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火》只拍19天贊譽無數,杜琪峰另外一部電影卻拍了3年,把任達華捧成影帝!

2003年4月17日,《機動部隊》(PTU)在香港上映,幾天后的4月22日,便是該片導演杜琪峰(杜sir)的生日。

一轉眼,19年過去,今年的4月22日,杜sir已經67歲了。

提到《PTU》,它也留下了香港的時代影像——位于旺角的冰室。

而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冰室因無人接手,光榮結業。作為《PTU》、《新不了情》、《江湖告急》等港片的取景地,擁有五十五年歷史的它見證了香港電影的光輝歲月,承載了太多舊時香港的動人回憶。

為了與冰室做最后的告別,不少食客不惜大排長龍,其中不乏本土親民的香港明星。

結業前,冰室的最后一位座上賓便是《PTU》的導演兼制片人,香港著名導演杜琪峰,人稱杜sir。

(杜琪峰在《PTU》拍攝地留影)

冰室內部的裝潢幾十年都沒怎麼變,杜sir回憶當年選這間冰室的原因是,很多人都喜歡這間「舊」餐廳,「舊」是指傳統。

對老港片有種情結的人一定明白杜sir所說的「舊」,那是一種歲月的淀積,是一種無可取替的東西。

作為香港電影的重要人物,導演杜琪峰和他的暴力美學已經成為香港電影史上的重要符號。

只要是看港片的影迷,尤其是男影迷,都或多或少對杜琪峰的電影有著某種情結:無論是那些經典影片,還是已經不再年輕的那些演員們,至今還被無數影迷津津樂道。

這些,都要謝謝杜琪峰。

四十多年前,17歲的杜琪峰因為覺得自己不是念書的料,并且不想浪費學費,便輟學當了學徒。得益于父母在東樂戲院倉庫的工作,他常常有機會到那里看電影。

1974年,杜琪峰進入香港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他在那里結識了周潤發、林嶺東等好友。后來,轉入幕后工作的他,終于在1980年得以執導他的首部電影《碧水寒山奪命金》,此刻正值香港電影新浪潮。

不過,電影畢竟與他之前學習的電視節目制作不太一樣,為了更了解電影制作,他開始投入學習電影相關的資料。

在此期間,杜琪峰還在繼續電視台的工作,著名的TVB83版《射雕英雄傳》,他擔任執行導演,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學電影,一學就是六年,1986年,杜琪峰重掌導筒的作品便是新藝城的《開心鬼撞鬼》,杜sir展露了他在喜劇方面的天賦。

真正讓他聲名鵲起的電影,還是1989年擔任導演的《阿郎的故事》和1990年負責監制的《天若有情》,這兩部電影大受好評,也成為周潤發和劉德華的早年經典之作。

多年過去,《你的樣子》和《追夢人》這兩首出現在電影里的歌每每響起,總會讓人不經意又紅了眼眶。

在周星馳電影最巔峰的時期,杜琪峰也參與其中,在1992年執導電影《審死官》。該片當年以4988萬的票房打破香港電影票房紀錄,成為香港電影年度票房冠軍和年度十大賣座片之一。

1996年,是很多港片影迷永難忘記的一年,因為這一年杜sir與韋家輝合作的銀河映像有限公司成立了。

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香港電影漸漸蕭條,杜琪峰另辟蹊徑,這一時期,他們兩人創作了一系列極具個人風格的電影,包括《暗花》、《槍火》、《一個字頭的誕生》、《非常突然》等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

這些烙印著銀河映像風格的電影,在港產片開始萎縮的那個年代,給香港電影再次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

再然后,即使微微向商業傾斜,與中國星合作的一系列賣座電影,《瘦身男女》、《孤男寡女》、《暗戰》、《鐘無艷》等作品,杜sir依然堅持自己濃烈的個人風格,《PTU》就是這一時期的作品。

2006年到2008年,杜琪峰揚名世界,作品在海外受到大量好評,參加戛納影展,電影《放·逐》入圍威尼斯電影節競賽單元,《文雀》入圍第58屆柏林電影節競賽單元,杜琪峰也成為威尼斯電影節評委。

杜琪峰,帶著具有濃厚個人風格的電影,走入了世界影壇的中心。

進入新千年后,香港導演紛紛北上,杜sir一直堅守本土香港電影。直到2010年,他才開始執導合拍片,并以愛情片《單身男女》打開市場。

(圖為杜琪峰給古天樂說吻戲)

不過,杜sir還是最愛他的港片,

2016年,杜琪峰監制、銀河映像出品的電影橫掃金像獎,把林家棟捧成了金像獎影帝。

電影選了三個新導演,依然是非常杜琪峰的電影。

杜琪峰的眾多影片中,最為人稱道的便是《槍火》。而要研究杜sir的暴力美學,《槍火》絕對是一部可以載入影史的經典。

整部戲簡潔流暢、干脆利落,里面最經典的幾幕戲,商場的槍戰、公司的踢紙團以及最后五兄弟的拔槍相向,充滿了藝術的美感,同時又巧妙融入了人物心理和性格刻畫。

這部經典群戲卻只用了19天,成本只有250萬。

嚴苛的杜sir要求演員們在不浪費膠片的前提下,必須一次過,但他把NG的機會留給了當時才受到重用的林雪。

一個認真嚴肅的導演總是收放自如,懂得什麼時候板起臉什麼時候松弛下來。

同樣是林雪,拍《放·逐》時,即使不小心跌倒后屁股扎入鋼釘,疼痛難忍,他也咬牙堅持把戲拍完。

再比如拍《PTU》,因為故事是在一晚內發生的,電影卻斷斷續續拍了兩年多,快三年才拍完。

林雪頭上有條染血的紗布,為了避免穿幫,杜sir竟讓他戴到了拍攝的第三年!

等到最后一天,杜sir說不再補拍了,林雪立刻把那條紗布扔進海里去了。

《PTU》還第一次將任達華捧成了影帝,他憑借該片獲得了第9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男主角。

香港的警匪片吸引人,除了那些令人振奮的畫面,更多來源于對人性的挖掘。在這方面,杜sir和他的銀河映像是先驅和標桿,同時,他的電影里那股人物宿命的味道,也讓人欲罷不能。

《PTU》故事的發生,就來自于一次不慎失槍。此事非同小可,一隊人馬開始尋槍,一隊人馬堅持上報,另一面丟槍的林雪又陷入一場黑幫謀殺案。人性的角逐在夜幕中緊張進行,可是第二天到來的時候,一切卻在意料之外……

我們常說人不能在一個地方摔倒兩次,但在杜sir的電影里,人確實可以在一個地方連續摔倒兩次。因此,常常令人唏噓不已。

杜琪峰,從1980年第一次拿起導筒,至今已有四十載。

這四十年里,他超過20次獲得最佳導演提名,并多次手捧最佳導演、最佳影片的獎杯,早已經無需獎項來證明自己。

2022年4月22日,杜琪峰67歲了。

對活在電影里的人而言,光影故事的追求勝過一切,年齡只是一個數字罷了。

重看過去那些銀河映像,有情有義,有愛有恨,有槍炮也有玫瑰,

還有一種不可取代的港片氣質,這大概就是杜琪峰的電影情結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