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的冷飯還在炒,同是「星女郎」,鄂靖文為何這麼慘?

加油娜娜酱 2022/08/20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的一檔綜藝節目中,星女郎鄂靖文在某節目中爆料,大談自己與星爺的往事。

鄂靖文稱,拍攝《新喜劇之王》時,身為新人的她毫不畏懼星爺的威望,在周星馳提出新想法時,甚至會直言否決:「我覺得這個不好」,拒絕周星馳重拍一條的請求。

話畢,鄂靖文與周星馳的這段趣聞又登上了各大熱搜,成為觀眾茶余飯后的談資。

然而我看到這件事時卻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并不新鮮。

翻開往日的資料,果不其然,早在2019年《新喜劇之王》劇組參加采訪時,主持人問道鄂靖文「對星爺的印象」,鄂靖文的回答和當下如出一轍。

同一件事,同一個口吻,甚至結構上都是以「星爺都不會生氣」為結尾。

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

3年前的老包袱今天還在抖,說到這里,在鄂靖文身上不難推測出兩點:

1,這麼多年鄂靖文還在賴以周星馳為生,參加各大綜藝均要主動報備,以示身份。

2,二人合作《新喜劇之王》時,在作品之外二人恐怕并沒有發生多少趣事,這才導致鄂靖文同一碗冷飯炒了三年,連結構都爛熟于心。

當然,這也能順延推測出第3點。

比如周、鄂二人也并沒多少私交,講來講去還是這點陳芝麻爛谷子的舊事,但歸根結底、追根溯源,還是要找回鄂靖文自己身上—— 不紅。

3年了,還在拿星爺當話題,但凡上個節目都要反反復復、沒完沒了,仿佛已成了固定套餐,話筒拿過來就能憑借肌肉記憶結結實實的打出一套「星女郎拳」。

誠然,她也沒有什麼可拿出手的。

論作品,《新喜劇之王》后鄂靖文只參演了德云社的情景喜劇《能耐大了》,主角還是德云子弟們,她連個女一號都算不上,被擠在角落。

電影方面,這三年只上映了2部作品。

與劉德華合作的《夢想合唱團》飾演一名音樂老師,論戲份也就是客串,《真三國無雙》根據資料所示鄂靖文飾演的是一名「村婦」,我扒瞎了眼也沒找到。

而且,兩部電影均是2016年鄂靖文在跑龍套時期的電影。

也就是說, 從2019年披上「星女郎」名號之后,鄂靖文迄今為止還沒有一部主演作品,連綜藝都星星寥寥。

最難受的,莫過于打開瀏覽器查找,在「星女郎代表人物」一欄中,從朱茵、張敏到張雨綺、林允,隊伍中,竟無鄂靖文此人。

反觀上一屆星女郎林允:

成名后跟徐克、吳亦凡、陳偉霆等等合作新片,一年參加9檔綜藝、登上20+主流雜志封面,擠進福布斯30歲以下精英榜,更是傳出網購金額就達到8位數。

一個出道即巔峰,抱著火箭直沖云霄,一個出道就跳崖,拿著周星馳的號碼牌不知所蹤。

這差距,說「判若云泥」也不過分。

鄂靖文為何至此?

下面,小編將從電影、公司、市場三個角度分析: 最慘星女郎是如何誕生的。

一:電影

成名作對演員的影響是足以延綿一生的。

比如參加某綜藝的周杰,明明已經轉型成企業家多年,但節目組仍是給他安排演唱了動力火車的《當》。

同樣的,趙薇、蘇有朋、張鐵林等人,凡是參加綜藝總會被節目組安排「回憶殺」。

說起林允,觀眾腦海立即涌現出幾個關鍵詞:《美人魚》、搞笑、33億票房。

說起黃圣依,即使近幾年再「作妖」,但當她形象開始具象化時,那個《功夫》里一抹白裙、被汗水浸濕的純情少女,也總是令本體的惡嘲消弭。

一部好的作品就像起航時拋下的船錨,即使演員在后期嘗試了各種失敗,人設一再崩塌,但當那個熟悉角色、熟悉的故事,帶著那份記憶重現時,觀眾的記憶就會被格式化,回到最初的起點。

《新喜劇之王》在18年10月份傳出風聲開拍,短短一個月后便宣布進軍接下來的春節檔。

從露出苗頭到上映,只不過是2個月的時間,其工期之緊張,姿態之倉促,令無數觀眾汗顏。

其次,相比《美人魚》時,鄧超+張雨綺+羅志祥+徐克+吳亦凡的全明星陣容,《新喜劇之王》的陣容明顯降了不止一個檔次,放眼整個演員陣容,除了王寶強之外,也就田啟文還算有些知名度。

