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和郭富城破尺度出演,華語電影首部艾滋病故事,拍得太寫實!

說起新世紀后崛起的內地女星,章子怡無疑屬于一線陣營,其「國際章」的綽號便可見一斑了。

然而如今衣著光鮮的國際章,也曾靠著破尺度的賣力演出,讓人印象深刻。

2011年的《最愛》,便是她與四大天王之一的郭富城,上演的一出「鄉村愛情故事」。

片中,她那充滿曖昧氣息的連連嬌喘,以及袒露雪背的半裸片段,成為本片時常被人議論的看點。

可這部由著名導演顧長衛執導的文藝佳作,即使除卻這些勾人心火的畫面,依舊具備極高的影史價值。

作為國內首部正面講述艾滋病患者的故事片,《最愛》讓我們看到了這一邊緣群體內心的掙扎與絕望。

如今,不少影迷甚至將其稱為2011年度華語電影最佳。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內地經濟迅猛發展,物質生活一天一個樣。

可在日新月異的生活面前,大多數窮苦的農村老百姓,只能干巴巴地瞪眼,很難在舊有思維的邏輯下,迅速掙錢。

而某些當時處于灰色地帶的賺錢手段,成為不少民眾趨之如騖的捷徑,比如賣血。據說,按照當年的收入水平,不少普通老百姓賣一次血的收入,比正常務農務工一兩個月的薪水還要多。

《最愛》中的偏僻山村,便發生著司空見慣的賣血事件。組織鄉民們賣血的「血頭」是趙家的老大趙齊全(濮存昕飾),他善于鉆營,通過組織同村老鄉集體賣血,從中受益。

然而由于當時醫療條件簡陋,輸血設備混亂,一旦賣血群體中有人患有艾滋病,其他人便難逃厄運。齊全組織的賣血老鄉們,便悉數中招,都患上了被俗稱為「熱病」的艾滋病。

齊全之父老柱柱(陶澤如飾),深感愧疚,打算為齊全贖罪。由于老柱柱是當地的小學校長,他便將所有病患一齊拉入小學,共同生活,加以照料。

原因只有一個:這些患病村民,非但在外找不到工作,失去了生活保障,在家中村里也屢遭歧視,毫無生存希望。

老柱柱其實就是想讓大家抱團取暖,既然一起生活的都是熱病病友,自然可以毫無芥蒂。

而這伙人中,便有老柱柱的小兒子趙得意(郭富城飾),以及得意堂兄弟小海的妻子琴琴(章子怡飾)。

得意乃是和哥哥齊全唱反調,到鄰村賣血,染上熱病;而琴琴只不過想要一瓶城里女人用過的洗髮水,因此得病。

兩個人本來都有各自的家室,卻都由于雙方另一半的嫌棄,最終走在了一起。

影片后半段,基本集中于得意和琴琴這對患難夫妻的主線,他們克服了全村人的指指點點,在死前領上了結婚證。畢竟,對于他們來說,即使只能做半年,哪怕是半個月的夫妻,也好過一個人冷冰冰地躺在墳墓。

能和另一個人合葬,對于患熱病的鄉下人來說,足以安慰。

本片片名《最愛》,表面上是指得意和琴琴這對生死鴛鴦的感情,但實際上,導演顧長衛并非是為了講述一個簡單的愛情故事,而是讓我們看到,當不治之癥降臨,兩個將死之人同在一處時,該如何面對余下的日子?

