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事件發生成龍為何如此憤怒?看看他以前怎麼對待黑幫:「當時如果開了門,他們一定完蛋」

加油娜娜酱 2022/10/02 檢舉 我要評論

6月初,已經68歲的成龍又挑戰新領域,竟然破天荒登上了脫口秀的舞台。

大哥梗很多,講到一個關于香港黑幫時的段子更是引得滿堂喝彩:

「那個時候娛樂圈很亂,有個演員被人拿槍指著頭拍戲,演員很生氣,演完之后跟自己說‘我發誓再也不讓別人指著我的頭’!

「黑幫聽完覺得這句台詞很好,又指著他的頭把這段錄進電影。」

「我很生氣,于是我就成立了香港演藝人協會,再有演員受到不公平的時候,我就會幫他們出頭,我說:

有什麼事沖我來!有事找成龍! ————— 我找警察!

成龍大哥聲情并茂,把這個簡單的包袱演繹得精彩紛呈,觀眾撫掌大笑,前撲后仰。

然而在這包袱背后,是成龍對黑暗過往的戲謔與解構,是與刀尖舔血的訣別和訕笑,

可沒成想,在大哥講完這個段子后不久,唐山事件爆發了……

心系天下的大哥對此事特別關注,并在當日大發長文,隨后鬼才導演徐克也借大哥之口,抒發了自己的所感所想。

他們質問兇手,責問旁觀者,甚至向體制發出懷疑。

「這些傷害,我們該問責誰呢?」

相比某些挑唆對立、借機蹭熱度的藝人而言,成龍與徐克的發言切中肯綮,字字泣血,句句誅心。

透過現象參透本質,徐克與成龍將整個悲劇拆解,用冷靜客觀的心態針砭,其態度、角度、深度,都令人細思極恐,掩面羞愧。

為何他們對這種事件能有如此成熟的見解呢?

因為,紙上談兵永遠比不上切身體會。

「大家都知道,(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黑社會很猖狂,他們會以武力脅迫藝人拍戲,我就是其中一個,但我堅決不就范。」——成龍。

上世紀的香港經濟騰飛,但因為特殊的政治體系導致治安力度懈怠。

錢多規矩少,這就成了好勇斗狠之人的溫床。

梁家輝在越南被挾持、梅艷芳被掌摑、劉嘉玲被綁架拍照……

導演張堅庭透露,當時大紅的演員中,有9成的演藝人被黑幫恐嚇、威脅甚至是遭受過暴力。

而曾被槍指著頭的劉德華更是悲嘆:

「我在電影里身手很好,鏡頭外隨時可能被人打死。」

為求自保,明星們也用盡渾身解數,有人攀龍附鳳擇木而棲,有人忍辱負重逆來順受,還有人干脆退圈以死明志。

而成龍,則是第一個跟黑社會正面搏殺的藝人。

早在70年代初,成龍在擔當龍虎武師時就曾與黑社會有過交涉,他見片場總是有幾個紋龍刺鳳的小子閑逛,時而手握刀具揮舞,時而麇集在角落吞云吐霧。

甚至還有人跑到成龍面前,耀武揚威說道:

「兄弟我什麼都沒有,扁鉆一根,你看著辦!」

不過當時的成龍不當家不主事,把人支會給制片人就自己走了。

但成名后的成龍在面對黑社會時,就沒有退路可走了。

成龍第一次和黑社會的正面交鋒,是在八十年代初的台灣。

那一年成龍第一次闖蕩好萊塢失敗,灰頭土臉的他立志要親自指導一部電影重振雄風,他帶著劇組遠赴韓國,但由于氣候惡劣未果,最后在思念鄧麗君的情愫下轉戰台灣。

雖然到了台灣,但由于心中滿腔抱負,無心他顧冷落了鄧麗君,在片場成龍更是頻頻發作,惹得劇組敢怒不敢言。

終于有一天,成龍為自己的脾氣付出了代價。

那天是早上六點鐘,天還蒙蒙亮,成龍在酒店孤身休息,突聞門口窸窣作響,緊接著就是一陣敲門聲。

成龍茫然,不知道是誰大早上拜訪,出于好奇就趴著在貓眼看了一下。

門口竟然赫然立著兩把「三尺六」武士刀!

「兩個人一人抓著一把,就站在門口,我當時下意識地往后一仰,整個人就覺得渾身發麻,接著就輕輕往后退,一退之后整個人都在發抖,看著門下面兩只腳的影子正在晃……」

第一次被黑幫堵門,成龍差點被嚇破了膽。

但很快,成龍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并拿出兩把本想送給父親的菜刀,身披片場護具,心中策劃開門后的應對措施。

「我跟自己說,我有菜刀,不要怕,心里想的是只要一開門馬上就砍。」

但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等成龍裝備齊全,終于做好心理建設開門后,門口早已空空蕩蕩。

多年后回想起當年的情形,成龍拍著胸脯說道:

「當時如果開了門,他們一定完蛋!我也可以坐牢!」

但當時成龍還是心有余悸,走回房間特意用枕頭蓋住電話,輕聲致電給了成家班。

三兩分鐘后兩名徒弟趕來,成龍終于松了一口氣,又看了一眼蹩腳走路的徒弟,不禁失聲大笑:

原來,他們也帶了兩把三尺六,藏在褲腿里。

不僅如此,換好衣物后的成龍跑到大廳,徒弟和好友早已集滿整個酒店。

人頭攢動,摩肩接踵,滿眼烏壓壓的一片齊聲呼喊:

「大哥!」

自家兄弟一呼百應,黑社會反而不戰而逃。

經此一役,成龍對黑社會的印象發生變化,心中的忌憚也削弱了幾分。

「黑社會就是這樣,你弱他就強,你強他就弱。」

當然,這個定式只能套用在成龍身上。

回到香港,成龍再一次遇到黑社會,這次比上次來得更猛烈。

成龍在和大師兄洪金寶用餐期間,只見幾十個人烏泱泱沖進餐廳,將二人圍成一團,橫眉豎目,面露兇光,那架勢恨不得將成龍撕碎。

雙方面面相覷,時間仿佛被凝滯,成龍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但經過上一次教訓,自己的想法卻異常清晰:

「台面上有兩個煙灰缸,他捅我一刀,我打他們兩個,我就是不買賬!」

最后因為聲勢浩大,很快警方就被吸引到現場制止,雙方免了血光之災。

但在此之后黑社會知道成龍不是軟柿子,就又改變策略,竟然以退為進拋出橄欖枝,想拉成龍入伙。

「人家叫我加入黑社會,馬上給我雙花紅棍426,但我不要這種東西。」

眼見成龍軟硬不吃,黑社會又另求他處,轉身找到其他明星,其中就有王祖賢、張學友等人。

彼時,王祖賢和張學友與成龍同屬一個公司,見同門兄妹被欺負,成龍又是氣不打一處來,干脆和黑幫正面宣戰。

他正襟危坐,讓攝影師拍下一張辦公室的全景,并寫下幾個大字刊登雜志封面:

「我辦公室就在XXX,有什麼事找我來!」

這一招的確管用,黑幫將矛頭都集中指向了成龍。

還是一次聚餐,成龍與成家班弟兄圍席而坐,突然有一個小孩一腳踹開房間大門,一只手還塞在胸前的口袋里。

成家班兄弟聞到了危險,趕緊站起來大聲問他是干什麼的。

或許是見一屋子人的陣仗害怕了,小孩支支吾吾回了一句「沒事」,轉頭就跑。

等小孩跑出去許久后,成龍才后知后覺,嚇出了一身冷汗:

「那小孩袋子里應該是手榴彈,如果對方人多就直接丟炸彈了。」

緊接著,看香港太不安全成龍跑到美國躲避風頭,剛下飛機就有兩顆子彈擦身而過,心有余悸的成龍馬上擴大了保鏢裝備——

「2桿槍,6個手榴彈」

知道的明白這是成龍在防身,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打仗。

但成龍怕了嗎?

還是沒有。

1992年,這一年被稱為「周星馳年」,他一個人承包了票房前十的7個名額,將整個香港電影市場托舉到新的層級。

而水漲船高的,是黑幫對電影市場喪心病狂的荼毒。

那一年的1月8號,幾名蒙面歹徒手持利刃、槍械沖進九龍觀塘沖印公司,點名要《家有喜事》的底片并搶走。

不過好在歹徒懂搶劫,卻不懂電影,在看到幾個精品盒子后抄起就揚長而去,打開后才發現是周邊花絮,而真正的底片就在桌子底下安然無恙。

可這一次幸運,下一次呢?

要知道,一部電影需要是幾百甚至上千人的共同努力而成,動輒投資幾千萬,而所有的收成都在那一盒小小的底片上。

倘若在進行所有工作后就被搶走,那豈不是塌天之禍嗎?

底線被踏爛,這一次香港的藝人們不再沉默。

1992年1月15日,在東方影城爆發了香港開埠以來第一次示威游行,有多達上百位影星歌星參與。

他們高舉各自代表的領域,表示對黑道猖獗的反抗,喊出的口號是: 我們不再忍氣吞聲!我們要反抗黑社會的壓榨!

當然,這其中有不少明星還是畏服黑道的淫威,他們有的選擇口罩遮面,有的墨鏡擋臉,口號也是有氣無力,生怕被記者拍到成典型。

唯獨成龍、曾志偉、陳欣鍵、黃霑敢于為游行隊伍開路。

但反抗贏來的卻是更狂妄的肆虐。

在反黑游行后不久,香港的黑幫史也到達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頂峰」。

先是李連杰的經紀人蔡子明在4月16日身中數槍,橫尸街頭。再是5月份,曾扇過梅艷芳兩巴掌的黃朗維被人爆頭。而同時,成龍投資的一家汽車零件公司被五名大漢闖入,劫走25萬港幣財物...

成龍,終于坐不住了。

1993年,成龍分別聯系了梅艷芳、曾志偉,三個人分別代表電影、音樂、綜藝三個領域,成立香港演藝人協會。

協會幾乎囊括了整個香港的藝人明星,而首屆會長便是冷面笑匠許冠文,創辦目的無他,就一句話:

保護演藝人的權益。

從藝人工作待遇,到黑幫勒索綁架。

凡是加入協會的都事無巨細、義不容辭地幫助所有收到不公正待遇的同盟脫困,爭取權益,共御外敵。

演藝人協會的出現,證明了一股對抗黑社會的力量正在凝結,而所有人也在成龍的庇護下,勇敢地反抗著黑惡勢力。

到如今的2022年,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黑社會」這個詞的我們,竟然被一起惡劣事件搞得人心惶惶。

再看成龍與徐克的發言,與其說是問責,倒不如說是對現實發生的情景難以置信。

千帆過盡,回首依然是滿目瘡痍。

悲愴,涌入心頭。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