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夏夢投資了一部電影,21歲梅艷芳唱主題曲,成為導演嚴浩的代表作,拿下6座金像獎!

夏夢,華語電影一代女神,金庸老爺子曾經的夢中情人。

她有著古典美人的氣質,同時也是一位天才演員,留下了諸多經典作品。

除了當演員外,她還創辦過「青鳥電影制片有限公司」,雖然只出品過《投奔怒海》《自古英雄出少年》和《似水流年》三部作品,但卻意義非凡。

《投奔怒海》捧紅了許鞍華,也讓劉德華在大銀幕上嶄露頭角,《自古英雄出少年》和內地合拍,影響力不輸《少林寺》。

1984年上映的《似水流年》雖然不被人熟知,但來頭也不小,

導演嚴浩是香港新浪潮代表人物,

《似水流年》是導演獻給自己父親的,以寄哀思。他父親的去世,從某種程度上催生了本片。

影片不僅在第4屆金像獎上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女演員、最佳新人及最佳美術指導6項大獎,而且還曾入選「最佳華語片一百部」之一。

影片的故事情節并不復雜,主要講述珊珊回鄉尋根所引發的三角感情風波。

影片聚焦在細微之處,從一草一木、故土鄉情、舊愛摯友等細節的刻畫,來展現對美好回憶的追念,以含蓄、清新的風格,細膩地描寫了各角色之間的感情變化。

01、含蓄、細膩與克制

與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主流的喜劇片、動作片電影「瘋狂」、「熱烈」的風格不同,《似水流年》是一部溫馨緩慢的文藝片,在當時的電影圈,顯得非常「另類」。

在電影的一開頭,就是女主角珊珊坐在公交車上回鄉的長鏡頭,沒有強烈的色彩和激烈的沖突,只有曲折而泥濘的鄉間小路,直接將觀眾拉到了無盡的鄉愁中。

姍姍回到廣東老家狀元村遇到了兒時的青梅竹馬,阿珍和孝松,他們已經結為了夫妻,過著平淡的生活,而珊珊的到來打破了這種寧靜。

孝松對于珊珊的情愫因為珊珊當年的離開而壓抑了下來,也因珊珊如今的歸來而再次釋放。

珊珊在祭拜完祖母后,便去見了阿珍,雖然多年未見,阿珍和珊珊依然感情熱烈。

但在阿珍家里,孝松面對珊珊的扭捏,卻無法讓阿珍坦然接受。

不過阿珍并沒有因此而敵對珊珊,晚上兩個人依然像兒時一樣相依在床上,阿珍從珊珊的口中得知,珊珊此次回鄉不僅是為了悼念祖母,更是為了逃避過去的生活。

現在的珊珊,孤身一人,祖母和父親相繼去世后,僅剩的親人,自己的妹妹卻只能通過律師「溝通」。

對于珊珊的經歷,阿珍十分心疼。雖然對于丈夫孝松對珊珊的情愫無法釋懷,但阿珍還是讓孝松去安慰了珊珊。

雖然三個人為此發生了一些不愉快,但卻并未影響三個人的感情,整個過程含蓄且克制。

最后,珊珊夢到了自己的祖母,夢到了兒時的景象。在經過一番思考后,珊珊決定回到香港。在影片的最后,珊珊和阿珍斗著嘴,流著淚,完成了最后的告別。

電影的情感沖突并不新穎,但又與其它影片不同。在這部影片中,所有人都是溫柔的,感情含蓄而克制,讓人獲得內在的平靜與靜謐,或許這就是它的「價值」所在吧!