在得意最開始看到琴琴的時候,是一種欲望的窺視。

琴琴第一次出場,身穿粉紅色的緊身小襖,留著利索但略顯蕭瑟的發辮,她如同一個受驚的小獸,被學校內所有男人好奇而貪婪地凝視著。

得意便是在這一刻,產生了和琴琴野合的念頭。臨死前的[性.欲]和孤單感,同樣折磨著琴琴這個已婚女人。如同她自己所言,丈夫小海如今連手都不肯碰她一下。

得意同樣如此,他心心念念,在門上畫著正字,算著妻子郝艷沒來看他的日子,同樣表露了這位中年男人心涼的過程。

顧長衛讓我們看到,不是本能的[性.欲]讓這對男女瞬間越軌,而是在死亡的催逼,至親的嫌棄,以及自身的孤寂等三重圍堵下,得意和琴琴二人才最終踏上這一步。

而當他們的「好事」暴露,被村里人指指點點后,得意更進一步,冒著和同族嫂子[亂.倫]的罵名,將被小海拋棄的琴琴接回家中,與其結婚。

如果說肉體層面的結合,是兩人對本能欲望的接納,那麼婚姻身份的確認,則是他們對世俗偏見的反抗。

而當他們戰勝外界后,最終面對彼此的真實心境時,得意卻在殉情面前茍且求生。他認為與其提前赴死,不如享受余下的人生。

得意就像是余華小說《活著》里走出的人物,對生命有著天然的順從,但所不同的是,得意比起富貴或家珍,顯然更加圓滑狡黠。

只有當他高燒不退,得知琴琴在秋寒涼夜中,為他浸冷水冰身體,以至低溫而死時,他才最終用斧頭自裁,共赴黃泉。

從[性.愛]的火熱相擁,到婚戀的甜蜜共認,直至最后的相愛殞命,顧長衛讓我們看到了小人物的卑瑣妥協,以及在生死轉瞬間的殘酷純潔。

也只有當銀幕上出現得意砍斷雙腿,血流出門縫時,我們方才懂得「最愛」的來之不易,情感的收剎不止。

當然,除卻得意和琴琴的愛情這條主線外,片中也安插進不少意味頗深的配角。

丟失記錄了一輩子秘事的紅色小本本后,四倫叔最終在驚惑不安中猝然而逝。

整日用大喇叭說著些不合時宜言辭的大嘴,和漸漸沒電的喇叭一樣,病發去世。

心中只有糧食,且與花臉豬不斷較量的糧房,在無聲無息中,失去了蹤影。

顧長衛沒有用悲劇的方式,簡單處理這些角色,而是以荒誕喜劇的手法,讓我們看到這些人對于生活的執著和對抗。

他們總想要用物件象征著些什麼,或者保留著些什麼,可等到最后,他們只是默然去世。

由此,我們不但看到了熱病對于人們的折磨。更重要的啟示是: 那個時代的人們有著千言萬語,卻難以言說。

之所以在觀看《最愛》的時候,我們會產生這種欲言又止的感覺,源于導演顧長衛的身份和創作意識。

他雖然直到2005年才執導第一部作品,但作為攝影指導,他乃是第五代大導演們的掌鏡之人。

張藝謀的《紅高粱》《菊豆》;陳凱歌的《孩子王》《霸王別姬》;姜文的《陽光燦爛的日子》《鬼子來了》,這些在影史上赫赫有名的經典之作,無不出自于他的鏡頭。

等他開始親自執導電影時,他終于向我們顯示出其內心孤獨倔強的一面。

在處女作《孔雀》中,由張靜初飾演的高衛紅,是一個執著追求理想生活的女孩,她與周圍世界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卻又在家庭的重壓和時代的車輪下,一步步成為受錘的對象。

第二部影片《立春》,顧長衛讓自己的妻子蔣雯麗扮丑,飾演了一位心比天高的音樂老師,一個想要用歌喉改變人生的驕傲者。但這一夢想,同樣讓她遭受到周圍的百般嘲諷。

從這兩部電影中不難看出,顧長衛一直想要展現個體與周圍世界的對立與隔閡。而在他的第三部作品《最愛》中,其實有著更多的對立,那便是得意、琴琴這對情侶與村里人的對立,患有熱病的村民與其他村民的對立。

可是,在展現這種對立,以及對立的豐滿細節時,《最愛》卻常常流露出戛然而止的語塞感。這便是多年以來,被無數影迷們談論過的刪減事件。

其實,《最愛》的原名并非如此,它曾有過「魔術外傳」、「魔術時代」及「罪愛」等名字,基于審查及商業原因,才最終改名為「最愛」。

但更重要的,乃是本片從原始的150分鐘,刪減到公映的101分鐘。對本片熱忱的影迷至今還在評論區中,不斷詢問何時才會出完整版的藍光碟。

的確,小編通過對當年看過完整版影迷的回憶文字的翻閱發現,不少關鍵性的情節都遭到了毀滅性刪減。

比如開頭部分,齊全的兒子突然死亡,在刪減版中并沒有得到確切說明,但實際上,是村里患熱病的村民,通過對路邊西紅柿注射毒藥,毒死了齊全之子。

而齊全在一開始的奮斗過程,作為血頭組織賣血的殘酷場面,在如今的版本中也只字未提。

甚至于,得意那從對妻子郝艷的眷念怨懟,直接轉為對琴琴的狂熱追求顯得說服力不夠的缺陷,也能在完整版中找到相應的解答。

那便是妻子的冰冷嫌棄,兒子的漠不關心,這才讓得意一步步選擇逃離。

當年,受制于審查以及出品方對于時長的壓制,讓顧長衛不得不最終忍痛割愛,將描述眾生相的艾滋病群體大作,縮減為對得意和琴琴坎坷情路的聚焦。

十年過去了,我們還能等到那部150分鐘的完整版《最愛》嗎?

或許永遠都不可能再有了,甚至于很多人都已經不記得這部影片的存在。

然而當我們翻開這部杰作的表皮,看到其中隱藏著的人性詰問,以及對情愛內核的展露時,我們才驚訝地發現,其實很多優秀的華語電影并非不存在,只不過我們不曾發現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