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成龍散伙后,羅維轉型拍攝恐怖片,獵奇鏡頭大膽表現拍出了一代人的噩夢

1971年,嘉禾簽下了李小龍,并為李小龍策劃了功夫片——《唐山大兄》。

一開始,這部《唐山大兄》由吳家驤擔任導演。可是在吳導的手中,影片的拍攝進度緩慢,于是嘉禾換下了吳家驤,讓羅維接手了該片的導演工作。

在羅維的手中,《唐山大兄》順利殺青,上映后還打破了當時的港片票房紀錄。《唐山大兄》之后,羅維、李小龍再度聯手,合作了功夫片經典《精武門》。

《唐山大兄》、《精武門》兩部作品,不僅讓李小龍成為了當時的港片票房霸主,同時也讓導演羅維,快速在港片市場揚名。

有追求的導演,都渴望獨立發展自己的電影事業,羅維自然也不例外。1975年,羅維離開了嘉禾,成立了自己的「羅維影業」,開始嘗試獨立發展自己的事業。

羅維影業成立之后,羅維發掘了新人演員陳港生,并為他取藝名「成龍」,還策劃了大量的功夫片作品,希望能夠捧紅成龍。

功夫不負有心人,羅維在1978年,與吳思遠的「思遠影業」合作了《蛇形刁手》、《醉拳》兩部作品。而這兩部作品,也成功讓成龍走上事業高峰。

《醉拳》之后,羅維又為成龍拍攝了《笑拳怪招》、《龍拳》、《一招半式闖江湖》等作品。憑借成龍的票房影響力,「羅維影業」也成為了彼時功夫片市場上的金牌廠商。

然而,進入80年代之后,「羅維影業」卻遭遇了一場重大的發展危機。

1980年,嘉禾花重金,挖走了成龍。隨著成龍、羅維的「合作散伙」,羅維名下的「羅維影業」,快速失去了功夫片市場的票房紅利。

1982年,失去了成龍的「羅維影業」,在功夫片市場步履維艱,眼看就要走向倒閉。此時,為了穩定公司的發展,羅維決定放棄功夫片的拍攝,嘗試開拓新的類型片市場。

而這時的羅維,也將目光聚焦在了「恐怖片」的創作上。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恐怖題材的電影作品,在港片市場上悄然興起。

許鞍華的《瘋劫》,余允抗的《山狗》、《兇榜》,桂治洪的《邪》、《蠱》、《魔》,徐克的《地獄無門》,洪金寶的《鬼打鬼》、《人嚇人》,都是彼時誕生的經典之作。

正是因為窺見了這一股恐怖片市場熱潮,1983年時的羅維,也帶領公司拍攝了一部恐怖片作品——《魔胎》。本期我們就來聊聊,羅維影業出品的這部 《魔胎》

在這部《魔胎》里,羅維并沒有以導演的身份,指揮電影的拍攝工作。而是坐上了監制的位子,在幕后統籌全局。

該片的導演職位,由劉鴻泉擔任。早年的劉鴻泉,是一名出色的攝影師。徐克的《地獄無門》、吳宇森的《八彩林亞珍》、程小東的《生死決》,都是由劉鴻泉掌鏡拍攝。

1983年,劉鴻泉通過這部《魔胎》正式坐上導演的位子,并成為了羅維手下的得力干將。80年代中后期,「羅維影業」出品的《鬼線人》、《哈林行動》、《追日》等作品,也都是由劉鴻泉執導拍攝。

