘭的墓地巫師開始念咒施法, 只見一股黃煙冉冉升起,突 然砰的一聲,棺材蓋炸裂開來

巫師把寫滿符文的床單扔了進去,小蘭的尸體被包裹進去,再次回到巫師家中,巫師讓阿偉把手搭在麻包上,接著又是一陣念咒做法, 對著骷髏頭使勁撫摸

頓時四處濃煙滾滾,只見阿偉的手上開始長出密密麻麻的顆粒,巫師說:這是使用巫術的后遺癥,從現在開始, 所有害過妳老婆的人都將得到報復

首先是混混,他上一秒還在大口吃面,但下一刻,他的嘴里就滿是蛆蟲,而另一邊,混混阿 狗正悠哉地喝著椰汁,可突然椰子變成了腦花,椰子水也變成了血漿,可阿狗卻還是吃得津津有味。

一旁的媽媽被惡心到暈了過去,雄哥這邊更是離譜,老婆說想喝杯酒, 可強哥一打開酒柜可出現了小蘭的人頭,并且對著雄哥發出凄慘的笑聲,可再次打開卻又恢復正常,干尸現在的威力已經夠阿偉仇人喝一壺的。

但是想要復仇,還需要阿偉付出更多,干尸現在已經進化成為愛情女神,巫師讓阿偉上前親干尸一口,盡管難以張口,但為了復仇, 他還是親了上去。

果然,干尸睜開眼后,此時巫師拿起一根火柴并且沾上紅泥,念完咒語后對木偶戳下,這邊 雄哥的老婆也睜開銅鈴般的綠眼,拿起床頭的火柴捶狠狠戳向雄哥。

看著老婆如此詭異的行為,第二天雄哥請來道士為其驅邪,可一陣忙活后,老婆的眼睛依然是嗆人的綠色。

道士見狀便把雞蛋放在桃木劍上,并用燃氣的符咒轉了幾下,再讓雄哥打開雞蛋,道士解釋道:自己只能暫時壓制邪氣,但要想她身上的邪靈徹底去除,必須要請自己師兄幫忙。

而另一邊,兩個小混混家里也請來了神婆驅魔,一陣閃光過后,巫婆便以小藍的口吻說道, 我兒子會為我復仇的,妳們誰都跑不掉

當鬼魂走后,巫婆癱倒在沙發上,他知道自己不是鬼魂的對手,便當場撤離,但兩個混混一商量, 小蘭死的時候才剛結婚四個月哪來的兒子

分明就是那巫婆瞎搗亂,便沒把巫婆那席話放在心里, 可沒想到當晚小藍附身到阿豪二姐身上,直接把他推下了樓,巫師這邊繼續做法。

阿狗這邊跟著一團粉色光暈走了出去,沒想到來到了巫師的房間,接著就一頭栽倒在干尸身上,突然干尸騰空而起撲向阿狗,開始向阿狗借種。

一分鐘過后,干尸滿意地落下,隨后巫師說,干尸已經有了身孕,等他的孩子出世后就可以為妳報仇了, 但這期間需要用妳的血來喂養,用靈魂指揮他

盡管阿偉一臉不可思議, 但還是按照巫師的要求,將血用拇指粗的針管取出,隨后一股腦喂養鬼胎。

另一邊,雄哥請來的道士找到了自己的師兄,做法是替雄哥老婆驅鬼,不過巫師這邊感應到,隨后便施展巫術阻攔二人,雙方一陣神仙打架。 最終巫師身受重傷而亡

而道士師兄獲勝后,便揭開符咒,雄哥的老婆恢復正常,并且也懷有身孕,見他們一家人其樂融融,阿偉這邊心有不甘。

但自己并不會巫術,這時他突然想起巫師所說,由自己血喂養的鬼胎, 只要用靈魂指揮便可聽從自己的差遣,于是他加快抽血速度,也增加了喂養鬼胎的頻率。

只見干尸肚子越來越大,而且雄哥老婆的肚子也跟著一起變大,終于阿偉的血被抽盡當場暴斃, 而干尸的肚子快要被撐破,雄哥的老婆也感覺到孩子即將生產

到了醫院后,醫生連忙為他做檢查,可還沒搞清狀況, 雄哥的老婆肚子就被撐破,只見一坨血肉噴涌而出正好命中在醫生的臉上。

雄哥老婆直接身亡,一旁的女人連忙幫醫生扯下臉上的血肉,但這坨血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大,張開滿是獠牙的血盆大口,并伸出一根血肉纏住女人。

沒錯, 他既是雄哥的孩子,也是干尸的鬼兒子

而此時雄哥趕回家,但發現鬼兒子的血盆大口中長出一個人腦袋,雄哥被這一幕當場嚇傻,一根肉須樣穿出雄哥身體。

終于,小蘭所有的仇人全部被殺,這時醫生拿起一桿噴子,對準鬼兒子就是一槍,濺了一屋子血,致辭影片結束。

這部邵氏恐怖片, 還有很多不能放出的精彩顏色片段,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體驗一下原片,非常過癮。

這部種鬼顏色強度很高,而且大膽的劇情在那個年代里無疑是獨樹一格的,更有韓國小姐獨特奉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