02、生命的反思與浪漫主義

除了細膩且含蓄的感情表現,《似水流年》更體現了對于生命的反思。

失去親人和事業,事務纏身的珊珊,與其說是回鄉悼念祖母,倒不如說是去尋找自我。

在回鄉之前,珊珊似乎已經與這偌大的世界失去了聯系,籠罩著一種存在主義的危機,而這次歸鄉,便是她對自身存在的確認,同時,也是對繁瑣的宿務的逃脫與喘息。

電影中的百年老樹,淳樸的村民與孩子,這一切都極其平淡,但又極其祥和與安逸,撫慰著我們的靈魂,讓我們在無盡的生活壓力中獲得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同時也告訴我們,生活和時光如流水,一切都會過去,無需過于糾結生命的意義。

這種表現手法,實現了角色與觀眾、導演與觀眾、觀眾與觀眾之間高層次的精神交流,這也正是這部電影的高明之處。

同時,在影片的視覺表現上,《似水流年》同樣高明。

它沒有刻意地去營造氛圍和場景,而是選擇了看到什麼拍什麼,灰蒙蒙的外景,美麗的夕陽,人物未經刻意雕琢地思考與嬉鬧,雖然樸素,但卻充滿了自然的浪漫主義,完美地和本片含蓄而細膩的情感相契合。

03、獲獎無數的「新浪潮」

上世紀70年代中后期,一幫年輕的香港導演開始跳出傳統的香港電影風格,拍攝「新電影」,在香港電影界掀起了一波「新浪潮」,而嚴浩就是其中之一。

1978年,嚴浩以《茄喱啡》開始了自己的「新浪潮」,1980年又拍了寫實片《夜車》。

但要說嚴浩最優秀的作品,無疑是《似水流年》,因為他代表了嚴浩作品最大的精神內核——挑戰命運。

而嚴浩通過這部新浪潮中最文藝的作品,以非常含蓄與克制的風格,將在那個風起雨涌的時代大背景下,香港人對于家國情懷與自我認知的思考。

也正因此,這部電影在當時的香港甚至整個華人電影界引發了巨大反響,同時也引發了巨大的爭議。

雖然此片拿下了香港金像獎多項大獎,但由于當時要到內地取景拍攝,所以多位電影相關工作人員不得不使用假名,例如張叔平便化名「章叔屏」,后來領獎的時候,張叔平代「章叔屏」上台。

除了斬獲多項電影大獎之外,由鄭國江填詞、喜多郎譜曲的電影同名配樂《似水流年》,在1984年一舉拿下了香港十大勁歌金曲、香港十大中文金曲等大獎。

而這首歌的演唱者,正是梅艷芳,當時梅姐只有21歲,但是卻憑其聲線條件和辛酸身世,唱出「無限滄桑」、「人歌合一」,成為其代表曲目。

04、家庭主婦當演員

嚴浩和夏夢,在挑選演員的時候,看中了斯琴高娃,于是夏夢寫信給八一廠的演員劇團團長田華,希望可以借用斯琴高娃。

一開始斯琴高娃并不想參演本片,因為她不懂粵語,擔心不能更好地理解劇本。

但嚴浩和夏夢誠意十足,特地跑到北京來勸說,最終斯琴高娃同意了,而且憑借精湛的演技,成為內地第一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另一位主演顧美華,并不是專業的演員,入行前是一位家庭主婦,某天剛好看到《似水流年》海選女演員的廣告,于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試鏡。

最后顧美華從300多人中脫穎而出,出演「姍姍」一角,毫無表演經驗的她,憑借出眾的氣質,一舉奪得最佳新人獎。

這位「高齡」最佳新人,之后又和張曼玉合作了《人在紐約》《不脫襪的人》,還參與過成龍的《警察故事3》。

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和王祖賢在《美麗上海》中合作,還拿到了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從「家庭主婦」到影后,她的光彩如此奪目。

《似水流年》被稱為最文藝的「新浪潮」電影之一,對于時代的迷茫與大眾的思考,它并沒有給出答案。

但導演嚴浩留了一句話:「為了尋找生命意義而來的姍姍,臨終仍然找不到答案,只找到更大的謎——生命是偶然的,是一條沒有地圖的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