這部《魔胎》顧名思義,講述了一個「魔胎害人」的故事。

電影的一開始,沈老太太帶著自己的二兒媳「淑貞」,在盂蘭節廟會上閑逛。在一場拍賣會上,淑貞鬼使神差地買下了一個造型獨特的花瓶。

自從買了這個花瓶之后,淑貞便對花瓶愛不釋手,就連睡覺也一直抱著。

沈老太太的長子「志昌」,膝下育有兩子,分別是「阿權」、「阿威」。

阿權、阿威對二嬸淑貞的寶貝花瓶,充滿了好奇,于是偷拿了花瓶,想要把玩一番,結果被淑貞發現,二人也遭到了一頓痛罵。

淑貞的丈夫,常年在外做生意,極少回家。這一夜,丈夫歸來,卻發現淑貞正在屋內,與一個怪物交合。

憤怒的丈夫沖入屋內,結果怪物化作了一個花瓶。丈夫一怒之下,摔碎了花瓶。然而沒過多久,丈夫便渾身腐爛,之后跳窗而亡。

丈夫去世后沒幾天,淑貞也遭遇意外,墜樓身亡。沈老太太請來法師,為二兒子、二兒媳料理后事。

出殯當天,法師發現,淑貞的腹部快速突起,一個魔胎破體而出。為了鎮壓魔胎,法師布下法陣,并在淑貞的靈位上,貼上了靈符。

法師告訴沈老太太,千萬不要揭動靈符,否則會為沈家帶來災禍。

一轉眼,12年的光陰過去了,阿權、阿威相繼長大成人,阿權還認識了女朋友juju。

這一日,適逢沈老太太70歲大壽。阿權帶女朋友juju前來參加壽宴。juju在意外之中,揭下了淑貞牌位上的靈符,結果放出了被鎮壓的魔胎。

當夜,魔胎附身在沈家喂養的黑狗身上,還借黑狗之軀,咬傷了阿權。為了自保,阿權干掉了黑狗。

阿權的父母,將阿權送往醫院,而次子阿威,也打掃了房間,并將黑狗帶到野外掩埋。趁此時機,魔胎離開黑狗的軀體,附身在了阿權身上。

被魔胎附身的阿威,先后襲擊了juju和家中的保姆,而阿威的父母,也頻頻在夜里,看到淑貞的鬼影。

為求沈家太平,沈老太太再度去找法師。法師掐指一算,得知有人破壞了封印,放出了魔胎,而且魔胎還附身在了阿威身上。

法師告訴沈老太太,只要用鷹血潑灑阿威,阿威便會和魔胎一起灰飛煙滅。老太太不忍心讓自己的孫子殞命,于是法師決定開壇做法,收伏阿威體內的魔胎。

可惜,法師道行不夠,斗法時被魔胎「反殺」。

魔胎借著阿威的軀體,重返沈家,大開殺戒。為了制止魔胎,沈老太太最終決定,用鷹血潑灑阿威。而故事的最后,阿威也跟隨魔胎一起,魂飛魄散。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香港的經濟快速發展,而在經濟大潮的推涌之下,人們的物質生活壓力,也變得越來越大。

新生兒的出生,給彼時的不少家庭,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壓力。而彼時的不少港片創作者,也抓住了「嬰兒恐懼」這一社會現象,將其打造成電影作品,對現實生活進行剖析、反思。

許鞍華導演的《瘋劫》、余允抗導演的《兇榜》皆是如此。

在這部《魔胎》里,羅維、劉鴻泉也跟風設計了一個「嬰兒恐懼」的故事。不過,與《瘋劫》、《兇榜》這種剖析人性、反思生活的作品不同。

《魔胎》沒有對現實生活進行過多隱喻,只是單純地將電影聚焦在「魔胎害人」的故事表現之上,打造了一部純粹的商業化作品。

為了照顧作品的娛樂效果,羅維、劉鴻泉也在《魔胎》中設計了不少另類的場景,試圖迎合觀眾市場。比如,淑貞與魔物的親熱橋段,血腥暴力的斗法場景,以及最后魔胎被消滅時,阿威裂開的驚悚畫面。

這些cult風滿滿的鏡頭橋段,成為了一代人揮之不去的童年噩夢。

恐怖氛圍的出色營造、獵奇鏡頭的大膽表現,讓這部《魔胎》在1983年的港片市場上,取得了不錯的反響,沖上了年度票房排行榜的第32位。

《魔胎》之后,港片市場上也掀起了一股「魔物投胎,轉世害人」的類型片風潮,《再世追魂》、《猛鬼食人胎》等作品,都是這股跟風熱潮中的佼佼者。

1983年的這部《魔胎》,成功讓羅維的「羅維影業」,在恐怖港片的票房市場之上,站穩了腳跟。80年代中后期,「羅維影業」投資拍攝了大批恐怖港片,其中不乏像《惡鬼纏身》、《僵尸少爺》、《妖怪都市》、《猛鬼旅行團》這樣的作品。

1992年,羅維還將「魔胎」電影的創作理念,融入到「僵尸片」之中,與洪家班攜手拍攝了《新僵尸先生》。

可惜,90年代初「僵尸片」快速走向衰落。這部《新僵尸先生》的票房受挫,讓「羅維影業」元氣大傷,而1993年《一刀傾城》的投資失敗,更是讓「羅維影業」關門大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