如果用今天的眼光來看,它的陣容甚至不如王寶強的網大《少林寺之得寶傳奇》。

彼時,業內關于此片的猜測眾說紛紜,有人說這是《美人魚2》因為后期特效太多,趕不上春節檔上映,這才趕制出一個低配版補缺。

也有人說,這是周星馳簽下「對賭協議」,在4年內必須賺到10.4億利潤,若不足,周星馳本人將用現金補償,這才不得已而為之。

甚至更有網友大開腦洞:這部電影就是邱立濤拍的,跟周星馳沒關系。

各種說法甚囂塵上,而事實的結果是:

《新喜劇之王》成了周星馳近年來最爛的一部電影。

先是票房爛:

2016年《美人魚》拿下33.9票房,為周氏喜劇風格正名,2017年《西游伏妖篇》拿下16.5億稱霸春節檔,到了2019年的《新喜劇之王》則被攔腰砍一半,只拿下6.28億票房。

看起來雖然也并不差,但轉念一想——

這可是周星馳執導,并披著《喜劇之王》回憶殺的電影,6億票房中,首周票房就占了5.36億,后續直接掐火。

從票房走勢來看,6億票房基本上都是「情懷分」,大家都是被「騙」來的。

不是這雙方的加持,《新喜劇之王》的票房恐怕會成為一場災難。

再是口碑爛:

電影上映后便遭受口碑風波,打著情懷的幌子,賣弄著老梗、炒著冷飯,大批粉絲走出電影院后大呼失望,評分也一降再降。

沒投資、沒笑點、沒深度。

時至今日,雖然有不少粉絲通過「深度解析」「另類解讀」等等方式幫該片正名,但分數依然沒有超過及格線,無論在什麼場合談起這部電影,也總會伴隨著爭議和鄙夷。

寒酸的陣容、撲街的票房、崩塌的口碑,再加上電影外撲朔迷離的逸聞詭事,《新喜劇之王》無論內外全盤皆輸,當這一切悲劇需要一個符號來承擔時,一個名字便出現了

——鄂靖文。

無論是綜藝還是新片,隨著鄂靖文的出現,人們總是能想起《新喜劇之王》,這張臉已然成了那場悲劇的代言人,負面影響甚至要蓋過「星女郎」的扶持。

鄂靖文凄慘地出身如同庶出的命運,雖為皇室,但也只是邊陲,徒有虛名。

二、公司與個人

看完鄂靖文的一些采訪和資料,我的一個感觸是:風聲大雨點小

無論是鄂靖文與公司的交涉還是個人,這種感覺始終存在,并極大地消耗掉了鄂靖文的熱度期。

鄂靖文原名鄂博,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談起自己的母校,始終會念出那幾個熟悉的名字:

鞏俐、章子怡、湯唯和「鄂靖文」。

畢業后,因為找不到工作稀里糊涂走上了喜劇道路,報名了2014年的《我為喜劇狂》,沒想到一路大開綠燈,拿下了第一名。

可由于節目熱度不高,鄂靖文并沒有出名,好在堅定了演藝道路。

在客串了幾個作品后,2016年又報名了喜劇綜藝《笑傲江湖》第三季。

毫無包袱的夸張表演,擲地有聲的動作節奏,憑借出色的喜劇天賦,鄂靖文雖然在這一季中沒有拿下名次,卻深得宋丹丹的喜愛,后續更是現場欽點收其為徒。

這就是這時,遠在香港的周星馳注意到了鄂靖文。

起初,先是《伏妖篇》的副導演致電鄂靖文,讓鄂靖文在電影中客串了一位抱著孩子的「村婦乙」的角色。

當下一個電話打來時,就是第二年《新喜劇之王》的試鏡邀約了。

鄂靖文一路過關斬將,連闖七關,一步一個腳印博得了周星馳的歡心,后者甚至主動跑到深圳找到鄂靖文進行二輪試鏡,最后終于敲下主演。

按照周星馳的回答,能選上鄂靖文,完全是因為她的龍套生涯與電影所需要的的背景極為契合。

而這也是鄂靖文與前幾位「星女郎」最大的不同: 她是一步步從龍套走上主演的。

《縫紉機樂隊》中沒有正臉的記者,《催眠大師》中戲份全被剪,這種辛酸經歷也深深烙在鄂靖文的身上。

就像鄂靖文自己所說的那樣,我不是一夜之間跑出來的,而是整整9年的龍套生涯來換來這樣一個機會。

9年龍套無人問,一朝「星女」天下知。

早年的臥薪嘗膽讓被推上舞台中央的鄂靖文不知所措,往日避她而去的合作機會如今紛至沓來,在魚龍混珠的邀約中迷失了自己。

她想成為演員,想成為第二個鞏俐,信奉的還是「用作品說話」,所以當公司為了保持熱度順勢變現,幫助鄂靖文接通告、洽談綜藝時,竟被鄂靖文多數回絕了。

連唯一有話題的《演員請就位》還是周星馳支持她才去的。

鄂靖文平日最大的工作量便是在家等劇本,然而當劇本找到鄂靖文時,自己喜歡的公司不愿意,公司遞來的劇本自己又看不上。

很顯然,突然成名的鄂靖文并不能適應當下的商業節奏,在公司與個人之間并沒有找到平衡點。

公司想讓她多曝光,她卻只想沉淀,殊不知當演員沒有熱度的時候,也就喪失了劇本的選擇權。

復雜的經歷讓鄂靖文就像兩個意識形態的碰撞體,采訪中一邊說著自己「低物欲」,寧愿做家務也不愿意演戲,但張嘴閉嘴又是以「鞏俐」「章子怡」自居。

一邊說著自己佛系,但又對媒體、網友的評價極為在意,參加的采訪、脫口秀所探討的還是這些嚼不爛的話題。

就像個想吃糖又羞于開口的孩子,在糖果店門前扭扭捏捏,聲聲說著不要,但嘴角早就流出了口水。

比起喜劇舞台上豁出去的形體演繹,成名后的鄂靖文反而固步自封,不敢邁出一步。

就這樣,跟公司扭捏,跟自己扭捏,沒有通告、沒有作品、沒有曝光。

「星女郎」的熱度就在這種扭捏中,消磨光了熱度。

三、市場

在僅有的采訪與綜藝中,鄂靖文都發表過一個言論:

「為什麼女演員的實力要跟顏值掛鉤?」

頂著「最丑星女郎」出道的鄂靖文,對此頗為忌憚,認為顏值不該否定一個人的能力。

此話不假。

但如果放在市場上就不難發現,影響鄂靖文的不僅僅是顏值,還有歲數。

前文說到,與眾多星女郎一樣,鄂靖文同樣是一朝成名的,通常情況下,這種演員的后續作品都有一個標準流程:愛情片。

比如林允,《美人魚》后立即投身于《一吻定情》、《假如王子睡著了》等等,并持續至今。

再說「謀女郎」周冬雨,《山楂樹之戀》后,也是拍了諸如《宮鎖沉香》、《傾城之淚》,幾年后才轉型成實力派。

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劇,凡是靠一部作品出道的,均要進行一段比較長的「愛情之路」,一方面是因為后續作品中,沒有大導演的調教和能力濾鏡,她們在正劇中很難復制這種成功,稍有不慎甚至會反噬成名作,得不償失。

另一方面,因為愛情電影門檻低,受眾廣,只要有一副好皮囊就能借著熱度撈幾年錢,日后羽翼漸豐,再考慮轉型。

鄂靖文虧就虧在,她不僅顏值不高,而且年齡不小。

林允成名時20歲,倪妮23歲,周冬雨18歲,正值芳華青春年少,本來就是做偶像的年紀,演起愛情類游刃有余。

反觀鄂靖文,《新喜劇之王》那一年她就30歲了,不高不下、不嫩不老,不是說我有意詆毀女演員的存活力,而是對于市場而言,這個歲數根本不可能走標準化的套路了。

根本沒有適合的角色。

綜上所訴,從電影的慘敗那一刻開始,鄂靖文的命運似乎已經注定了。

結語

翻開林允的檔案,還有一部萬眾矚目的《美人魚2》在那里靜靜地等待,像一個積蓄了幾年火藥的炮筒,隨時都有引爆的可能。

隨之而來的,便是林允的第二個座高峰。

反觀鄂靖文。

已經很久聽到她與周星馳的消息,整個合作就像風塵中的一段露水情緣,直到現在她還炒著三年前的冷飯,等待著角色,等待著機會,在不紅與佛系的抵牾間徘徊掙扎。

將時鐘撥回2018年。

對鄂靖文而言,那一通試鏡的電話,到底是周星馳的饋贈,還是命運的一個玩笑?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